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11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顿在了门口,那是一个像在画中的男人,看着窗外,一脸的忧郁,一件浅白色的薄款针织衫,松松垮垮地在他身上旖旎出一幅慵懒的情态。我生怕自己的脚步会惊到了他。觉察到门口的动静,陆曾翰和他一起转过了头。
  日期:2018-10-10 11:15:06
  我被拉回了现实,快步上前,看向陆曾翰:“陆先生,你这是?”
  陆曾翰勾唇一笑:“这位是邹昱凯先生,辛老师,我知道你不会小气的。”
  我很小气!我的疗时不是这么浪费的。但眼前这个忧郁的邹昱凯我见犹怜,让我生不起气来。我挤出个笑:“陆先生,希望你以后诚实预约。”
  邹昱凯示意让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我坐了下去,包间的门关上了。我闻到了一股特别的味道,像是咖啡和茶叶混合起来的一种,浓郁中有些清香,矛盾的复合香味,很熟悉,我又仔细嗅了嗅,没错,很像小时候家里养的胡椒木的味道。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小敏之前画里杂乱无章的叶子,再看向邹昱凯,不免多了几分警惕。
  “邹先生找我来什么事?”我问道。
  邹昱凯出神了很久,才缓缓说道:“听说,小敏出事以后,只和你说过话,我想问问,她都说了什么?”顿了顿又艰难补了一句,“有没有提过我?”
  我摇头:“她只是很简单地说过她的家庭,大多数,是我问,她点头或摇头。”
  邹昱凯的眼里划过几许失落:“她一点也没提到别的吗?”
  “邹先生希望她提到什么呢?”我温声问道。

  邹昱凯茫然地看了看我,叹了口气:“她应该是怨我的,我没保护好她。”又问道,“听说,你说她不是自杀,你是从哪看出来的?看出了什么?”
  我心里凛了一下,这才是他今天找我来的目的吧,如果我答得有一丝疏忽,不知道还能不能顺利走出这个门。我笑笑:“我只能看出她对生命还有渴望,至于别的,我看不出来。”
  “能看出凶手吗?”邹昱凯问得急切。陆曾翰轻咳了一声,邹昱凯敛住了刚才迫切的表情。
  我答道:“怎么可能。凶手是警方的事。”
  邹昱凯失望地长叹了口气,细细看了看我后,忽然冒出一句:“你认识兰珂吗?”

  日期:2018-10-10 14:17:24
  我愣了一下:“兰珂?”快速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摇头微笑,“我不认识,怎么了?”
  邹昱凯的表情有几分不自然:“没事,你长得和她有点像。”
  我笑笑,我不太喜欢听人说谁和谁长得像,大部分是无稽之谈的套近乎,不过邹昱凯此刻突然说这个话题,有点不合情理,看来我和兰珂确实很像。我回答道:“还真没人说过我像谁,邹先生品味很独特,就像邹先生用的古龙水,我也从没闻过。”
  “这是法国的一个小众品牌,Nihilo的定制款。我用了好几年,市面上没有卖的。”邹昱凯淡淡答道,“辛小姐如果感兴趣,我可以帮你定制,他家是会员制。”

  “不用了。太麻烦了。”我客气回答,边仔细看着邹昱凯脸上的微表情,试探地说道,“味道很特别,有胡椒木的香味。”这是一个沉郁的男人,或者说,只是个大男孩,脸上白皙干净的皮肤、周身看似随意实则不菲的行头,都显示着他良好的家境。一双澄净的眸子,看起来没有太多的心机。
  邹昱凯点头:“是,胡椒木提取物是主料。女孩子的嗅觉都很敏锐。”邹昱凯的眉心皱了起来,“小敏也这么说过。她喜欢这个味道,我就天天用这款,可惜她再也闻不到了。”邹昱凯的头低了下去,眼角有丝湿润,抬手扶住了额头。
  日期:2018-10-10 16:28:54
  我抬眸看了看陆曾翰,他站在窗前望着远方,好像屋里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我继续沉默地坐着。
  邹昱凯的情绪稍稍好了些,又问了我一些小敏之前的状况,最后疲惫地斜靠在椅子里陷入了自己的情绪,连再见都没有和我说。
  陆曾翰送我出去,绕过后院转到前厅,玄关处一幅很美的山水画让我不禁扭头看了两次,在夕阳的折射下,这幅画明暗有序,非常漂亮。我不禁问道:“这幅画是你选的吗?”上次服务生说这里的装修是陆曾翰参与的,我记住了。
  陆曾翰勾唇一笑:“是啊,我选的,他画的。”说着指了指玄关外修剪盆景的一个男人,正好我们走过他身边,陆曾翰拍了拍他的背,“老孟。”
  那个叫老孟的男人穿着一件半旧的长T恤,正专注地修着枝丫,被他一拍抬起了头温温地笑道:“你小子,每回带过来的都是美女。”看来两人关系不浅。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陆曾翰还真不是个省油灯。
  “大医生,我送你回去吧?”陆曾翰把我带向了停车场,打开副驾的门躬身做了“请”的姿势。
  “难得。”我叹了一句,难得他今天这么绅士,主动送我,“你不需要去陪邹昱凯吗?”
  “我送你转一圈儿,回来他正好恢复情绪。”陆曾翰上车,我便也坐了上去。
  陆曾翰的手突然探到了我胸前,我惊得一跳:“你做什么?”脑袋却碰到了车顶,“啊!”地叫了出来。
  “这么大动静做什么。”陆曾翰俯身深看着我,烟草味和呼吸声在我的脸上逡巡,我全身都发烫起来,脸更是红得滴血般烫,使劲向后移着。陆曾翰用力把安全带扣上,促狭地笑着,“我只是帮你系上这个。辛老师,问你个私密问题,你不会没交过男朋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