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2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可以……摘下你的眼罩吗?”杭安之双眼中眸光加深,他的手覆上她的眼罩,他好想看一看,他喜欢的女孩子究竟长成什么样。对于此刻的他们来说,相貌或许并不重要,但他还是想要知道。

  蓦地,阮丹宁浑身一震,伸手摁住了杭安之的手,热度迅速退下去,她紧张的摇了摇头,“不、不要!”
  “为什么?”杭安之不解,“……不管你的眼睛是什么样,我都不会在意的,我喜欢你,从遇见你的那个晚上开始,我就喜欢你。”
  “我……”面对这样的告白,阮丹宁怎么承受的住,她心慌意乱的低下头,“我……我也喜欢你。”
  杭安之面上难掩喜色,得意的一勾唇,“我知道,我这么喜欢你,你敢不喜欢我?不过,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让我看啊?你让我看一看,我总不能连恋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吧?”
  “……”
  阮丹宁紧紧揪住他的胳膊,沉默片刻,还是摇了摇头,“现在不行,你再等一等,我会让你看的。”
  她马上就要手术了,医生说过,手术之后摘了脑部的肿瘤,受压迫的视神经得到解放,她就能看的见了。到时候,她就能看到他了。命运突然一下子厚待起她来,把光明和恋人一起送到她手上。
  “……”杭安之不明所以,可是,他不想强迫她,只好答应道,“那,好吧!你想给我看的时候,我再看。”
  “嗯。”阮丹宁拉着他的手,从床单下走出来。
  空旷的草地上,阮丹宁迎风张开双臂,微风扬起她的长发,她扬起脸来,唇边净是笑意。杭安之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眸光里带着安逸和宠溺。
  倏尔,阮丹宁在草地上坐下了,拍拍身边的位置,“你也过来坐,不要总是看着我。”
  杭安之一怔,轻笑着在她身边坐下。
  “啊……”阮丹宁随即往草地上一躺,惬意的长叹,“好舒服……”
  杭安之学着她,跟她并排躺在一起,不需要多说,两只手轻轻的握在一起,两个人都笑了。
  “你下个礼拜还会来这里吗?”杭安之问。
  阮丹宁默了默,摇摇头,“我大概要一段时间不能来了……”
  “为什么?”杭安之一惊,支起身子看着她。“是不想看见我吗?可是你刚才明明说,你也喜欢我!”
  “哎呀,你别这么激动。”阮丹宁赶紧安抚他,“我有点事情,要跟父母外出一趟,大概要一两个月的时间,你,愿意等我吗?等我回来,你还会在这里吗?”
  杭安之蹙眉,“去什么地方要这么长时间?”
  阮丹宁不答反问,“那你说,你是等还是不等?”
  “等!”杭安之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只要你还回来,我一定等,我每个礼拜都来,一直等到你回来!”
  “嘻嘻……”阮丹宁满意的笑了,握住他的手紧了紧。杭安之松了口气,重新躺在她身侧。
  照旧,又是夕阳西下,他们才分开。阮丹宁要回去找母亲,杭安之看着她走开,有个中年模样的夫人在不远处等着她,想必就是她的母亲了。

  杭安之怕被她母亲发现,快速闪身跑远了,一路出了福利院,他才想起来一个问题,他又忘了问她叫什么名字!靠之,杭安之,你是一见到喜欢的人就智商不足啊?
  呆在一起整整一天,居然没有问她叫什么名字!现在要回去问也不可能了,那只能等到下一次了。可是,下一次,要一两月之后了,她没有说具体时间,没关系,他相信,她不会失约的……
  周一,阮丹宁在父母的陪同下,办理了住院手续。
  威森博士从A国赶过来,及时给她排了手术日期,阮丹宁在两天后就上了手术台。
  手术室外,阮丹宁的父母守着寸步不离。手术足足进行了十几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推开,威森博士摘下口罩,一脸的凝重。
  “威森博士,我的女儿,她怎么样了?”阮妈妈急切的问着,看着威森博士的表情,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
  “……非常抱歉。”威森博士垂下眼,语含歉意,“患者脑子里的肿瘤,神经密布,手术过程中出了点意外……肿瘤虽然摘除了,但是,失血过多、神经受损,虽然我们已经及时修补了,但是……”

  “啊……”
  阮妈妈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在地,“威森博士,你不要说得这么复杂,你只要告诉我们,我的女儿会怎么样?”
  “她……也许会醒来,也许再也醒不过来。”
  “不!”
  阮妈妈的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当即昏死过去,阮父同样是经不住这样巨大的打击。他的女儿,最最坚强,在他们面前从来不掉一滴眼泪,一直热烈的活着的女儿,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的苦难?
  阮丹宁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就被送往了重症监护室,她不但什么时候醒过来是个未知数,就连生命能不能够维持,也都很难说。医院已经对她下了‘病危通知’。

  “囡囡。”
  阮妈妈每天下午,都进来监护室探望女儿。
  “你要醒过来啊!十几年你都等了,不能就在这个时候放弃啊!答应妈妈,你一直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不要在这个时候放弃,囡囡……”
  那一段时间,阮妈妈的眼泪不知道流掉了多少。
  然而,这一切,杭安之却是好不知情的。按照和阮丹宁的约定,他每个礼拜都会去到福利院。虽然很清楚她不会那么快回来,可是,他还是风雨无阻的赶去。

  每去一次,他就在福利院的墙根下面用军刀刻上一道。一道是七天,他想不用等到把这墙根画满她才会回来吧?
  “嘁!杭安之,你太夸张了!她只不过是随着父母外出,别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杭安之无奈的抓抓头发,感觉自己真是太没出息了。
  等待的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
  一开始,杭安之还不会焦躁,可是一个月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回来。杭安之安慰自己,她说的是一两个月,这才一个月,不着急,她会回来的。
  然而,第二个月也过去的时候,杭安之真正焦躁起来。已经这么久了,她怎么还不回来?他一不知道她的名字,二不知道她住在哪里,这该怎么办?
  “喂,杭安之,出去玩儿吗?”
  宿舍里,同伴们再次招呼他出去找乐子,自从上次没有被发现之后,他们就经常出去。可是,杭安之不感兴趣,他以前就拒绝那种事,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有了她?
  “不去!别烦我!”
  杭安之烦躁的往床上一趟,闭上眼都是阮丹宁的样子。

  “嘿!安少爷,你这是……怎么看着就像得了相思病?”
  “去!”
  杭安之拿起一个枕头狠狠砸向同伴。“滚蛋!”
  “我去!安少发火了,我们快走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杭安之越来越焦躁。他不只是周末才去福利院,平时一有时间也会去。他在想着,也许她是记错了日子,把正常的日子记成了周末?
  要是这样的话,她去了岂不是看不到他?

  即使如此,他还是没能等到她。
  第三个月过去了,杭安之等的都要绝望了。忍不住胡思乱想,她不会出什么事吧?她说跟父母外出,坐汽车、火车还是飞机、轮船?
  就在杭安之日渐焦躁的不安中,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阮丹宁缓缓睁开了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