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纸上那些所谓“已经犯事应该被关进监狱”的老爷们,当然就是和老骗子过往密切的官员中的一部分。严格来讲,因为职位大都只跟商业经济有关,不涉及民生,这些人的罪责不过是些贪污或者利益输送,谈不上多么可恶,所以萧晋利用起他们来毫无压力,自然而然的,用完之后再送进监狱,也不会有一点内疚。
  道义这种东西,只应该属于好人。坏蛋无人权,是他一直践行的宗旨。
  这些天来,因为赵彩云的彻底洗白和李文耀的失踪,网络上对平易的舆论攻击虽然没有停止,但网民们的关注度却下降了不少,一部分人明确的表示,之前所谓实锤的指责已经被证明是虚假的了,平易是不是恶势力还有待观察,反正官府已经派了调查组进驻,安心等待调查结果就好了。
  当然,整天就靠着在网上找刺激寻乐的吃瓜人还是有不少的,特别是当某个自媒体爆出平易旗下房地产公司的老总顾龙是天石县最大的江湖大佬之后,这些人就又**了,一个个都仿佛亲眼见到顾龙强抢民女杀人放火一样,信誓旦旦的咒骂平易,理由很简单:一个会聘请江湖大佬当老总的企业,有可能是好企业吗?
  人的心里都有阴暗面,但在现实的生活中又必须戴上最和善的面具,要么装好人,要么装孙子,长此以往,难免承受不住,而网络的私密性恰好就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发泄渠道。
  起初,网络监管不严,也没啥实名制度,所以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直接选择了放飞自我,在一个没人认识的世界里拼命享受做恶人的快乐,攻击谩骂眼前看到的一切。后来,随着监控力度越来越大,因言获罪的越来越多,他们没了继续当恶人的胆子,只能转而去寻找所有能找到的不平事,化身维护公道的键盘侠。
  至于最后正义能不能被伸张,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在意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暴戾情绪能不能得到发泄,更有甚者还会特别盼望着邪能压正,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从受害者身上体会到还有人比他们更惨的幸福感。
  也因此,平易是好是坏都无所谓,他们只想看看自己诅咒会不会成为真实。
  不管怎样,舆论都出来了,天石县衙门就得做出反应,可是,原本应该只是走走过场的调查,花子徒突然被以涉嫌谋杀的罪名给抓了起来,连带着顾龙也被关进了看守所。

  “萧先生,您了解我哥,他根本不可能杀人,龙哥也不可能命令他去杀人的,请您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他们啊,我求您了。”
  看着轮椅上哭哭啼啼的花小艳,萧晋心中一阵烦躁,却还不得不耐着性子劝道:“你放心,你哥没事,龙哥也不会有事,他们是被人陷害了,警方也只是带他们回去调查而已,相信很快就会还他们清白的。好了,别担心了,乖乖回家等着,你的腿还没有好,不要再到处乱跑,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我向你保证,最多一个星期,他们就可以继续大摇大摆的在县城里作威作福了。”
  花小艳一离开,萧晋的脸色就阴沉到了极点,质问一旁的梁喜春道:“怎么回事?昨天的汇报中不还说一切正常吗?怎么今天中午就有人死了,证据还直指我们的人?”
  梁喜春缩头缩脑的站起身,小声辩解道:“根据下面人传来的信息,确实一切正常,那家宠物店里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中午事发之后,我也马上派人去街上打听了,花子徒杀人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在场亲眼目睹,这……”

  “放屁!”萧晋破口大骂,“那家伙就是长了一张凶脸而已,其实骨子里就是个怂货,别说只是喝了一点酒,就是发了疯,也绝对不敢杀人!”
  虽然心里觉着萧晋这话有点绝对了,但梁喜春自然是没胆子说出来的,用力点了点头,狗腿子十足道:“先生说的是,只不过,如果花子徒真的是被人陷害的,那凶手可不是一般人,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人还能栽赃给别人,关键是从监控里也看不出什么来,这可太恐怖了。”
  听着女人话里有话小心翼翼的提醒,萧晋肚子里的火突然就熄了许多,摇头笑笑,说:“行啦!爷儿还没刚愎自用到听不进反对意见的地步,你的想法很正常,现场有不止一个目击者,监控记录也能证明人是花子徒杀的,怎么看都不应该有意外情况才对,可你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许多种悄无声息的杀人方法,光是我能做到的就不下十几种,所以,在很多时候,骗了你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你自己的眼睛。”

  梁喜春听完还有点不信的样子:“可按照那些目击者的说法,当时死者附近只有花子徒一个人,他们也看见了花子徒动手呀。”
  萧晋不屑的扯扯嘴角,就听梁喜春发出“哎呀”一声轻叫,整个人便不由自主的跌扑进了他的怀里。
  “刚刚是不是感觉有人在你的膝弯顶了一下?”抱住女人,他笑着问。
  梁喜春回头瞅瞅,身后依然没人,眼珠子就瞪圆了:“我真的感觉是被人顶了一下,站都站不住,您……您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萧晋说着,从桌上烟盒里掏出一支烟,揪下过滤嘴,屈指往对面墙上一弹,紧接着梁喜春就又叫了一声,只不过这一次她叫的很妩媚,像猫发春一样。因为,那个过滤嘴从墙上反弹回来,打在了她的满月上。

  “现在明白了?如果你身后真的有人站在那里的话,我不说,谁知道是我做的手脚?”
  “我真蠢,明明知道先生很厉害,还自作聪明的不相信您的判断,真是该打。”
  也不知道是想让萧晋用什么打,反正梁喜春说话的时候,身子不露痕迹的在他怀里扭了扭,依然开了三颗纽扣的胸怀顶着他的胸膛,很软,还有一点点的硬。
  啪!在女人满月上抽了一巴掌,萧晋笑骂:“小浪蹄子,发骚也不看看时候,爷儿的人都被安上杀人的罪名了,哪有心情办你?”
  梁喜春嘻嘻一笑,从他怀里站起身,整理好衣服问:“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萧晋沉吟片刻,说:“我给你一个石竹县的地址,你马上动身过去,把目前平易所遭受的非议告诉那里的负责人,接下来你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如果他需要什么,你尽量提供帮助就好。”
  又跟梁喜春讲了一些细节和注意事项,他就离开了鸿天大饭店,让小钺开车来到了天石县县局。
  “你找谁?这天都黑了,我们局已经下班了,有事明天再来吧!”县局大门的门卫坐在值班房里,看降下车窗的小钺就像在看傻子一样。
  唰!一个印着硕大国徽的本本杵到值班房的窗户上,小钺冷冷开口:“开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