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857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连户部衙门都被一把火烧掉。
  等到八国联军撤军,新的耻辱辛丑条约被签订,连本带利共计98亿两白银给风雨飘摇的满清朝的心口上狠狠的戳了一刀。
  十年后,武昌那边,抢响了。
  局势平稳下来,慈禧回到了天都城,看到这张凤床的时候觉得非常奇怪。
  为毛老外会在我这张床上刻字?
  于是乎,慈禧就把外务大臣们召集过来,叫他们把这上面的罗马字翻译出来。
  这可把外务大臣们给吓崩溃了。

  慈禧见到这般这些奴才们的表情眼神也知道这些字不是什么好话,于是乎就把日不落国外务处专员宣埃蒙德。巴恪思找来。
  埃蒙德。巴恪思找来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也顿时吓了一跳。
  埃蒙德。巴恪思支吾了半响最后才对慈禧说道。
  “太后,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呈太后尊前,请恕我占了您的凤床。只可惜不能与您共寝!”
  慈禧听了这话那叫一个气,就差没气疯。

  但是当着老外的面,她还是强装欢笑谢谢了埃蒙德。
  不过慈禧不知道的是,埃蒙德却是骗了她。
  这一行歪歪斜斜的字真正的意思,那就是:“我要强bao你,慈禧寡妇。”
  要是埃蒙德把这句话老老实实的翻译出来,估计慈禧当天就得活活给气死。
  这个埃蒙德。巴恪思回国以后,他写了一本著作叫做太后与我。
  这张沉香凤床的事也被他忠实的记录了下来。
  金锋不在乎这张床刻的什么字,而是疑惑这床怎么会从圆明园到了这里?
  思索半响找不到答案,金锋也不再去想。
  若有若无的沉香木的香味幽幽淡淡,金锋围着这张凤床走了一遭,发现了端倪。
  凤床之上没有任何破绽,但金锋却毫不犹豫的站了上去。
  不得不说,这张慈禧曾经睡过的沉香凤床的确有它的独特之处。
  做工绝对是当年造办处最好的工匠。整体式的底板,没有丝毫缝隙,比起现代那些价值数万的大床毫无逊色。

  拇指反扣底板,摸索一圈之后,金锋不由得嘿了一声。
  竟然找不到到这张床的暗仓所在。
  有点意思!
  什么时候清宫造办处的工匠这么厉害了?
  下一秒的时候金锋平躺在了床上,目光微闭,搁在床上的一双手慢慢地往外扩张。

  还是没有发现。
  金锋并不气馁,翻身坐起,目光一抬,投射到床尾。
  那里有一只凤凰正正的对着自己。
  凑近一看,金锋抿着的嘴微微上翘,现出一条欢愉的弧线。
  屁股一扭下床,到了床尾,拿着卢瑟夫的菜刀先在那飞腾的凤凰上敲了敲,挪动刀尖往下一公分,斜着插入往外一一挑。
  整只凤凰顿时翻了起来。
  握着整只凤凰转动两下,整块床底板嘎吱一下就侧翻斜立而起。
  金锋的嘴在这时候翘得更高。
  任谁都不会想到这床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机关。
  金锋捡了这么多次的漏,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种床,就算是在清宫秘史和造办处资料中也从未出现过。
  底板下面的暗格依旧完整,可以清楚的看见这里面的机栝。
  打开了这道暗门,里面的秘密也就无所遁形。
  拿着刀把附着在底板下面的一个长条盒子撬了下来,平眼一看,金锋举起了手中的钥匙。
  开了盒子,里面放着的那幅鲜活的照夜白图活生生出现在金锋眼前。

  这幅照夜白图可不是卢瑟夫伪造的,而是。
  真迹!!!
  自己在大都会博物馆访问的时候,并没有见到照夜白图,理由是照夜白图在做修复。
  此时此刻,这幅绝世罕见的唐代纸本照夜白图跃然在金锋眼前,就算金锋亲自摸过太多的绝世重宝,在这一刻,也激动的难以自己。
  看来卢瑟夫利用职务之便,把大都会里面的那幅韩干真迹给偷梁换柱,调包成功了。
  这时候的金锋有些后悔。

  若不是自己在第一帝国忙得不可开交的话,自己一定会亲自当着大都会人员的面揭穿卢瑟夫的掉包诡计,让他身败名裂,牢底坐穿。
  淹死,真的是太便宜了他!
  不过这样的话,这幅千年名画也就落不到自己的手里。
  韩干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画马第一人。
  就连当时的阎立本都自叹不如。
  他所画的马大多呈肥大之态,体态丰腴,骨肉停匀,壮健神俊,穷其殊相,被誉为古今独步。

  所以世人将他与同代的画牛大师戴嵩并称:“韩马戴牛”。
  韩干自幼出身贫寒,曾受到王维的赏识,于天宝年间被召入宫中为供奉。
  开始的时候唐玄宗还对韩干画的马非常的嫌弃。韩干就只说了一句话,便自叫唐玄宗刮目相看。
  “我画马有自己的老师。皇上宫内马圈里的御马,都是我的教师。”
  这画原来是在清宫旧藏,后来流落到了溥伟的手里。
  溥伟这个人当年是有机会做皇帝的,不过心有天高命如纸薄,最后却是被溥仪给占了位置。
  溥仪下课,溥伟动了心思想复辟做自己做皇帝,跟溥仪的老爹一样,开始变卖家产。
  照夜白图也由此浮出水面,引发世人一片哗然。
  上世纪七七事变之后,东瀛狗进驻天都城。

  那时候局势相当紧张,东瀛狗可是对这幅照夜白图想了又想。
  溥伟生怕东瀛狗明抢,又加上坐吃山空,溥伟就暗地里发布消息,要卖这画。
  消息被日不落收藏家戴维德知道,委托魔都大古董商人叶叔重做中间商。
  这画就这么流失出去了。
  1977年迪隆基金会把这画捐赠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

  当时四大公子张伯驹听说以后,火速电报打给当时执政天都城的宋哲元,叫他把这画截下来。
  结果却是晚了一步。
  这是张伯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在回忆录里面说到这事的时候,字里行间都异常心痛。
  这幅画可是李后主亲自题跋,千年以来流传有序,经过了数十位大师大家的收藏,盖下了无数印戳,乾隆皇帝更是在上面题了大量的诗文。
  “回家了!”
  金锋手握照夜白图放在唇边,深深亲吻,凝望东方,轻声细语。
  “回去,我带给你看。”
  最重要的照夜白图到手,金锋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把整个房间都搜了个遍。
  十几分钟后,金锋扫尾结束,换上自己的鞋子原路返回。
  卢瑟夫藏的东西被金锋搜刮了干净,而在自己别墅下面还有一个秘库等着金锋打开。
  这个秘库非常重要,因为他是宋夫人的。

  日期:2018-11-29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