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30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一个办砸了皇差的办事人员,畏罪潜逃了。现在天下大赦,这是普惠性的福利,你可能不再被通缉了,罪可免了,但还想官复原职,凭你那一担金银恐怕是真不行,够补偿一船花石纲的损失吗?
  从杨志改口的不是去打点而是去酬谢亲眷,可以看出,王伦的劝告,杨志其实也是默许地认同的,对自己去跑官的成功率,杨志也是极不自信的。
  只是,官场的诱惑何其巨大,光宗耀祖的责任让人不敢懈怠,即便明知不可能成功,但不试一下,怎对得起躁动的欲望呢?
  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一个功名,让精明的林冲、杨志同样地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同样地当局者迷。
  只是,俗世中挣扎的你我,又有哪一个能轻易勘破,举重若轻地置身事外呢?
  学得文武艺,售于帝王家。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功名生朝堂,众生皆可取。任君采摘而,此物最诱人。
  日期:2018-10-01 21:29:41
  2、高俅与杨志
  官场花钱如流水。央人来枢密院打点,将出那担儿内金银财物,买上告下,想官复原职的杨志,一担金银财物都使尽了,才得以被引见高太尉,请大家注意这点,杨志准备的一担银子是在得见高俅前就花完的了。
  高俅翻看完卷宗,大怒,“十个制使押送花石纲九个回来完差,就你杨志一个把失陷了,还敢畏罪潜逃,被通缉多时捉拿不着。现在又跑回来要勾当,虽然赦宥了你的罪名,但难以委用,不准,赶出去”。

  高俅既没有收钱不干事,又没有看着杨志名门之后的名头就对他特殊对待。单就杨志跑官这件事上来看,高俅秉公办事,确实无错。
  吃了闭门羹的杨志,闷闷不已,他的感叹是“王伦劝俺,也见得是”。显然他对王伦的预判、对高俅的处理也是自知理亏的无话可说。
  日期:2018-10-01 21:41:40
  3、杨志的缘木求鱼

  作为将门之后的杨志,他的理想始终是“只为洒家清白姓字,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点污了,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搏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
  可惜,他生在了一个错的时代。其实哪有什么错的时代,我的小太爷啊,生不逢时,生在何时才算是逢时呢?
  而他自己选择的也不是他口口声声的“一枪一刀边庭上去搏”的正道。
  前番,他干的是为道君皇帝押送花石纲的勾当,是为皇帝搜刮民脂民膏的蠹虫家犬。
  没干好,他选择了最不男人的畏罪潜逃。
  现在,风头过了,这官迷儿是备齐了一担金银去跑官儿,可惜好钢没能用到刀刃上,没打点到管事儿的高太尉。
  秉公办事的高太尉落了个杨志甩出去的“忒毒害”“恁地鮨剥”的锅,高太尉确实有点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的冤大头、背锅侠模样。
  日后,在北京大红大紫的他,干的还是为梁中书、蔡太师押送民脂民膏的勾当,始终都是权势门里赚富贵的鹰犬。

  所以,杨志的各种行径跟“与祖宗争口气”的人生理想,实际上一直都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的。
  日期:2018-10-03 07:38:26
  4、杨志的不会做人
  又蹉跎了几日的杨志,很快便花光了盘缠。

  口口声声不敢辱没先人的他,直接想到的就是到街上货卖了祖上留下、从未离身的宝刀,好换个千百贯钱做盘缠。
  王伦、梁中书都说在东京时认得杨志,显然,杨志并不认识他们。
  林冲和杨志都在殿帅司上班,见面时却形同路人,不认识,也都不愿意相互认识。
  在东京工作了这么多年的杨志,在老地盘上没了盘缠,直接要做的是变卖祖传宝刀。
  这可跟流落他乡、患上恶疾的秦琼卖马,可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弱弱地问一句,杨制使,你一个朋友都没有吗?
  好像真的没有。
  日期:2018-10-03 07:43:00
  5、杨志的不会卖刀
  当日杨志便将了宝刀,插了草标儿,上市去卖。走到马行街内,立了两个时辰,并无一个人问。
  大兄弟,你这青面兽的恶煞模样,捧着把宝刀、门神一样地立着,你确定你是来卖刀而不是来当拉风的侠客的?

  对比一下你的小号,追着林冲叫卖的卖刀人,看看人家的“不遇识者,屈沉我这口宝刀”“好口宝刀,可惜不遇识者”“偌大一个东京,没一个识军器的”“把刀抽出来,明晃晃的夺人眼目”,生存技能得学习啊。
  将立到晌午时分,转来到天汉州桥热闹处去卖。
  四个小时的傻站,脑子总算多少开了一点窍。
  日期:2018-10-03 07:45:54
  6、杨志与牛二

  转到闹市来卖刀的杨志碰到了半醉的牛二,真不知道这是杨志的不幸,还是牛二的不幸。
  “两边的人都跑入河下巷内去躲”“都乱窜,口里说道,快躲了,大虫来也”。
  “好作怪!这等一片锦城池,却哪得大虫来?”,是啊,这锦绣的人间,怎么会有噬人的大虫横行呢?从来锦衣玉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杨志,当然想不明白。
  好奇的杨志立住脚看时,只见远远地黑凛凛一大汉,吃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来,看那人时,形貌生得粗丑,但见“面目依稀似鬼,身材仿佛如人。杈桠怪树,变为胳膊形骸;臭秽枯桩,化作腌臜魍魉。浑身遍体,都生渗渗濑濑沙鱼皮;夹脑连头,尽长拳拳弯弯卷螺发。胸前一片锦顽皮,额上三条强拗皱”。
  原来这人是京师有名的破落户泼皮,叫做没毛大虫牛二,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满城人见那厮来都躲了。
  牛二上街比高衙内上街,还威风、还气场、还大杀四方。
  毕竟衙内干坏事是针对性比较强的少丨妇丨少女,杀伤面有限。而牛二这种坏胚,是无区分度的见谁欺负谁、碰到谁耍弄谁的小贼巨恶。
  没毛大虫牛二,没毛是赖,大虫是凶,撒泼行凶撞闹,这种市井闲汉的破坏力是不可估量的。
  开封府也治他不下,是治不下吗?地头蛇难动,不过是因为有为其张目的保护伞罢了。
  牛二这种必须被“扫黑除恶”清理掉的苍蝇恶霸,确实对人民的幸福感、安全感、获得感的侵蚀最为严重。
  日期:2018-10-04 21:32:16
  7、杨志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杨志卖的这把刀和林冲买的那把刀,出价一模一样(三千贯),心底的实价也一模一样(一千贯),也都是祖传,卖刀人也都是穿着旧战袍、头巾包着脸、不忍辱没祖上。
  如果一心要光宗耀祖的杨志,得到了高太尉的重用,就像他肝脑涂地要去为梁中书押送民脂民膏生辰纲一样,他一定也会使出十二分力气地去给高太尉做杀人放火的马前卒吧。
  只是,命途多舛,时运不济,倒霉蛋杨志没能发迹,物是人非的东京街头,已真的是偌大一个东京竟没个识货的了,只剩下尚未发迹、称霸街头的高二小号破落户泼皮牛二。
  日期:2018-10-04 21:35:02
  8、杠神牛二被暴脾气杨志给剁了
  一心来找茬的牛二,用切肉、切豆腐的白铁刀的价格三百文来寒碜杨志。
  杨志解释说自己的是宝刀,有三个好处,“砍铜剁铁,刀口不卷;吹毛得过;杀人刀上没血”。
  找茬的牛二带着耍玩的心态要要一一验证,前两个好表演,第三个,杨志息事宁人地变通说要取条狗来代替。
  杠神牛二一口咬定杨志说的是“杀人不是杀狗”,非逼杨志剁个人来看,不剁人,我牛二就不信。
  暴脾气的杨志做出了退让,“你不买便罢,只管缠人做甚么?”
  “你只顾没了当,洒家又不是你撩拨的!”
  “和你往日无冤,昔日无仇,一物不成,两物见在。没来由杀你做甚么?”“你要买,将钱来”“你没钱,揪住洒家怎地?”“俺不与你”。
  咬住不放的牛二揪住了杨志“你将来我看”

  “你敢杀我?”“我偏要买你这口刀”“我没钱”“我要你这口刀”“你好男子,剁我一刀”。
  遇到这种见人就咬的疯狗,识趣的就应该快快躲开,才能避开被溅一身狗血的无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