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23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二慌忙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告知了恩人,林冲从小二汇报的体貌特征中确定了来人之一正是陆谦。
  大惊之下的林冲咬牙切齿“那泼贱贼,也敢来这里害我?休要撞着我,只教他骨肉为泥!”
  息事宁人的李小二劝解“只要提防他便了,岂不闻古人言:吃饭防噎,走路防跌”。
  大怒的林冲,没有说话,径直离了李小二家。先去街上买把解腕尖刀,带在身上。前街后巷。一地里去寻。

  李小二夫妻两个捏着两把汗。
  当晚无事,次日天明起来,早洗漱罢,带了刀,又去沧州城里城外,小街夹巷,团团寻了一日。牢城营里,都没动静。
  林冲又来对李小二道“今日又无事”。小二道“恩人,只愿如此。只是自放仔细便了”。
  林冲自回天王堂,过了一夜,街上寻了三五日,不见消耗。林冲也自心下慢了。
  日期:2018-09-26 21:35:00

  8、淡仇寡恩是林冲
  胆小怕事的李小二及时向恩人林冲报了警,他之所以敢告诉林冲,是因为他以为,林教头会感念他夫妻二人对他如亲人般的情义,会考虑他夫妻二人的安危,而选择“吃饭防噎,走路防跌”的小心提防。
  李小二的掂量没毛病,因为正常人都会知恩图报地替恩人着想一下。
  李小二的错误在于他不知道“淡仇者必寡恩”的道理,他只了解林冲“摸不着便要杀人放火”的脾气,却不了解林教头“加害于他未必会恨你、施恩于他可能毫不犹豫地给你一刀”的禀性。
  大怒的林冲又装备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解腕尖刀,“前街后巷,一地里去寻”“次日天明起来,早洗漱罢,带了刀,又去沧州城里城外,小街夹巷,团团寻了一日。牢城营里,都没动静”“街上寻了三五日”。这样前前后后、明火执仗、大摇大摆地折腾了五七天,几乎把沧州城翻了个底朝天。

  躲在暗处的陆谦、富安、管营、差拨显然是知道自己的密谋已被泄密了,而见过他们四人密谋的只有李小二夫妇,李小二与林冲的亲密关系在小小的沧州是路人皆知的,李小二夫妇的命确实挂在了悬崖边上别人的一念之间。
  但林冲真地要“休要撞着我,只教他骨肉为泥”地杀陆谦吗?恐怕不是。
  林冲的使女锦儿、救下的李小二、徒弟曹正,都是何等精明的人物,精明的他怎会不知道真想杀他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悄悄查清踪迹、暗地里宰了他们?
  两次大张旗鼓、手执利刃、招摇过市地要杀陆谦,都是他精心算计好的示威举动。
  凭林教头息事宁人、一忍再忍的性格,他怎会做出自绝后路的冲动杀人呢?
  他只是仍心存幻想,想通过大张旗鼓的要杀人,来提醒黑白无常们,你们想害我的阴谋,我林冲已经知道了,快知难而退吧。

  所以,折腾了五七天后,“林冲也自心下慢了”,他以为陆谦们已经被他震慑得知难而退了。
  所以,管营给他安排看管大军草料场的肥差时,他会毫无警惕地欣然接受,他以为,他们谋害他的计划已经流产了。
  只是,不知林教头是否考虑过,因有人泄密而没完成任务的陆谦富安,会不会像碾死个蚂蚁般地要了李小二一家的命?
  他是不知呢?还是根本就不在乎?
  难怪,“李小二夫妻两个捏着两把汗”。
  难怪,李小二在林冲又找上门来时,会淡淡地只一句“恩人休要疑心,只要没事便好了”,便不再提醒当局者迷的林冲。
  日期:2018-09-27 09:52:42

  9、恩人,你我从此恩断义绝
  自以为吓走了仇家的林冲,坦然地接受了管营突然抛来的馅饼“此间东门外十五里有座大军草场,每月但是纳草纳料的,有些常例钱取觅。原来一个老军看管,我如今抬举你去替那老军来守天王堂,你在那里寻几贯盘缠”。
  来与李小二告别的林冲,向小二夫妻咨询“今日管营拨我去大军草场管事,却如何?”小二科普道“这个差使,又好似天王堂。那里收草料时,有些常例钱钞。往常不使钱时,不能勾这差使”。
  同样是坐牢,既有谋人性命的土牢、累个半死的苦力,又有轻轻闲闲的天王堂,还有可和官一样吃回扣的草料场,是不是触目惊心地不寒而栗?

  人情和钱物作用下的墨吏们,手里有的是运筹帷幄的手段和闪躲腾挪的空间。
  还不踏实的林冲,继续询问“却不害我,倒与我好差使,正不知何意?”
  认清了林冲面目、吃了一次瘪的李小二,已经决定和这位淡仇寡恩的恩人划清界限了,“恩人休要疑心,只要没事便好了。只是小人家离得远了,过几时有工夫来望恩人”。
  林冲,你可曾感受到了小二的冷漠,你可曾知道,这世间的冰寒,其实也与你的凉薄撇不开关系。
  日期:2018-09-27 10:19:49
  10、李小二这个人物的作用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李小二这段故事,还是很值得揣摩。
  无疑李小二完全是为了推动故事发展而出现的线索人物,任务是在沧州报恩林冲,为林冲报警。
  可我们回到故事的主线的话,李小二的这次示警其实是无效的,并没有阻止风雪山神庙故事的发生,救了林冲的是机缘巧合下的山神庙,而不是李小二的示警。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主线发展,施耐庵完全可以掐掉李小二这个人物,写成是在天王堂安逸生活着的林冲,突然又得到了管营的抬举,被安排到了大军草料场,然后就是完全出人意料的火烧草料场、风雪山神庙,这样故事的节奏似乎更紧凑、更精彩、更惊心动魄。
  这样看来,李小二就不是为推动故事发展而安排的龙套了,李小二报恩反被恩人忘恩负义就是为了进一步饱满主角的某种人性特征。
  桃花说李小二是李固的小号,绝不是信口开河。卢俊义的两个跟班燕青和李固,燕青人称燕小乙(小乙是行大的意思),李固是不是也可以顺延下来叫李小二。古人作文,草灰蛇线春秋笔法,确实有趣。
  李小二不是该救之人,鲁达救金翠莲时,桃花分析了金翠莲确实道德有瑕疵,她是职业二奶,但于郑屠事件上确实是受害者,后来瓦罐寺的老和尚、无名妇女都是道德有亏,但于此事上确实都是需要仗义出手搭救的受害者。
  唯独林冲的出手对象,李小二是应该被法律惩戒的人。施耐庵偏偏不愿说林冲也曾仗义行侠,坚持要给李小二安上不可救的原因,用心确实良苦,这个伏笔很微妙。

  李小二这个人物很重要,因为林冲像不顾及鲁达安危一样又一次出卖了朋友李小二,淡仇者必寡恩的人性特点,在林冲和李小二的这次交往里,得到了强化,施耐庵描摹人性的特色也在这里,从来不是孤例,总会有其他的故事来佐证他模糊描摹的前文。
  日期:2018-09-27 15:02:12
  11、火盆、锅子、碗碟,还有一个酒葫芦
  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那雪早下得密了,大雪下的正紧,林冲推开了草料场,与正在烤火的老军交割。
  老军收拾行李,临了说道“火盆、锅子、碗碟都借与你”,林冲道“天王堂内,我也有在那里,你要,便拿了去”。
  只这一句闲话,水浒便可秒杀诸多大作翘楚。锅碗瓢勺的琐屑,就是这一塌糊涂的生活。
  纵然是可令天地变色的龙虎豪杰,也不得不弯腰打点这一团乱麻的生活,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老军指壁上挂一个大葫芦道“你若买酒吃时,只出草场,投东大路去三二里,便有市井”。
  何处是生路?莫非只能是,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日期:2018-09-27 15:05:24
  12、如同这破世道一般的破屋,还值得一补吗?
  与老军完成了交割的林教头,被一个人留在了偌大的草料场。
  朔风吹得更急,大雪下得又密又紧,白茫茫的天地间,只有一间残破将倒的破草屋,陪伴着逆来顺受的林教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