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3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啊,赵秘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聂万龙放下电话,心中愠怒不已,高尔夫中心建成都有一段时间了,这帮刁民怎么还紧抓着不放,幸亏张大虎失踪了,这案子死无对证,不过这家伙毕竟只是躲起来了,万一哪天耐不住性子跳出来被丨警丨察抓住,自己可就被动了。
  按下桌上的通讯器,聂万龙对外面的秘书说:“让郝天进来。”
  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女助理婀娜的身子先闪进来,甜甜的说:“郝组长请进。”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走进办公室,往门边一站,腰杆挺得笔直,两脚叉开与肩同宽,双手放在后背,刀砍斧削一般线条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是大开发保安部的领班郝天,曾有过部队服役的记录,但是因为打伤战友而被开除军籍,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出色的军人,聂万龙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聘用了他。
  “小郝,你坐,小李倒杯茶来。”聂万龙从大班台后面转出来,热情的让郝天坐在沙发上,自己坐在他对面,两人促膝交谈,用不了几分钟,郝天拘谨的表情就放松下来了。

  聂万龙身上有一种让人放松的亲和力,尤其在和下属谈心的时候,这种亲和力简直变成了魔力,正是如此,大开发的众多员工才将聂总视作心中偶像,郝天是保安部的员工,经常担任聂总的随卫,但是也没有这种和聂总单独相处的机会,十分钟后,他就激动的鼻尖上渗出细细的汗珠了。
  “现在房价这么高,年轻人买房难啊,作为有责任有良心的开发商,我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所以公司决定上一个经济适用房项目,到时候大家就都能买起房子了,到时候我会让综合部给你留一套的。”
  “谢谢聂总。”郝天咕哝道,他是个木讷的人,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
  “不过这个经济适用房,怕是还要等两年,听说你还没结婚,不如这样,我这里正好有一套多瑙河风情园的房子,不是很大,两居室八十五平方的,你先拿去结婚用吧。”聂总说着,返身回到大班台后,拿出一枚钥匙递过来。
  亮闪闪的钥匙,后面还拴着有机玻璃的门牌号码,这可是多瑙河风情园的豪宅啊,市价已经涨到六千一平米了,虽然大开发保安部的工资不低,但是郝天家里的负担也大,想攒够首付也是一件难事,现在聂总直接就赏了一套房子给自己,这让不擅长表达的郝天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才涨红着脸说:“聂总,有什么吩咐你说吧,上刀山下火海,全凭一句话!”
  聂万龙抬起二郎腿,叼起雪茄烟,不慌不忙的说:“张大虎你还记得吧……”
  自从聂文夫暴死后,张大虎就不知所踪,连卡宴车都丢下不要了,这些年来他跟着大开发干了许多丧良心的事情,钱赚了不少,但是花的也快,除了一套房子一辆车之外,就剩下些金表翡翠之类的浮财了。
  虎爷很有江湖经验,事发后立刻卷了家里的细软带着梅姐化装潜逃了,他不走铁路也不坐飞机,而是选择了从小百货批发市场发车的郊县私人长途客车,一路来到南泰县,然后再转车前往省城藏身。

  这一跑就是三个月,期间连个电话都没敢往家里打,虎爷是三进宫的老资格,知道公丨安丨现在都用高科技逮人,以前的手机绝对不能再用,银行卡也不能用,所以一直以来是靠变卖身上的金器玉器为生,起初的时候手头还算宽裕,金链子金戒指金手表兑了不少几十万块钱,办了一张假身份证,买了辆气派的二手老别克,住宿都在四星级酒店,虎爷深知,越是高档的酒店公丨安丨越不会来查,反而是那些不入流的小旅社,网吧才是公丨安丨们最关注的地方。

  就这样隐姓埋名过了一段时间,本来凭这些钱起码能撑个三五年的,但是虎爷大手大脚惯了,又喜欢赌两把,一来二去手上这点钱就都流水一般出去了,手上没钱,心里就慌,外面不比家里,人生地不熟想弄点名堂都难,好在虎爷未雨绸缪,身边还带着个流动金库。
  流动金库指的是梅姐,这位三十来岁的半老徐娘风韵犹存,开起无本买卖来,虽然发不了大财,但是每月闹大几千收入还是不成问题的。
  虎爷吓唬梅姐,说她是同案犯,如果现在回去就是一个死,公丨安丨在抓,黑道也在找,现在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了,梅姐没办法,只好和虎爷混在一起,靠当楼凤来养活两人,虎爷每天开着老别克去网吧上qq联系嫖客,梅姐负责接客,碰到合适的机会就搞个仙人跳啥的,凭虎爷一副凶恶的相貌,倒也屡试不爽。
  成也梅姐,败也梅姐,谁让她还有个上学的女儿在江北市呢,当时走的太急,甚至来不及去学校看一眼女儿,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女儿到底怎么样了,为此梅姐多次提出要偷偷回江北市一趟,探探风声,看看女儿。
  一提这个事儿虎爷就暴怒,劈头盖脸的暴打梅姐一顿,打得她再也不敢提,但是母亲思念孩子的心却是殴打阻隔不住的,这天傍晚,虎爷在外面赌输了钱,又喝多了啤酒,回到出租屋又将梅姐一顿暴打,用皮带抽打梅姐的时候,钢制的皮带头划伤了她的脸,梅姐披头散发蹲在角落里哭泣。
  虎爷咕哝一声:“靠,见血了。”便丢了皮带,上床挺尸去了,梅姐走到厕所洗脸,发现自己脸上好大一个豁口,破了相就没法接客了,不接客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要被虎爷暴打,她越想越害怕,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又冒了出来,于是她做出一个决定,跑!
  胡乱找了个创可贴把伤口处理一下,然后连衣服都没拿,提着手包就出门了,临出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虎爷正挺着油光光的大肚皮在床上打呼噜,梅姐暗暗骂了一声,走了。

  出门打的直奔长途汽车站,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最后一班开往江北市的长途汽车,经过四个半小时的跋涉终于到站,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钟,梅姐打了辆出租车往自家按摩房方向去,到了半路才猛然醒悟,按摩房的房租早就到期了,女儿哪有钱继续付费,肯定被房东赶出去了,果不其然,出租车经过按摩房的门口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门上挂着大锁,还有一张“此房出租”的广告贴在门上。

  梅姐心里一紧,女儿哪里去了,小丫才十三岁啊,还是个孩子,跟着自己耳濡目染学了不少坏东西,万一没有家长在身边管着,很有可能被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带坏,如果再落到像张大虎、聂文夫这样的人形畜牲手里,女儿就完了。
  想到这里,梅姐的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出租车司机瞧了瞧后视镜里的她,问道:“大姐,地方到了,你怎么还不下车?”
  梅姐擦擦眼泪说:“继续开,让你停再停。”
  梅姐也是**湖了,找了个安全的旅馆住了下来,她躺在床上两眼瞪着天花板,彻夜难眠,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自己原本也是个乖乖女,学习上进,思想单纯,都是因为穷,所以才走上风尘路,自己这辈子就算交代了,但女儿不能受二茬罪啊,想着想着,疲惫不堪的梅姐终于沉沉睡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