《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45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义母,我和她确实不是那种关系,我们只是兄妹之情……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杭安之着急争辩,但在铁铮铮的报道前怎么感觉都像是在说谎。
  “好,我相信你,你快告诉你义父,昨晚你都去哪儿了?不是你和倩倩单独,你们一定是很多人在一起,是不是?”乐慈点着头,极力想替杭安之遮掩。
  杭安之怔忪,说不出话来。

  突然间,杭泽镐的手机响了。杭泽镐看了一眼,神色微变,侧过身子接了起来。
  “喂?老宋啊!是……是,刚回来……你别着急,我这不是正在问吗?是是是……不会让倩倩受委屈的!”
  听着杭泽镐打电话,乐慈和杭安之都慌了。
  这通电话是宋家打来的,宋夕倩一回去,面对的也是和杭安之同样的处境。她一个女孩子,自然要承受的压力更大。这不,宋家立马打来总统府兴师问罪了。

  “哼!”
  杭泽镐挂了电话,神色越发不好。斜睨着杭安之,痛下命令,“你!什么都不要说了!给我老老实实待在总统府,不管你是真的喜欢倩倩,还是一时糊涂,是个男人就要负责任!
  这件事情,你总不能说是受你死去父亲的影响!我就替你父亲做主了,好好在家里准备着,必须对倩倩负责任!”
  “我……”杭安之想要争辩,“究竟我要怎么说你才信,我根本没有对她做过什么!”
  “是吗?”杭泽镐冷笑,“刚才你宋伯伯打来电话,可是说倩倩一整晚都和你在一起,而且,没有别人,只有你!你还敢说,你们什么都没有?阿慈,走!我要把这孩子关在院子里,和倩倩结婚之前,他哪儿也不能去!”
  “这……”

  “义母,你信我,你帮我想想办法,我不能娶宋夕倩!”
  “阿慈,走!”
  杭泽镐强行拉着乐慈出了杭安之的院子,并且吩咐下人,“看着少爷,不许他出远门一步!”
  “是。”
  听到远门被锁上的声音,杭安之重重的摔在沙发上,瞥一眼桌上的报纸,伸手拿起来撕了个粉碎!谁会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麻烦?
  杭安之和宋夕倩的事情上了‘头条’,知道的当然不只是总统府和宋家而已。

  阮丹宁一样看到了这条新闻,看到之后,她沉默了很长时间。宋夕倩她是知道的,见过两次面,原本她还以为宋夕倩并不喜欢杭安之,没想到他们还是成了?
  “丹丹……”
  乐雪薇惊慌的把报纸从她手里拿走,拧眉不悦,已经叮嘱下人要把报纸收好了,怎么还是被她看见了?
  “呵呵。”阮丹宁摇头轻笑,“你抢什么啊?该看我都看见了……没想到他们俩都挺上相的。”

  “丹丹,你没事吧?你别吓我。”乐雪薇握住阮丹宁的手,只觉得她双手冰凉。
  阮丹宁魂不守舍的摇摇头,“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啊?对了,这报纸上面说,这个女孩叫宋夕倩啊!和你哥是青梅竹马,家世很好的,是不是?”
  “丹丹。”乐雪薇直觉阮丹宁接受不了,“你别胡思乱想,事情是怎么样还不知道,等我去问了我妈,再告诉你好不好?这些媒体最喜欢捕风捉影了。”
  “嗯,我知道。”阮丹宁平静的点点头,“那你现在就打电话问一问,好不好?”

  “啊?”乐雪薇吃了一惊,丹丹果然是很在乎的。“好,我现在打。”
  在阮丹宁的催促下,乐雪薇拨通了总统府的电话。
  “喂,妈,是我,雪薇……”电弧接通了,乐雪薇莫名有些心虚,眼皮直跳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阮丹宁盯着她,不知道那头乐慈都说了什么,只见乐雪薇的脸色渐渐变了。
  她把手伸向乐雪薇,意思是让她来听。
  乐雪薇蹙眉,把手机递给了她。
  阮丹宁接过手机,并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乐慈在那儿说着,“雪薇啊,这件事情,应该就是这么定了,你爸的脾气就是这样,你哥既然和倩倩那样了,不管缘由,这门婚事是逃不了了……”

  后面,乐慈还说了什么,阮丹宁没有听,也不想听了。
  她把手机还给阮丹宁,扯扯嘴角笑笑,“我要去上班了。”
  “丹丹啊……”乐雪薇伸手拉住阮丹宁,好担心她。
  “嗯?”阮丹宁推开她,拎起包,“有话晚上再说,我现在真的要走了……”

  松开乐雪薇,疾步出了大门。
  大门口的车上,倪俊已经在等着了。倪俊今天,同样也是有些心不在焉。他坐在车上一直发呆,手里还夹着一支烟,没有看到阮丹宁出来,直到阮丹宁拉开车门上了车。
  “丹丹,出来了。”
  倪俊慌忙将手里的烟熄灭,打开车窗散了散烟味。
  “嗯。”阮丹宁点点头,倏尔在倪俊弯腰替她系安全带时,突然伸手将他抱住了,随即便哭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有些难过,你的肩膀接我靠一靠。”
  “……”倪俊僵住,感觉她哭的伤心,没有将她推开,轻轻拥住她。
  阮丹宁靠在倪俊耳边,轻声说道,“倪俊,我喜欢的人,我好像够不到他了。”
  倪俊浑身一震,错愕的看向阮丹宁……
  帝都疗养院里,陈佳妤同样看到了报纸上的新闻。她把报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指尖嵌入掌心,冷冷的一笑。安之和宋家千金?的确是门当户对!
  可是,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她得快点想办法,不能就这么让安之和宋夕倩在一起!
  “嗯,饿了。”
  房间里,申秀琴正在小声哼哼着。
  陈佳妤回头往里看了一眼,皱了眉。
  申秀琴最近不太听她的话,想来是因为阮丹宁照顾了一段时间,事事都顺着她的缘故。所以,这几天她都没有让申秀琴吃饱过,申秀琴就像个孩子,饿她几顿,自然就听话了。
  “好了,知道了,来了!”
  陈佳妤答应了一声,起身往里走。她从柜子里取出些饼干来,又到了牛奶推到申秀琴面前,“吃吧!以后要听话,不然,就要饿肚子,知道了吗?”
  “嗯嗯。”申秀琴乖乖的点点头,着急着吃东西。
  看着申秀琴狼吞虎咽的样子,陈佳妤心念一动有了主意。

  “阿姨,你慢慢吃……我陪你说说话,好不好?”陈佳妤再申秀琴对面坐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说、说什么?”申秀琴懵懂的眨眨眼,不明所以,依旧捧着饼干往嘴里塞。
  陈佳妤有意引导她,“阿姨,你有很多天没有提起安之了,你不想他吗?”
  “安之……”申秀琴下意识的重复着,想了想点点头,“安之在工作,丹丹说他很忙的,说他现在是很大的官了,让我要乖乖的,不要让他担心。”
  陈佳妤一咬牙,又是这个阮丹宁,真是她说什么话申秀琴都记得牢!
  “呵呵,阿姨,你记错了吧?丹丹是谁啊?你不认识这个人……而且,安之才十四岁,怎么可能当很大的官呢?他还在上学啊!”

  “嗯?”申秀琴停下了,露出迷糊的表情,“是吗?我们安之才十四岁吗?”
  陈佳妤看他神色有变,忙推波助澜,“是啊!安之十四岁,被总统收养了……安之的爸爸出事了,你想起来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