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3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江北市另一家实力雄厚的开发商至诚集团,在竞标过程中名落孙山,连外围项目都没捞到一个,对于至诚集团上上下下都颇有微词,但李总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前往首都争取国际机场立项的王副书记也马到成功,据说经霍先生引荐,和发改委的某位实力领导进行了亲切的会晤,并且得到了保证,项目虽然有难度,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为了开阔思路,学习先进经验,李书记组织了一个考察班子,准备前往迪拜进行实地考察,在启程前夕,他亲自前往大cbd现场指挥爆破。
  爆破现场,彩旗飘飘,红旗招展,公丨安丨人员已经将附近区域全部封锁,刚刚竣工的财政大厦已经安装好了高爆丨炸丨药,大群市民在封锁线外围观,场面非常热烈。
  “四、三、二、一,起爆!”李书记亲自按响了电钮,财政大厦顿时在巨响中化为一堆瓦砾,领导们纷纷鼓掌,李书记对着记者们的话筒做出重要发言:“这一爆,打响了新时期江北建设的发令枪。”

  又是一阵潮水般的掌声,以至于李书记不得不伸出双手往下压,才能得以继续发言。
  而在封锁线外的一帮泥腿子农民工,却瞪着困惑的眼睛问道:“为啥刚建好的大楼就炸了?”
  旁边有个戴眼镜穿白衬衫的知识分子鄙薄的扫了他们一眼,说道:“这叫不破不立,这座大楼已经妨碍了我市的经济大发展,只有拆掉,才能建设全国第一高楼,才能为gdp增长做出贡献,gdp你们懂不?”
  “什么鸡的屁,一帮败家玩意。”民工们啐了一口,趿拉着拖鞋走了。

  这天中午,刘子光忽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是让他赶紧回来,家里来了贵客,刘子光马上驱车回家,上了楼打开房门一看,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穿着绿色的军裤和黑色夹克衫,面目依稀有些熟悉。
  老爸正坐在一旁陪客,茶几上摆着烟灰缸、烟盒、水果盘等物,厨房里传出煎炒烹炸的声音,菜肴的香气飘出来,令人食指大动,老爸看见儿子回来,站起来说道:“小光,你看这是谁来了?”
  那客人也站了起来,身材相当魁梧,说话嗓门也宛若洪钟:“这是小光吧,多少年没见,都成大人了,呵呵。”
  刘子光恍然大悟,说:“您是明叔?”

  “对,是你明叔转业回来了,先来咱们家看你爸爸的。”老妈端着一盘菜出来,笑吟吟的说。
  刘子光想起来了,这位大叔名叫陆天明,祖籍东北,军人家庭出身,其父在七十年代时期曾任晨光机械厂的厂长,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陆天明高中毕业进入晨光厂当工人,和老爸一个车间,也算有过师徒之谊,后来陆天明参军入伍,一晃就是几十年,没想到现在又见面了。
  “明叔您好,快坐。“刘子光很热情的和陆天明握手,招呼他坐下,又从包里拿出没拆封的软中华给他抽。
  “好烟啊,小光混的不错。”陆天明熟练的将烟卷磕了嗑,自己点上了。
  “哪里,瞎混而已。”刘子光谦虚道。
  “瞎混能混上**代表?听说现在有上百号人跟着你吃饭呢,有出息啊,不愧是咱们晨光厂的子弟。”
  刘子光看看老爸,老爸一脸骄傲,显然刚才的话题都在谈论自己。
  “明叔,说说您吧,转业分配到哪个单位了?”刘子光问道。
  “我啊,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是从咱厂入伍的,转业也要回到厂里,已经定了,明天到晨光机械厂报到,担任厂长兼书记。”陆天明笑呵呵的说。

  刘子光也客气的笑着,但是心里却泛起了嘀咕,江北市晨光机械厂以前是属于总后勤部的军工厂,后来军转民划给了地方,但是级别依然保持的很高,相当于副市级单位,但是这种副市级的厂长就如同前清京城里的候补道一般,根本上不了台面。
  “咳咳,明叔从哪个部队转业的啊?按说现在像您这样级别的军官可以转业到机关单位的啊,怎么就选择了企业了呢?”刘子光问道。
  陆天明抽了口烟,感慨道:“最辛苦的兵种,工兵,混了个副师级,爬也爬不上去了,还不如回到地方一展所长,我是晨光厂出生,晨光厂长大,又在晨光厂入伍当兵的,我不回这里,还能去哪?”
  “好了好了,别说了,吃饭吧。”老妈把菜上齐了,招呼三个男人吃饭,老爸还特意把过年时候人家送给他的茅台酒拿了出来,大家坐在一起把酒话当年,越说越心酸,昔日风光无限的晨光厂居然落到这步田地,大批工人下岗,厂子只能依靠卖地卖设备、出租厂房为生,虽然还未破产,但也是风雨飘摇了。
  就在不久前,晨光厂的厂长兼书记,因为贪污下岗职工安置费而被检察院批捕,这条消息一出,厂里更是人心惶惶,向刘子光的父亲这类老工人,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都是在晨光厂度过的,这里凝结着他们的回忆和青春,看到厂子这样垮下去,谁能不伤心落泪。
  陆天明作为在厂里长大的一代,对晨光厂的感情极其深厚,所以才放弃了优厚的安置条件,主动要求转业到晨光厂,如今晨光厂在市里已经是被放弃的老国企单位,谁也不愿意趟这个浑水,有人当愣头青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所以副师级的陆天明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晨光厂的新任厂长兼书记。

  谈了一会儿厂里的事情,大家情绪都有些低落,老妈岔开话题说:“小陆,孩子今年多大了,结婚了没有?”
  陆天明说:“二十好几了,不服管了,我看抱孙子那天就等不到了。”
  老爸说:“我家这个还不是一样,三十岁的人了还不结婚,再说都没有用,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不比我们那时候了。”
  陆天明说:“小光是干事业的人,晚点结婚也好,省得被家庭拖累,我家也是个小子,要不然咱们两家还能做个儿女亲家呢。”
  大家哈哈大笑,酒足饭饱之后,陆天明提议去厂里看看,老爸第一个响应,刘子光见他们兴致盎然的样子,也欣然表示愿意陪同前往。
  权当饭后散步了,刘子光父子陪着陆天明一路步行来到晨光机械厂大门口,这座大门还是九十年代初期修建的,上面的马赛克都剥落了,露出里面的灰色水泥底色,大门上还贴着四张褪色的红纸,上写四个大字“欢度元旦”。
  传达室里,几个汉子正在甩扑克,大门敞开没人管没人问,随便谁都能进,厂区里茅草丛生,高大的车间爬满枯藤,玻璃残破,大门上锁,一派衰败景象。
  也有一些车间在进行着热火朝天的生产,但那都是对外承包的车间,晨光厂沿街围墙全都建成门面房进行出租,设备比较新的车间也承包了出去,生产一些铁栅栏、防盗门之类的低级产品。
  甚至还有个废品收购部也设在厂里,垃圾遍地,臭气熏天,啤酒瓶子硬纸盒子塑料皮旧铁皮扔了一地,还有一堆窨井盖也丢在那里,几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正在和收购部老板讨价还价。
  陆天明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直接往厂部方向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