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27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下了弥天大罪、缉捕甚紧之下的林冲如坐针毡,柴进修书梁山泊,让林冲混在自己狩猎的队伍中,凭借自己与把关军官的人情,一番周旋下,成功帮林冲混出了沧州城。
  从配军林冲到逃犯武松宋江薛永,从落魄书生王伦到未发迹的基层军官、牢城营的差拨管营,基本是但凡不是个老实巴交的本分人,柴进都愿意去结交。

  日期:2018-09-29 09:22:40
  4、林冲题诗
  带着又一封举荐信,在彤云密布、朔风紧起、漫天大雪纷纷扬扬里,林冲跋涉了十数日,终于来到了命运的又一个路口,水泊梁山脚下的朱贵酒店。
  雪夜上梁山落草的林冲,几杯酒下肚,闷上心来,心绪难平,因感伤怀抱,一首诗写到了墙上“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江湖驰闻望,慷慨聚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
  诗的重点是“功名与得志”。
  林冲写诗前的心情是“以先在京师做教头,禁军中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谁想今日,我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受此寂寞”。
  回忆着往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的惬意,回忆着太尉府里大请大受、太尉眼里看承得好的得意。
  他好伤心。
  昔日的自己可以眼都不眨地买下索价三千贯的宝刀,今日背着三条人命、火烧大军草料场罪名的他,悬赏的赏钱竟也才只有三千贯。

  怎不让人伤心悲愤啊?
  一个欲作奴才而不得的人,像一条被抛弃的流浪狗一般,汪汪地悲鸣着,看着主人紧闭的大门,怀念着昔日的安逸与自在,好是寂寞。
  “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是的,是威镇泰山东,不是血染太尉府。
  同样是酒后失控、满腔情绪的题诗,林冲是劫后余生、心灰意冷的路在何方,是对失去的过去的惋惜与不舍,宋江是意气风发、却贱为贼囚小吏反差下的踌躇满志,是对不可捉摸的未来的怅惘与期待。

  但同样喷薄而出的都是不可阻挡的功名与戾气。不同的是,看出林冲反志的朱贵,把林冲接上了梁山,看出宋江反意的黄文炳,把宋江送上了断头台。
  同样是毁灭与重生的生死大变,鲁智深在真佛堕凡尘的挣扎中掐灭了心魔,继续大踏步前行;武松在砍缺了口的钢刀喋血后认清了这个世道,不愿再做供人驱使的工具;而林冲呢,酒醒之后,依然沉迷在自己幻想着的功名富贵之中。
  日期:2018-09-29 11:10:09
  5、探子朱贵
  旱地忽律朱贵的出场是很拉风的,他“头戴深檐暖帽,身穿貂鼠皮袄,脚着一双獐皮窄革勾靴”,贵气十足。

  他“身材长大,貌相魁宏,双拳骨脸,三丫黄髯”,英气十足。
  他置身于做着杀人放火勾当的山寨暗哨的熙熙攘攘中,仍是“只把头来摸着看雪”,文气十足。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贵气十足、英气十足、文气十足的人,干的确实吃人的买卖。
  朱贵说自己的酒店是“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但是孤单客人到此,轻则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羓子,肥肉煎油点灯”。
  这是真正的魔王,这是真正的魔窟。
  林冲对此,并无丝毫反感和不适,欣然地向魔王伸出了投靠信,情愿落草,共享快活。

  看雪是假、看人是真的朱贵,默默地听着江湖小白的林冲询问梁山泊的路头,默默地看着文着金印的林冲在墙上题诗写名,突然暴起的他诈出了林冲的身份和意图。
  水亭施号箭,看看朱贵这一套成熟的手段与韬略,这哪里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小山寨里的小头目啊?
  比起优秀特种兵时迁、优秀通讯兵戴宗、优秀便衣兵白胜,显然朱贵更能胜任一个兵种的大头领,他才是能力与资历双优、梁山最优秀的侦查兵首领。
  可惜,这样一个人才,因为不是老大的心腹,因为上梁山太早,成为了权力斗争中的牺牲品,被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

  施耐庵给梁山安排了四个朱姓好汉,朱仝、朱武、朱贵、朱富,个个都是人才。
  看来深懂套路的老施同志也很狡猾啊,老施混着的大明朝可是姓朱啊,仝、武、贵、富,同朱洪武者得富贵,哈哈。开个玩笑哈。
  日期:2018-09-29 15:39:52
  6、水泊梁山,果然是个陷人去处

  八百里水泊梁山,借林冲的眼,第一次出场了。
  山排巨浪,水接遥天。乱芦攒万万队刀枪,怪树列千千层剑戟。濠边鹿角,俱将骸骨攒成;寨内碗瓢,尽使骷髅做就。剥下人皮蒙战鼓,截来头发做缰绳。阻挡官军,有无限断头港陌;遮拦盗贼,是许多绝径林峦。鹅卵石叠叠如山,苦竹枪森森似雨。战船来往,一周回埋伏有芦花;深港停藏,四壁下窝盘多草木。断金亭上愁云起,聚义厅前杀气生。
  这就是第一次出场的水泊梁山,大跌眼镜吧,施耐庵直接感叹的就是“果然是个陷人去处”。
  没有所谓的替天行道,没有所谓的断金聚义,只有“濠边鹿角,俱将骸骨攒成;寨内碗瓢,尽使骷髅做就。剥下人皮蒙战鼓,截来头发做缰绳”赤裸裸的农民起义血腥的原罪,只有“轻则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羓子,肥肉煎油点灯”血淋淋的弱肉强食森林法则,只有“断金亭上愁云起,聚义厅前杀气生”的尔虞我诈你死我亡。
  日期:2018-09-29 16:34:49
  7、梁山第一代领导班子
  八百里梁山泊的第一代领导班子,只有头领三个,成员只有喽啰七八百,规模跟最不成气候的桃花山一般大小,都是只占了个地利优势。
  大头领王伦的格局是个体户老板的气魄,只图个温饱,没有什么中远期的发展目标,一心只要通过将有实力的潜在对手拒之门外来保住屁股下的位置。
  摸着天杜迁、云里金刚宋万,除了长的个大、能客串个保镖外,别无本事。

  真正有潜力的旱地忽律朱贵,却只是个小头目,没有进班子。
  一年半前的少华山,就敢去攻打华州,而王伦手里的梁山泊,只敢让朱贵干着十字坡张青孙二娘的勾当,只敢让杜迁、宋万像李忠、周通一般聚集着七八百小喽罗打家劫舍。
  抱着金碗讨饭吃,说的就是王伦这号的人物,大好的梁山泊在王伦手里,确实只是个与桃花山一般不入流的江湖小虾米。
  日期:2018-09-29 19:11:02
  8、逐客令与表忠心
  手里没枪腰杆子软,所以,王伦听完了林教头的事迹,才会作难“倘若被他识破我们手段,他须占强,我们如何迎敌?”,才会不顾柴进的面子“不若只是一怪,推却事故,发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后患”。
  王伦以粮少、屋少、兵少、庙小为借口,托出五十两白银、两匹丝绸对林冲下了逐客令。
  无路可走的林冲不得不表忠心“小人千里投名,万里投主,凭托柴大官人面皮,径投大寨入伙。林冲虽然不才,望赐收录。当以一死向前,并无谄佞,实为平生之幸。不为银两赍发而来,乞头领照察”。
  这已基本就是声泪俱下的乞求了。
  同样尴尬之时的鲁达,是抄起禅杖就要夺了二龙山。
  王伦心意已决“我这里是个小去处,如何安着得你!休怪,休怪”。
  日期:2018-09-29 19:12:35
  9、没有一点威信、没有一个心腹的白衣秀士王伦
  如此尴尬的局面,首先跳出来反对老大的竟然是刚刚进班子、还排在林冲之后、最边缘的朱贵。
  “哥哥在上,莫怪小弟多言”,这是直接挑衅大哥权威。
  “山寨中粮食虽少,近村远镇,可以去借”“山场水泊木植广有,便要盖千间房屋,却也无妨”,这是摆事实地抢白大哥。
  “这位是柴大官人力举荐来的人,如何教他别处去?抑且柴大官人自来与山上有恩,日后得知不纳此人,须不好看”,这是发诘问地质询老大。
  “这位又是有本事的人,他必然来出气力”,这是讲道理地据理力争。
  这一番发言,朱贵有逻辑、有条理、有道理,直接把老大给怼回去个哑口无言,果然是个人才。
  接着发言的一直是王伦跟班、最心腹的杜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