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19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满腹遗憾的林冲幽怨地感叹“如此是我没福”,“肚里好生愁闷”地悻悻走了。你的功名心啊,比之宋江杨志,绝不逊色。
  行了半里多路,遇上了打猎归来的柴进人马,施耐庵给柴进狩猎的队伍来了一段赞词,最后一句竟然是“好似晋王临紫塞,浑如汉武到长杨”,柴进啊,做人得低调,看来你是真不懂。
  林冲寻思着莫非这就是柴大官人,却又不敢问,只自在肚里踌躇。
  柴进纵马而来询问带枷的是何人,林冲的反应是,慌忙躬身答道“小人是东京禁军教头,姓林,名冲,为因恶了高太尉,寻事发下开封府,问罪断遣,刺配此沧州”。
  “小人是东京禁军教头”,第一次把八十万去了,哈哈,牛逼还是只能在土鳖们面前吹,遇到真人还是低调点好。

  “为因恶了高太尉,寻事发下开封府,”因为自己得罪了高太尉,被其寻事问罪,这满满的都是为高太尉开脱的味道啊。
  没有一丝怨恨,没有一点抱怨,没有骂高球老贼,没有说被奸人构陷,设计害我,污了我清白身子。
  好吧,林冲,你对高太尉之心,就好比是刚刚被薄情男抛弃的旧爱,你仍心存幻想,仍是痴心一片,仍是爱的一厢情愿。
  6、送米送面,不是送温暖,而是送“升米恩斗米仇”
  样子活,柴进做得还是有声有色的,滚鞍下马,飞近前来,“柴进有失远迎”,就草地上便拜,林冲慌忙答礼,柴进携住林冲的手,同回庄上。
  一番叙礼,一番恭维,一番谦让,柴进让庄客上酒。
  不移时,只见数个庄客托出一盘肉,一盘饼,温一壶酒;又一个盘子,托出一斗白米,米上放着十贯钱,都一发将出来。
  一盘肉、一盘饼、一壶酒、一斗白米、十贯钱,柴进这按人头分发的普惠式福利,就好比是逢年过节,领导给贫困户挨个送去的米面油。
  因为无差别、因为不对口、因为成惯例、因为不分贤愚,被施恩者是不会心存感激的,只会心安理得地接受,麻木不仁地继续,理所当然地索要。
  稍有照顾不到,就会心生怨念,同在过柴进庄上的武松,就深有体会。
  日期:2018-09-23 12:32:39
  7、一场好戏,棒打洪教头
  柴进喝退了不知高下的村夫庄客,摆上了果盒酒,杀羊相待,酒过五七杯,吃得一道汤,庄客报道“教师来也”。一出棒打洪教头的好戏要上演了。

  第一场:入席。
  林冲起身看时,只见那个教师入来,歪戴着一顶头巾,挺着脯子,来到后堂。
  林冲寻思道“庄客称他做教师,必是大官人的师父”,急急躬身,唱喏道“林冲谨参”。
  那人全不睬着,也不还礼。林冲不敢抬头。
  柴进指着林冲对洪教头道“这位便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林冲的便是,就请相见”。
  林冲听了,看着洪教头便拜。
  那洪教头说道“休拜,起来”,却不躬身答礼
  柴进看了,心中好不快意。
  林冲拜了两拜,起身让洪教头坐。
  洪教头亦不相让,便去上首便坐。
  柴进看了,又不喜欢。

  林冲只得肩下坐了,两个公人亦各坐了。
  “起身作迎、寻思得小心伺候、急急躬身唱喏谨参、不敢抬头、看着洪教头便拜、起身让洪教头坐、只得肩下坐了”,林冲这极尽谦卑恭谨之能的算计与做作,如讨饭吃的家犬,丝毫无半点傲骨、无半分廉耻。
  虽然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如此践踏尊严,只能说林教头是一个充满了奴性的钻营虫。
  洪教头则是“歪戴头巾、挺着脯子、来到后堂、全不睬着、也不还礼、却不躬身答礼、便去上首便坐”,粗鲁蛮横、没眼色的好像没有一点脑子。
  这个乡巴佬、跑龙套、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洪教头,真的是客大欺主、傻的可怜吗?

  未必,恐怕洪教头这一出摆谱,就跟前边庄客端出的米面油慰问金一样,都是柴大官人这个爱玩仗义疏财的票友,设计好的固定套路。
  洪教头是他做好的乐此不疲的票友局里的托儿或者是试金石罢了。
  可惜,林冲的心思都被钻营的猪油给蒙了。
  日期:2018-09-23 12:46:31
  第二场:叫阵。

  坐了上席的洪教头,开口便打脸道“大官人今日何故厚礼管待配军?”
  柴进一板一眼地接话道“这位非比其他的,乃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师父如何轻慢?”
  洪教头指桑骂槐道“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上头,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道我是枪棒教师,来投庄上,诱些酒食钱米。大官人如何忒认真?”
  林冲听了,并不做声。
  柴进加把火道“凡人不可易相,休小觑他”。
  洪教头跳起身来道“我不信他,他敢和我使一棒看,我便道他是真教头”。
  柴进大笑道“也好!也好!林武师,你心下如何?”
  林冲嗫嚅道“小人却是不敢”。
  柴进与洪教头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挑衅言语,显然也是上演过了无数次的老套路。
  “何故厚礼管待配军?”“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诱些酒食钱米”,“这个不凡”“不可小觑”,明显是一唱一和地演双簧。
  一个大笑“也好!也好!林武师,你心下如何”,实在是把柴大官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思给暴露了。
  林冲的“并不做声、小人却是不敢”,只是因为他摸不清柴进的尺度,他在小心地计算着得失,不敢因为逞强因为不值钱的面子,而得罪了这沧州道上谁也开罪不起的柴大官人。
  日期:2018-09-23 13:24:57
  第三场:免责。
  又吃了五七杯酒,早月上来,照得厅堂如同白日,柴进起身道“二位教头较量一棒”。

  林冲自肚里寻思道“这洪教头必是柴大官人师父,不争我一棒打翻了他,须不好看”。
  柴进见林冲踌躇,便道“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林武师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头的本事”。
  柴进说这话,原来只怕林冲碍柴进的面皮,不肯使出本事来。
  林冲见柴进说开就里,方才放心。

  “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林冲等的就是这句话,闹了半天,你洪教头原来也跟我一样,只是个看主人脸色的家犬而不是恩重如山的师傅啊,“方才放心”,那我就要变身成“性急的人,摸不着便要杀人放火”了。
  第四场:开枷。
  只见洪教头先起身道“来,来,来!和你使一棒看”,先脱了衣裳,拽扎起裙子,掣条棒,使个旗鼓,喝道“来,来,来!”
  柴进道“林武师,请较量一棒”。林冲道“大官人,休要笑话”。就地也拿了一条棒起来道“师父请教”。
  洪教头看了,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他。林冲拿着棒,使出山东大擂,打将入来。洪教头把棒就地下鞭了一棒,来抢林冲。两个教师就明月地上交手。
  使了四五合棒,只见林冲托地跳出圈子外来,叫一声“少歇”。

  柴进道“教头如何不使本事?”
  林冲道“小人输了”。
  柴进道“未见二位较量,怎便是输了”
  林冲道“小人只多这具枷,因此,权当输了”。
  原来这喝酒聊天的大半天,林冲都是带着枷锁在进行的。好吧,大家脑补一下画面,这柴大官人可忒不厚道了,还一心要让人给他展示身手、较量手段,闹半天,林冲一直都是关在笼子里的狮子啊。
  哪来的礼贤下士,分明就是来了个大虫,给他取乐。
  林冲这个以退为进的主动认输,又显出了自己的算计,既然觉得带着枷不公平,就提前要求啊,打了几棒才提要求,这弯弯绕绕的心思啊,真是算的准、把得牢、熬得住。
  日期:2018-09-23 16:38:52
  第五场:竟食。
  开了枷,又要开打,心血来潮的柴进突然叫道“且住”,叫庄客取出一锭银来,重二十五两。

  “二位教头比试,非比其他,这锭银子权为利物。若是赢的,便将此银子去”,柴进心中只要林冲把出本事来,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