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4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帕萨特的车门打开了,司机跳了下来,大喊道:“开门开门,看不见有车么!”

  门卫们充耳不闻,司机上前一看,都是生面孔,便问那几个干部:“孙主任、姜科长,这是咋回事?”
  干部们说:“陆厂长派的新保安,把我们也拦在外面不让进了。”
  一听这话,司机扭头就走,来到车边向后座上的领导做了汇报,谭副厂长下了车,整整西装走过来颐指气使的质问道:“谁让关门的?叫你们领导来。”
  话音刚落,一个粗壮的汉子从门卫室里走了出来,一身蓝色帆布工作服,袖子上套着红袖章,身后还跟着两个满脸横肉同样打扮的人。

  “卓力,怎么是你?”韩副厂长有些吃惊,卓力以前是厂保卫科的人,那可是个全厂有名的刺头,后来办了停薪留职出去混社会,听说倒也风生水起,有滋有味,怎么又回来了。
  “是谭厂长啊,我回来上班了,咋的?有意见?”卓力斜着眼瞅着谭副厂长,脸上哪有什么敬畏,这种态度让谭副厂长很恼怒,但他又慑于对方的名头,不敢当众发飙,只是强压着火气说:“厂里召开职工大会,你把门关上是什么意思?”
  卓力说:“晨光厂八点半上班,职工大会九点半开幕,现在几点了,想进也可以,在这签个名字就行。”
  谭副厂长忽然展颜一笑,从西装上衣胸前的口袋里取出金笔,刷刷签上自己的名字,问道:“可以进了吧?”
  卓力一摆手:“开门!”
  其余几个科室干部都张大了嘴呆若木鸡,没想到谭副厂长都服软了,预想中的好戏没看成,既然人家厂长都签字了,自己还硬撑着什么劲,一个个灰溜溜的签字进厂。
  职工大会在厂大礼堂举行,这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礼堂,解放前曾是江北县第一个新式大戏院,解放后在这里镇压过***,文丨革丨的时候在这里开过批斗右派的斗争大会,改革开放后在这里举行着无数次表彰大会,后来大礼堂的规模和设备都跟不上形式了,便渐渐衰败,直到今天。
  当谭副厂长和几个干部来到大礼堂门口的时候,却发现破败不堪的礼堂竟然焕然一新,杂草都被清除,全部玻璃都被换成了新的,墙面重新粉刷,地面打扫的一尘不染,宣传科仓库里那些多年不用的彩旗都被拿了出来插在道路两旁。
  更加惊讶的是,许多下岗、退休的工人都来到了这里,大礼堂里座无虚席,过道上都站满了人,谭副厂长心中一动,心说这位新来的厂长还真不能小瞧,不动声色就组织起那么多人来。

  心中一阵冷笑,能笼络一帮下岗退休工人又能如何,如今晨光厂可是他谭良富的天下,从人事任免权到财权,都在自己掌握之中,所有的中层干部都听自己的,他陆天明不过是一军转干部,和自己这种在厂里混了十几年的地头蛇相比,还是不够看,到时候一句话就把他彻底架空,还开会呢,让你连礼堂钥匙都拿不到。
  想到这里,谭副厂长浅浅一笑,往主席台走去,按说在主席台上应该保留自己的座位的,可是走上前去,却发现根本没有自己的座位,谭副厂长太阳穴开始跳动了,扫了一眼会场前列,看到自己一班嫡系站在那里,心中便有了计较。
  谭副厂长冲这帮中层干部丢了个眼色,领头往外走,干部们刚要动,忽然陆厂长从后台走了出来,喊道:“谭副厂长,你去哪里?”
  谭副厂长一扭头,愣了,新来的厂长陆天明竟然剃了个大光头,眉宇之间一股正气让人不敢直视。
  光头,代表着破釜沉舟,无所畏惧,陆天明通过这种方式向全厂职工发出一个信号,他要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了。
  “这里没有我的位子,我还有留下的必要么?”谭副厂长努力使自己在陆天明面前不落下风,但是混迹在工厂里的小干部怎么也无法和军队锻炼出的副师级军官相抗衡,对视了十几秒之后,他就可耻的失败了。
  “不光是你,我也没有位子。”陆天明说完,让人拉开了大幕,十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台上,还有三个青工,手上捧着历任厂长的遗像。
  “在先辈面前,我们没有资格坐,也没有脸坐!大家看看,先辈们留给我们的晨光机械厂变成了什么样子!杂草丛生、工人下岗,厂房设备出租,财务账上无过夜之粮,搞成这副样子,我们有罪!”
  台下一片寂静,等着新厂长下面的发言。
  陆天明平静一下激动的情绪,接着说:“我们晨光厂是老牌国企大厂,有厂房有土地,有技术有经验,更有一批深深爱着晨光厂的工人,有人觉得这些工人是负担,是拖累,是累赘,可是我想说的是,这些工人,才是我们厂最大的财富!”
  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响起,谭副厂长却小声嘀咕道:“嘴上说的漂亮。”

  “我想,在座的有很多人还不认识我吧,我叫陆天明,我父亲是陆解放,我生在晨光厂,长在晨光厂,从咱厂子弟中学毕业后,直接进车间当工人,次年响应国家号召入伍当兵,这一走就是二十年,不管身在何处,不管身处何职,我从来都没忘记过,我是晨光厂的人!”
  台下一片轰动,除了部分老工人,大多数人确实不清楚这位军转厂长的来历,只知道他是部队转业的副师级领导,大概是上面没人,才到晨光厂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任职的,没想到居然还是晨光厂老人啊,他父亲陆解放是七八十年代的晨光厂厂长,当时正是效益最好的时候,所以这位已经逝世的老厂长极得人心,一想到他,就会想到那段机器日夜轰鸣的辉煌岁月,大家还是很相信虎父无犬子这句话的,本来鼓掌只是应景,现在却变成了发自肺腑的叫好。

  陆天明伸出双手四下里压了压,接着说:“可能很多同志心里在嘀咕,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个厂长上任也有一星期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是不是来混饭的啊,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段时间我没有闲着,我在调查,咱们晨光厂到底病在哪里,还有没有希望治好。”
  台下有**喊:“那你说咱厂还有没有希望?”
  一阵哄笑,大家都看着那个贸然发话的中年工人,他叫邓云峰,以前是二车间的电工,很老实本分的一个人,后来下岗了,听说混得挺惨,老婆都要闹着离婚,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就发起来了,还带着几十块钱来承包了车间,干起了机加工的生意,养活了十几个下岗工人呢,本来这种场合轮不到他说话的,但是现在他站出来,大家也不觉得意外。
  “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有!但是要大动筋骨才行,我今天剃这个秃头,就是表明一个态度,凡是碍着晨光厂发展的,我不管你以前有多大的多功劳,你有什么背景,一律处分!停职!下岗!”
  下面又是一片叫好之声。

  陆天明冷峻的目光扫视着单独站成一堆的厂部干部们,最后落到那个当初辱骂自己的财务女干部身上,说:“我宣布一项决定,财务科科长吴美芬同志,已经不适宜担任财务科负责工作,从今天开始,停职听候处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