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24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仰面看那草屋时,四下里崩坏了,又被朔风吹撼,摇振得动。
  “这屋如何过得一冬?等雪晴了,去城中唤个泥水匠来修理”。
  当冰冷的朔风呼号着命运的风暴,当无情的白雪叹息着无奈的悲哀,林教头凝视着如同这个世界一般残破的草屋,还在想着要将就着在这寒凉的世界里寻些温暖,他盘算着“等雪晴了,去城中唤个泥水匠来修理”。
  他坚定地相信,自己可以在这残破的世界里为自己搭建出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小窝。
  他固执地相信,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安逸的日子一定会重新来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一定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可你何时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有了梦寐以求的安逸,是否就算是拥有一定会来的春天?
  日期:2018-09-27 15:11:18
  13、惨淡经营,细心呵护,我们固执地相信未来
  烤了一会儿火的林冲,依然耐不住身上的寒冷。
  他把花枪挑了酒葫芦,将火炭盖了,取毡笠子戴上,拿了钥匙出来,把草厅门拽上,出到大门首,把两扇草场门反拽上锁了,带了钥匙,信步投东。

  把花枪挑了酒葫芦,这残破的草屋怎能替我们挡得住人世间的寒凉?
  即便是我们能用迷醉的鸡汤温暖住已是千疮百孔的心,可身体上的寒冷,却逼着我们不得不用酒,去寻求和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的和解。
  酒调动的是我们自身的体温,却让我们可以难得糊涂地继续傻傻感谢,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这世界的温暖。
  “将火炭盖了”,我们很担心这个其实已经把我们欺负得很惨的世界再出什么意外,即便它是如此的残破,如此的寒凉,如此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们惨淡地经营着、细心地呵护着、小心地维持着这本就对我们极不公平的秩序,因为我们怕了,真得怕了,怕还会有更大的不幸会接踵而来。

  “拿了钥匙”“把草厅门拽上”“把两扇草场门反拽上锁了”“带了钥匙”。虽然只是个孤零零的草料场,虽然只是间要倒的破草屋,可我们依然愿意笑着说,这也是我们的港湾、我们的家。
  我们坚信,把门锁上,就会有值得信赖的安全。
  我们坚信,把钥匙带上,这世界总会给我们留一个可以随时进去暂避风雪的门。
  雪地里踏着碎琼乱玉,迤逦背着北风而行。那雪正下得紧。行不上半里多路,看见一所古庙,林冲顶礼道“神明庇佑,改日来烧钱纸”。
  我们踏雪跋涉,背着北风,几乎是在这风急雪密一堵墙般的世界里挤出了一条前行之路。
  虽经历了无数的不公,虽一直都是苍天无眼,可我们仍然固执地对这空心泥胎、没心没肺、装聋作哑、装腔作势的神明心怀敬畏。
  神明庇佑,改日来烧钱纸。我们还是愿意相信善恶终有报,我们始终坚定认为自有英明的神灵来庇佑我们的忍让。
  日期:2018-09-27 18:30:39
  14、恶雪行善?
  一盘熟牛肉、一壶热酒,吃饱喝足,再买一葫芦酒、包两块牛肉,把花枪挑了酒葫芦,怀内揣了牛肉,叫声相扰,林冲仍旧迎着朔风回来。
  看那雪,到晚越下的紧了。“广莫严风刮地,这雪儿下的正好。拈絮挦绵,裁几片大如栲栳。见林间竹屋茅茨,争些儿被他压倒。富室豪家,却言道压瘴犹嫌少。向的是兽炭红炉,穿的是绵衣絮袄。手捻梅花,唱道国家祥瑞,不念贫民些小”。
  欺贫虐弱的恶雪本是无情的,但恰恰是这无情之雪救了林教头的命。
  踏着所谓瑞雪,迎着呼号北风,飞也似奔到草场门口开了锁的林冲,入内看时,只叫得苦,那两间草厅,已被雪压倒了。
  破草屋被雪压倒了,只是这破世界何时才能被一根根稻草压垮压塌啊?
  是恶雪行善吗?是天理昭然佑护善人义士吗?

  别再自欺欺人了。
  也许这恶雪的本意只是要再戏虐一把,让你无家可归地冻死在这荒郊野外。
  日期:2018-09-27 19:27:07
  15、孤独的山神庙

  恐怕火盆内有火炭延烧起来,搬开破壁子,探半身入去摸时,火盆内火种都被雪水浸灭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防范着风险,可怎敌他杀人放火的一把火起?
  依旧把门拽上,锁了。
  我们固执地呵护着身家性命,可这破门烂锁,真得能看护住我们奢望着的安全吗?
  带着被子、花枪和酒葫芦,林教头走进了竟然真的要睁眼庇佑他的山神庙。

  山神啊,无人问津的荒地山神,也许感同身受地体会了冷落之苦的你,确实是动了恻隐之心?
  入得庙门,再把门掩上,旁边止有一块大石头,掇将过来,靠了门。
  正是这一掩一靠,让林教头听到了命运的无路可逃。
  日期:2018-09-27 19:29:20

  16、赶尽杀绝的原因
  在山神庙里就着冷酒吃凉肉的林冲,忽听得外面毕毕剥剥地爆响。跳起身来的林冲,就壁缝里看时,只见草料场里火起,刮刮杂杂烧着,却待开门来救火,只听得前面有人说将话来。
  林冲就伏在庙听时,是三个人脚步响,直奔庙里来,用手推门,却被林冲靠住了,推也推不开。
  三人在庙檐下立地看火,数内一个道“这条计好么?”一个应道“端的亏管营、差拨两位用心!回到京师,禀过太尉,都保你二位做大官。这番张教头没的推故”。那人道“林冲今番直吃我们对付了,高衙内这病必然好了”。又一个道“张教头那厮,三回五次托人情去说‘你的女婿殁了’。张教头越不肯应承。因此衙内病患看看重了。太尉特使俺两个央浼二位干这件事,不想而今完备了”。
  这番张教头没的推故,高太尉父子对林冲穷追猛打地不肯放过,不是因为他们怕林冲会报仇的斩草除根,而是因为林冲拱手让出的林娘子不肯屈服,而是不愿失去做人尊严的张教头仍未向可只手遮天的黑势力低头。
  在满书都是潘巧云、潘金莲、阎婆惜、金翠莲之流的无节世界里,张姑娘的抗争与不屈,无疑是弥足珍贵、光芒夺目的。
  在满书都是陆谦、富安之流的无德世界里,张教头的尊严与傲骨,无疑是傲然挺立、伟岸壮阔的。
  此时,再看林冲那封绝情的休书,还有人会说林冲是为了保护家人、为了妻子考虑吗?有了这封休书,张老教头连推托的凭证都无法找到,有了这封休书,林娘子连坚持的理由都不复存在。
  日期:2018-09-27 20:01:28

  17、令人发指的罪孽
  又一个道“小人直爬入墙里去,四下草堆上,点了十来个火把,待走哪里去?”
  那一个道“这早晚烧个八分过了”。又听一个道“便逃得性命时,烧了大军草料场,也得个死罪”。又一个道“我们回城里去罢”。一个道“再看一看,拾得他一两块骨头回京,府里见太尉和衙内时,也道我们也能会干事”。
  论害人性命的手段本事,陆谦、富安、董超、薛霸、差拨、官营都是此道高人。

  一个偌大的边防部队的大军草料场,竟然先是只有一个老的掉牙的老军看守,后来只有一个贼配军看守。
  这不经意间透漏出的军队吃空饷的问题是多么地触目惊心。
  而且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竟然在收购草料时还能有常例钱可贪墨。
  军已不军,国已不国,能赢才怪,不亡才怪。
  为了害一个人的性命,几个跳梁的宵小,竟敢将边军的草料场给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来栽赃陷害。
  无法无天,无国无民,坏得掉渣,恶得流疮。
  “便逃得性命时,烧了大军草料场,也得个死罪”。
  还逃吗?已无路可逃。
  还忍吗?忍还有什么意义。
  日期:2018-09-27 20:25:57
  18、忍不出风平浪静,退不到海阔天空
  轻轻把石头掇开,挺着花枪,一手拽开庙门,大喝一声“泼贼哪里去!”
  三个人急要走时,惊得呆了,正走不动。
  林冲举手,胳察的一枪,先戳倒差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