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4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门卫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却不敢再有丝毫怠慢,赶紧站起身,并摁下了大门的开关。

  看着黑色轿车的尾灯径直朝县局大楼门口驶去,门卫一边咳嗽一边纳闷的想:“不是早就官车改革了吗,怎么现在还有人敢这么嚣张的坐奥迪?”
  萧晋才不会在乎一个门卫是怎么想象他的**生活的,下车大踏步的走进县局大楼,恰好迎面有个丨警丨察走过来,便开口问道:“你们局长下班了吗?”
  巧合的是,这位民警正是上次边成业去囚龙村时带的人手之一,自然知道他是什么人物,忙客气的回答道:“萧先生您好,我们局长已经下班了。”
  “给他打电话,就说我在这里等他,另外,找个人带我去见见花子徒。”
  “这个……”民警有些为难,“萧先生,花子徒是一件人命大案的嫌疑人,目前他还没有被批准探视,您看您是不是……”
  就像对待大门的门卫一样,小钺也把证件杵到了他的面前。特权,是萧晋对自己国安身份唯一满意的地方,证件于他而言就是一张万能通行证。
  一看萧晋竟然是位少校军衔的国安调查员,那位民警立刻就立正敬了个礼,同时心里恍然大悟:怪不得当时这位爷那么拽,连巡抚衙门都不尿,感情是把刀子啊!
  有万能通行证在,民警当然不会再继续阻拦,亲自带着萧晋去了审讯室之后,便赶紧给自家局长打电话去了。
  花子徒是中午被逮捕的,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个多小时,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经历过轮番的审讯轰炸,他的精神看上去十分萎靡,耷拉着脑袋被拷在审讯椅里,有人到了铁栅栏对面都没抬起头来。
  眯眼看了他一会儿,萧晋突然一声厉喝:“说!人是你杀的吗?”
  “我不知道,警官,我真的不知……”花子徒下意识的回答着,快说完了才反应过来这声音属于谁,猛地抬起脸,一看清萧晋的模样,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萧先生,救我啊!我真没想杀人,我发誓!龙哥也说他就是个不入流的垃圾,不值当的动手,我又怎么可能会跑去杀了他呢?您要相信我呀!”
  花子徒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大堆,本来应该很可怜的,但他长得实在太猥琐,又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所以根本没办法让萧晋产生什么恻隐之心。
  眼看着清鼻涕都流进了嘴里,萧晋终于受不了了,大骂道:“给我闭嘴!擦干净你的脸,再敢这么恶心,老子就让你在牢里呆一辈子!”

  花子徒立马就不敢吭了,双手用力的擦拭着脸,手铐的链子跟铁椅子来回碰撞,发出了哗啦啦的声响。
  点着一根烟让跟进来的民警给花子徒送过去,萧晋坐下说:“抽两口平静一下,等脑子清楚了,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我讲一遍。注意,不要遗漏细节,任何不起眼的地方,只要你还记着,就全都说出来。”
  花子徒点点头,吧唧吧唧一口气抽了多半根下去,才缓缓开口讲述起来。
  被他打死的那个人名叫王磊,是个平日里喜欢偷鸡摸狗连江湖流氓都看不起的无业游民,一周前不知道哪儿赚到了点钱,就跑去夜来香消费。
  开门做生意的,客人登门自然没有往外撵的道理,所以夜来香该怎么招待就怎么招待,可不知道这家伙是太久没有尝过荤腥,还是发了什么神经,喝多了几杯猫尿之后就开始耍酒疯,差点儿在包房里就把陪他的小姐给办了。
  这可就犯了顾龙的忌讳,因为萧晋早就明令禁止了平易旗下的任何场子都不准提供色qing服务,所以自然而然的,那家伙就被花子徒喊保安给扔了出去。
  偏偏这王磊也是个混不吝,愣是站在夜来香大门口指名道姓的骂了顾龙半天,花子徒本想去把他的腿打折,但顾龙说最近网络上风雨飘摇的,公司里又有巡抚衙门的调查组驻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被骂两句也没啥损失,一个不入流的垃圾而已,不用理会。

  这种做法当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那个王磊骂累了自己就走了,原本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可好巧不巧的,今天花子徒有个兄弟孩子百日宴,他到场祝贺,酒足饭饱要下楼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了王磊。
  俩人都喝了酒,那当然没什么好,花子徒被王磊骂的狠了,一生气就推了王磊一把,然后,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当时两人距离楼梯口至少有五六米,而且那楼梯也是拐角式的,从楼板到下节楼梯直线高度撑死不足两米,长度也就三四米的样子,关键是花子徒用的力气也不大,可那个王磊愣是蹬蹬蹬倒退到了楼梯口一头栽了下去,还摔断了脖子,当场身亡。
  很不合常理,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因此,在有诸多目击证人且监控全程拍到的情况下,花子徒就被抓到了警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最好的结果也是被判误杀。
  “……先生,我真的没使多大劲,就是一般人吵架时推对方的那种,谁知道那个王八蛋竟然那么不经碰,我……我要是早知道的话,肯定见着他有多远跑多远啊……”
  说着说着,花子徒的眼泪又下来了,因为他通过自己的讲述,也觉得自己很难脱罪——不管他主观上有没有想杀人,都有一个人被他给推死了。
  萧晋没有理他,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
  如果花子徒没有撒谎,那么,暗地里陷害他的人就一定是一位下九流行当里的高手。因为,虽然只要是修炼到内气外放的武者都能做到在不接触的情况下把人推出去,可那么精准的让人摔断脖子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而对方既然是想坐实平易就是‘天石一恶’的名头,那就绝不会只是单纯的陷害花子徒伤人。
  也就是说,凶手就是冲着杀人栽赃去的,能做到这一点,只可能是邪门歪道的下九流。若是死在夷州机场卫生间的那位老鬼在场,一定知道凶手的杀人手法是什么。
  想到这里,萧晋睁开眼,起身对花子徒道:“别担心,我差不多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但你的情况太复杂,在抓到真凶之前还不能把你弄出去,所以,安心在这里等着,撑住,你是跟着爷儿做事的,爷儿绝不会让你没了下场,明白吗?”
  “我明白!”花子徒眼中涌出希望的光芒,用力点头,“对不起先生,没为您办成过什么事儿,还给您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如果事情不好弄,请您也不要太勉强,反正有那么多人都能证明我不是故意杀人,大不了赔点钱再蹲几年。”
  萧晋闻言笑了:“不错,这才像是一个跟我的人该说的话,以后别动不动就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了,要不然就白瞎了你们老花家被你糟蹋的漂亮基因了。”
  日期:2018-10-1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