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15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9 10:03:09
  八、林冲卖友,交友慎交林教头
  1、心平气和地上路
  在生死线上徘徊了一次的林教头,明白了在被得罪不起的人惦记上时,鱼与熊掌注定是不可兼得的。
  在体面安逸的前途和美丽贤惠的妻子发生不可调和的冲突时,他果断地割舍掉了自己的爱情,一封写满告饶的休书,是他渴望与高太尉父子重归于好的投名状。
  背上包裹,带上枷锁,低下头,弯下腰,他安心地上路了。
  回望一眼从未离开过的首都,国防部(或者是京都卫戍司令部)的公务员沦为了刺字带枷的贼配军,旦夕之间三十四五年的人生都成了昨日云烟,怎能不恨?
  但恨又能如何,生活不易,功名难求,再低低头、再弯弯腰吧。毕竟,我林冲相信,忍一时总会风平浪静,退一步自能海阔天空。
  可惜,林教头不知道的是,他小心伺候、尽力讨好着的董超薛霸,已领了太尉钧旨,拿了十两金子,要在尽情折辱他一番之后,送他上路。
  日期:2018-09-19 11:24:50

  @天地穿行 2018-09-19 11:10:33
  府尹听了林冲口词,且叫与了回文,一面取刑具枷扭来上了,推入牢里监下。林冲家里自来送饭,一面使钱。
  林冲的丈人张教头亦来买上告下,使用财帛。
  正值有个当案孔目,姓孙,名定,为人最耿直,十分好看,只要周全人,因此,人都唤做唤做孙佛儿。

  楼主你好,我觉得孙佛儿可能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按文中的上下文推测,他估计也是收了钱。
  官场中人,什么钱能收,什么事敢办,什么人不能得罪,那是门儿清的。如果不是孙佛儿的骨鲠、铁胆、仁义,他是不会为了钱去开罪高太尉,不会为了钱说出“这南衙开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谁不知高太尉当权,倚势豪强,更兼他府里无般不做。但有人小小触犯,便发来开封府,要杀便剐,却不是他家官府”这般铮铮铁骨的言语的。
  如果是钱的原因,高太尉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敲打孙定,而不是无可奈何地选择野猪林杀人了。
  日期:2018-09-19 11:42:05
  2、害人的手段
  自认为已经与太尉府化干戈为玉帛的林冲,当下的盘算是,低眉顺目地装孙子,安安心心地服刑,坐等天下大赦,或许他还能有机会和日后回东京跑官的杨志一样,跑跑门路、上下打点,官复原职。
  一口一个小人的林冲,眼头是很亮的,他“不等公人开口,去包裹取些碎银两,央店小二买些好酒好肉”,这种用钱开路、打点小鬼的衙门套路,林教头是轻车熟路、炉火纯青的。
  可惜,前来索命的牛头马面,岂能是几个小钱儿就能打发好的?
  一锅百沸滚汤、一双新草鞋,只把一头虎狼般的汉子变成没脚的羔羊。
  忍字当头的林教头,面对这等折辱,只有“使不得”“不消生受”“哪里敢回话”“没奈何”“小人岂敢怠慢”的继续忍气吞声。他以为,狗一样的摇尾乞怜,就能换来活着的机会。
  3、杀人的作坊
  野猪林,是东京去沧州路上第一个险峻去处。
  施耐庵说,“宋时这座林子内,但有些冤仇的,使用些钱与公人,带到这里,不知结果了多少好汉在此处”“直饶胆硬心刚汉,也作魂飞魄散人”。
  在这昏暗暗的世道里,野猪林早已成为了官员们、权贵们草菅人命的屠宰作坊。
  白虎堂、野猪林,有权有势的是嗷嗷食人的猛虎,唯唯诺诺的是坐等被宰的野猪。
  日期:2018-09-19 12:11:18
  @天地穿行 2018-09-19 12:04:02

  我在看上面这段话,曾有点疑问。为了林冲的官司进行贿赂,为什么林冲家里和张教头要分开进行。林冲家里除了林娘子和锦儿好像也没别的亲人,发生这样的大事不是家里人先商讨好然后统一行动吗?后来我想了一下,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林冲家里(林娘子和锦儿)使钱,只是在探监的过程中送给狱卒的一些小钱,估计是几吊铜钱,所以说"使钱"。官司那里使钱,只能是张教头出马,这里要花大价钱了,所以说“使用财帛”。

  点赞。这点您看得非常仔细,但这还是不能说明孙定的所作所为是为了钱,兄台往下文看,开封府尹的态度,是明显不愿意开罪高太尉的。您是张教头的话,重点打点的对象一定也会是开封府尹吧,孙孔目巧妙地把故入节堂改成误入节堂才是开封府尹松口的关键。结合上边我回复您的对孙孔目不可能是为了财帛的原因分析,所以,桃花还是愿意相信,开封府确实有这么一位真佛儿吧。
  日期:2018-09-19 14:12:12
  4、杀人的手段
  杀猪得绑着杀,因为即便是猪,死到临头也会做困兽犹斗。
  只知忍让却不知戒备的林冲,心头是“官司既已吃了,一世也不走”,口里是“上下要缚便缚,小人敢道怎地”。
  死到临头,我们的英雄是泪如雨下,高呼的不是“想我林冲,一世英雄,不曾想竟落到了你等猪狗一般的人手里,给我个痛快,二十年后,洒家定执刀带枪,杀入白虎堂,为我这一身本事、一世冤屈,讨个说法”,而是“上下!我与你二位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二位如何救得小人,生死不忘”。

  尽是一身奴气,断无半根傲骨。
  可怜幻想成空,等闲来赴鬼门关;惜哉一梦黄粱,到此翻做无名鬼。万里黄泉无旅店,三魂今夜落谁家。
  5、谁才是救命稻草
  索命的水火棍当头劈来,含泪的好汉闭目待死,认命的英雄啊,你可曾不齿于你的懦弱,你可曾愤怒过你的不争。
  跪下你高贵的膝盖,落下你求饶的泪水,露出你谄媚的笑容,你以为这样就能和明火执仗的黑恶达成和解吗?
  不能。
  救你的不可能是“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的鬼差无常,只能是你从未在意过的,那个看菜园的下等和尚。

  只见松树背后雷鸣也似一声,那条铁禅杖飞将来,把这水火棍一隔丢去九霄云外。
  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喝道“洒家在林子里听你多时!”
  痛快,真是痛快。
  什么是英雄气?这雷鸣似的一声怒吼就是。
  什么是英雄?这飞来的铁禅杖、跳出的胖大和尚就是。
  这酣畅淋漓的英雄豪气,足以照亮这暗无天日、密不透风的人间修罗场野猪林。
  日期:2018-09-19 17:59:43
  6、此处可看哭六百多年来的每一个水浒读者
  如天神临世的鲁智深,从野猪林黑暗的天空中一跃而下,一禅杖,把逼得我们喘不过气来的邪恶,给劈了个烟消云散。
  当我们抱紧小拳拳、按住小心脏,向这位伟岸大佛投来崇拜的眼神时,鲁智深却变成了哭哭啼啼的老妈妈。
  “兄弟,俺自从和你买刀那日相别之后,洒家忧得你苦”。
  “自从你受官司,俺又无处去救你”。
  “打听的你断配沧州,洒家在开封府前又寻不见”。
  “却听得人说,监在使臣房内,又见酒保来请两个公人说道‘店里一位官人寻说话’,以此洒家疑心,放你不下,恐这厮们路上害你,俺特地跟将来”。
  “见这两个撮鸟带你入店里去,洒家也在那店里歇”。
  “夜间听得那厮两个做神做鬼,把滚汤赚了你脚,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撮鸟,却被客店里人多,恐妨救了”。

  “洒家见这厮们不怀好心,越放你不下”。
  “你五更里出门时,洒家先投奔这林子里来,等杀这厮两个撮鸟,他到来这里害你,正好杀这厮两个”。
  一句“兄弟”,谁的泪在飞?鲁达的,还有这六百年来的每一个水浒的读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