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4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吧!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把兜里的烟全掏出来塞给顾龙,他转身就走,“做好心理准备吧,我挺喜欢小艳那姑娘的,如果是她做我的嫂子,我想将来我会很愿意经常去你家找你喝酒的。”

  顾龙手里抓着烟,目送萧晋越走越远的背影,张嘴似乎想问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心情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萧晋走出拘留所的时候,边成业终于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着急过来的,反正这位局长大人气喘吁吁的,凉爽的天气里,额头上愣是出了几滴汗水。
  “萧先生,您看我也不知道您会过来,下班没事儿就走了,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
  边成业的态度依然谦卑恭敬,但看在此时萧晋的眼里,却十分的面目可憎,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边局长居然下班就能走,看来县局里警员们的工作态度不错,什么事儿都能自己完成,完全不需要麻烦领导,这么好的手下,边局长可得好好奖励才行啊!”
  “哎呦我的萧先生欸,求您口下留情啊!”边成业的腰又弯了几分,苦着脸说,“就是因为出了这么大的案子,我才那么早下班的呀!要不然您让我怎么做?连夜监督审讯?万一不小心真问出了什么来,回头再想做点什么可就难了呀!”
  “呦!”萧晋冷笑,“这么说,边局长还是在为我大哥他们考虑喽,那可真是谢谢了!”
  “萧先生您言重了,事情出的蹊跷,短时间内很难找到新的关键证据,外面舆论又盯得那么紧,除了拖延时间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
  “嗯,你说的有道理,边局长的这份心意,我记住了。”萧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又道:“说到证据,花子徒就不提了,我大哥那边没有什么能够直接证明他与这件事有关的东西吧?!现在他已经被关了一个下午,边局长是不是可以下令放人了?”
  “这……”边成业满脸为难地说,“目前确实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顾先生与此事有关,但是几天前王磊在夜来香大门口骂他的场景很多人都看到了,现在外面都传是他……”
  “你们局里办案是根据外面传言来的吗?”萧晋厉声打断。
  “当然不是,萧先生您先别着急,听我跟您解释。”边成业似乎很惶恐的样子,一个劲儿的抹脑门擦汗,“警方办案当然不能被任何无关的人和事影响,可现在舆论汹汹,几乎全国的媒体、甚至朝廷里都有不少大佬把眼睛盯在了咱们小小的天石县身上,不瞒您说,我现在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啊!
  按道理,我们没有证据证明顾先生与本案有关,就应该放了他,可您也知道,法律赋予了我们警方无理由留置嫌疑人至少二十四个小时的权力,现在这才过去六七个小时就放人,一旦被人抓住做文章,我就是长了八张嘴也说不清。
  萧先生,我以我的人格向您担保,顾先生在这里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不好的待遇,请您稍安勿躁,二十四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只要过了明天中午十四点,我马上就放人!”

  听完这番话,萧晋就笑了,看着边成业的目光里也再没有丝毫的温度,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很明显,对方已经把所有的细节都考虑清楚了,这二十四个小时其实就是给他留的考虑时间,不出意外的话,最迟明天中午,老骗子一定会提出谈判条件。如果他不答应,那有关于顾龙指使花子徒杀人的证据一定会出现在县局刑警们的调查结果中。
  不过,总的来说这也算是好事,因为之前对方的一系列出手都是奔着打残平易然后再吞并去的,现在突然改成要挟,明显是反应过来当初借着李文耀被打一事发动舆论攻击是一记昏招,事情反转在即,与其等待不确定的结果,不如暂时退让一步,大家坐下来谈谈条件,先达到最重要的目的再说。
  这从死掉的倒霉鬼王磊是个无父无母没亲戚和老婆孩子的纯盲流上就能证明。要不然,选个有七大姑八大姨、可以无休止哭喊大闹把事情炒上天的岂不是更好?
  要挟人还主动给留了后路,很讲究,可在萧晋看来,却是秋后的蚂蚱,临死之前的徒劳蹦跶罢了。
  “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又问道。
  边成业蹙眉沉吟片刻,迟疑着说:“倒也不是一点没有,萧先生您不是还有公职的嘛,只要您以国安的名义签字,顾先生当然立刻就能出来。”
  “这样啊!”萧晋眼底掠过一道光芒,点点头道,“成,这个待会儿再说,这都一下午过去了,法医那边应该有个初步结果了吧?!”

  “有了有了,您跟我来。”
  边成业一路领着萧晋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用钥匙打开文件柜,拿出一份说:“这是我下班前刚刚收到的,里面没有太多重要的东西,只是简单推测了一下死者的死亡原因,以及一些血液检测结果,尸体的正式尸检解剖明天才会开始。”
  萧晋接过去打开,看到死亡原因初判写的是外力导致颈关节脱位,压迫颈动脉,神经性休克,窒息而死;接着再看血液检测,发现王磊的血液中除了酒精含量很高之外,还有些许的吗啡成分时,眉毛就微微挑了一下,问:“这个王磊还是个吸丨毒丨人员?”
  “死者原本就是一个无业游民,偷鸡摸狗不干正事儿,以前下面的派出所也没少抓他,这样的社会渣滓会吸丨毒丨,一点都不奇怪。”边成业无所谓地说。
  “确实不奇怪。”萧晋笑笑,合上文件递还给他,“今天就先这样,谢谢边局长了。”
  “哪里哪里,萧先生客气了,不管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就是,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边成业点头哈腰,“那接下来,您是要去接顾先生?还是……”
  萧晋摇头:“我刚刚想了一下,觉得边局长说的很有道理,左右不过是二十四个小时而已,更何况现在只剩下十几个小时了,没必要为了提前这一点就冒那么大的风险,反正我大哥在这里有边局长的照应,总不会受什么伤害的。”

  “这个自然,我可以向萧先生保证,在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里,顾先生绝对安全,否则,您拿我试问!”
  车子使出县局大门的时候,萧晋降下车窗,望着依然灯火通明的县局大楼,目光阴沉如水。
  关于凶手的杀人方法,他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但是情况却对花子徒极为不利,因为就算抓住了凶手并将他的作案手法公之于众,也很难取信那些不了解华夏功夫、甚至认为功夫全是花架子的普通民众。
  在这些人的眼里,只要监控视频不是假的,那就是实锤,拿不出任何直接的证据来,任何反转都是黑幕。可是,凶手的作案手法太富有戏剧性,也很难被复制,对于习武之人、尤其是了解真气的人来说,接受起来可能还会相对容易一些,普通吃瓜群众一定会认为那是天方夜谭。
  日期:2018-10-12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