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10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0-09 16:22:03
  晚上,我难得地失眠了。后背经过社区诊所的处理,已经不那么疼了。可心里却如一团乱麻,反复纠结。我是学心理学的,可我现在一点都不专业。我不仅私下找了我的来访者,还和他变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关系,甚至,我曾经依恋过他的怀抱。
  我和小敏很像,甚至还不如她。小敏还有一个疼爱她的妈妈,而我,从小学以后,就只有一个姐姐。我早已不知道父母的宠爱是什么滋味,姐姐很疼我,可她终究只比我大三岁,给不了我父母般的依靠和安心。尤其是父亲如山的臂膀,我多年只能在梦里体会了。好羡慕那些能骑在父亲背上玩耍的孩子,而今天陆曾翰的怀抱,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的严重缺爱。我又羞愧,又自责,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将近黎明,我还是睡不着,给姐姐辛可怡发了条微信:“姐姐,在吗?”
  姐姐这次回复得很快:“在,刚加班回来。”
  “这么晚。”我看了看时间,四点五十,“姐姐,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又小孩子气了。”姐姐发了个宠溺的表情,“你怎么还不睡?”
  “姐姐,你还记得爸爸长什么样子吗?”我已经模糊了。
  这次过了很久,姐姐才回复:“爸爸很高大。”接着又发了一条,“可乔,你是不是有喜欢的男孩子了?”
  日期:2018-10-09 16:22:36
  “没有。一直都没有。”我飞快回道,像在躲避什么。很奇怪,我渴望父亲般的强大关爱,可我和男生之间天然无缘。我从小到大都瘦巴巴的,也不爱说话,在班里一直是不惹眼的那一款,不像姐姐那么漂亮出尘,惹人注目。偶尔有男生示好,我都会不自觉地躲避。包括对韩牧之,都是一样的逃避。“姐姐,你回南城了吗?”我问道,“我想见你了。”
  “我在北方,回到南城,我一定会找你的呀。”姐姐回复很快,“忙过这阵子吧,我回去找你。乔乔,找男朋友可以,但一定要擦亮眼睛,否则,你会受伤,也许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不要轻易交付自己的真心。”
  我沉默了,姐姐仍然没走出来。她不肯告诉我她在哪,把自己包裹起来慢慢疗伤。姐姐是个性格和情感都十分强烈的人,爱得浓烈恨得直接,这次她被人拔光了全身的刺,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伤口。
  辗转了一夜,直到天都亮了才刚有了睡意,却被杨意泽的电话吵醒,告诉了我一个极大的好消息,小敏妈妈一早找到他们,要求给小敏进行尸检。我激动地再三嘱咐杨意泽,尸检有了结果,一定要告诉我。

  顶了个黑眼圈去上班,却看到几个前台的小姑娘在叽叽喳喳议论着什么,隐约说着“韩医生”,我不由问道:“韩医生怎么了?”
  一个女孩冲会客室努努嘴,笑得颇有深意:“又一个,来找韩医生的。”旁边一个接着说道:“韩医生相亲的网,撒得可够宽的。”说完两人又是一通嘻嘻哈哈。看来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相亲派对又开始了。不过不得不承认,韩牧之很抢手。尤其在如今这个剩女辈出的时代,稍微正常点的男人都成了香饽饽,何况韩牧之这个360度优秀的男人。
  路过会客室,我特意透过玻璃门看了一眼,愣住了,这个…是韩牧之的菜?女孩一条短到极限的热裤,整个人像一个铆钉狂,上衣、鞋子、包包上全是铆钉,耳朵上至少穿了四五个洞,头发染得白一片灰一片,大红唇画得鲜艳。这是网红的路数啊。姨妈的眼光…真是一言难尽。我扶额走回了诊室。
  日期:2018-10-10 11:12:12

  直到中午也没见到韩牧之,前台说他和铆钉姑娘一起出去了。前台都在啧啧感慨韩牧之眼光真与众不同。我笑笑,人和人,谁说不是缘分呢。我冲了杯咖啡,前台喊住了我:“辛老师,有一位陆先生约了您下午的疗时。我看您下午空着,就给他安排了。不过,他说您是要出诊的?”
  我嘴角抽了抽,陆曾翰又是玩什么?我的心跳突得有些厉害,去还是不去?想到见他,我竟然莫名情绪复杂起来,有点紧张有点害怕,可是,却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一丝丝—期待?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甩甩头发:“他要求去哪儿出诊?”
  “雅筑山庄。”前台答道。
  再次走到这座海边的私房菜邸,我一边缓缓上着台阶,一边细细打量着这里。这是被人精心侍弄过的地方,一处屏风,一个盆栽,都相互呼应,移步换景,“翠筱疏明临晚水,紫葵点缀落晴沙”,无一不显示着装修者精心的布局。
  刚走到门口,已经有服务生出来招呼:“是辛小姐吗?”我点头后,带着我向后院走去,“邹先生已经久等了。”

  邹先生?不是陆曾翰吗?我满腹狐疑跟着服务生来到后院二楼的一处包间里,门打开,中式的装修在下午的光线里昏暗不明,掩着尘纱,陆曾翰临窗而立,而他旁边的桌子旁,坐着一个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