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22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弃几乎所有东西甚至妻子,这一点作者说的毫无问题。
  但是他委屈,不是在求自己一条命或者是求高太尉给自己升迁之途,而是希望全家而不是破家,当破家不可避免,全人而非死人。这一点上,不得不质疑一下楼主:换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暴起捍卫?
  以一个革命者要求别人,当然很容易。一家人,封建时代还有一族人,楼主你要豁的出去,我算佩服你。
  林冲根本不算完人,完人是鲁.

  首先,谢谢你的肯定与交流。
  也感谢你对林冲放弃几乎所有东西甚至妻子这一点的认同。
  至于“不是在求自己一条命或者是求高太尉给自己升迁之途,而是希望全家而不是破家,当破家不可避免,全人而非死人”,这一点也是很有见地的,只是就像桃花似乎有些过于苛责林冲一样,兄台也有些过于替林冲找客观的借口。
  对于林冲这个形象,与其说桃花是在苛责他,不如说桃花是在一次又一次地在拷问我们自己的底线。
  在岳庙风波起时软了的拳头,可以理解,在陆谦家楼梯口的呼喊,也可以理解,此即为你所言的全家而不是破家,刺配沧州前的休妻,柴进庄上的隐忍,牢城营里的市侩,此即为全人而非死人。
  但对林冲形象的探讨仅仅止步于此,未免是有些隔靴搔想的浅尝辄止了,野猪林的出卖、棒打洪教头的前倨后恭、李小二口中的摸不着就要杀人放火、置李小二一家安危于不顾的寡恩、递交投名状时的无恻隐之心、火并王伦时的自绝江户前程,这一桩桩一幕幕,正是你我一次次为自己的自私与懦弱寻找借口后所掩藏起来的人性的卑劣。
  林冲的一步步走来,一招不少地诠释了什么是精致利己主义者,当家和前途还可能通过媾和保全时,就对恶低头,当家已成为不得不割舍的累赘时,就果断抛弃,“只要衙内高兴,就顾不得朋友”时,就果断出卖,只要还能保全自己的安逸时,就不管不顾别人曾经为他付出过什么、别人可能要为他的利己付出怎样的代价,只要自己的命可以保全,就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可以出让。这就是精致利己主义者的价值观,一次一次的斟酌权衡后,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无底线地出让一切可以出卖的东西。

  这样的人,最终的后果就是林冲的后果,我们看起来他根本就无路可走,可一个又一个的朋友,除了出卖他的,就是被他出卖的,一条又一条路,虽然很窄,但都因为他的无底线,彻底被自绝后路了。直至没有朋友,直至无路可走。
  至于什么革命者、什么革命性、懦弱性,恕我直言,水浒传真不是写这个的。这也就是桃花开篇就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水浒传究竟是一部什么书?
  日期:2018-09-26 13:21:13
  2、这个家发得蹊跷
  两个京城人,在偏僻闭塞的他乡边城沧州再相逢,自然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地亲切。
  李小二说起了自己的经历“自从得恩人救济,赍发小人,一地里投奔人不着。迤逦不想来到沧州,投托一个酒店里姓王,留小人在店中做过卖。因见小人勤谨,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来吃的人都喝彩,以此买卖顺当。主人家有个女儿,就招了小人做女婿。如今丈人、丈母都死了,只剩得小人夫妻两个。权在营前开了个茶酒店”。
  一个东京城普通店里的普通伙计,到了小小的沧州,就成了“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来吃的人都喝彩”的招牌名厨,这真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御膳房的伙计会做菜,首都的人民都是国会议员。
  一个未受法律惩戒的、一心想要谋夺家主财物的家贼,在东京吃了瘪,在沧州就会彻底改头换面成让主人看好的“小人勤谨”的安分人物?
  从小二的一面之辞里,从小二妻对小二的百依百顺上,仿佛看到了一个害死主人夫妇骗走主人女儿和家产的恶毒故事(这里纯属胡扯,是以身示范地解释何为过度解读,请自动忽略,这是八卦)。
  日期:2018-09-26 15:50:39
  3、知恩图报李小二
  林冲的介绍照旧是自己倒霉,恶了高太尉,吃了官司。

  李小二知恩图报的心情是真诚的,他喊出妻子拜恩人,拿出酒食款待,不时间送汤送水到营里给林冲吃,连林冲的绵衣裙袄都是李小二浑家整治缝补。
  同金老汉一样,虽是崩塌沦陷的社会,但朴素的价值观还在普通人身上脆弱而艰难地留存着。
  4、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经常性业务
  迅速光阴,却早冬来。忽一日,李小二的酒店闪进一个军官打扮的人,后又进来一个走卒模样的人。

  掏出一两银子的那人道“烦你与我去营里请管营、差拨两个来说话。问时,你只说有个官人请说话,商议些事务,专等专等”。
  李小二应承了,来到牢城里,先请了差拨,同到管营家里请了管营,都到酒店里。只见那个官人和管营、差拨两个讲了礼。管营道“素不相识,动问官人高姓大名?”那人道“有书在此,少刻便知,且取酒来”。
  管营、差拨是官,李小二是民,管营、差拨与陆谦、富安并不认识,二位官爷随随便便就能被一个小民请到酒店里去见两个素不相识自称是官人的人。这说明什么?
  说明管营、差拨和董超、薛霸一样,收人钱财、替人杀人的勾当是经常干的,在小二的酒店里做收钱买命的生意绝对不是第一次。
  日期:2018-09-26 19:39:01
  5、机警,是林冲朋友们的基本素质
  李小二是十分机警的。
  退出包间的他与老婆分析起了这件怪事,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两个人来的不尴尬”,并指出了证据“这两个人语言声音是东京人,初时又不认得管营,向后我将按酒入去,只听得差拨口里讷出一句高太尉三个字来,这人莫不与林教头身上有些干碍?”,然后当即立断地作出决定“我自在门前理会,你且去阁子背后听说甚么”。
  这份机警劲,和林冲的使女锦儿、徒弟曹正一样,气质和林冲是完全匹配的。
  6、性急的人,摸不着便要杀人放火?
  小二的老婆建议道“你去营中寻林教头来认他一认”。
  李小二说出了一句让我们跌破眼镜的评语“你不省得,林教头是个性急的人,摸不着便要杀人放火,倘或叫的他来看了,正是前日说的甚么陆虞候,他肯便罢?做出事来,须连累了我和你。你只去听一听再理会”。
  为什么我们一路看来,林教头都是窝囊谦卑的让人憋气,可小二偏说他是个性急的人、摸不着便要杀人放火?
  这是因为,我们看到的林教头,是在高俅这个长官面前、在高衙内、柴进这些比自己有权有势的人面前、在董超薛霸差拨官营等管着自己的人面前的嘴脸罢了。
  对陆谦的出卖,他忍了么?没有,带着刀在他家门口等了三五天。
  所以在不如他的陆谦、柴家庄外的店小二、小人物李小二们面前,林教头完全就是一副性急就要杀人放火的张飞脾气。
  李小二和金老汉一样,都是知恩图报之人,从“不时间送汤送水来营里”到给“林冲整治缝补绵衣裙袄”,李小二对恩人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
  不过,李小二也和金老汉一样,报恩的前提是不需要自己作出很大牺牲的能力范围之内,如果威胁到了自己的利害,金老汉是会催鲁达跑路的,李小二是不愿豁出代价去出头的。
  所以赤子真佛的鲁达、满腔义气的史进,始终都只会是独一无二的稀缺品。
  日期:2018-09-26 21:33:40
  7、林冲的应对
  阁子背后听了一个时辰的小二妻,虽没听清楚他们说的什么,但看到了四个人的交头接耳,看到了军官模样的人递与管营和差拨的金银,听到了差拨的承诺“都在我身上,好歹要结果了他性命”。
  谋划害人的人离开了,被算计的林冲没多时也走入了小二的店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