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27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杭安之轻笑,“你看你,对我还这种态度?防着我?我要是想把你怎么样,那天晚上还会放你走吗?你别紧张,我只是想让你摸一摸琴键。”

  “……”阮丹宁默了默,想起初遇的那个晚上。的确,这个人并不像是个坏人。于是放松了戒备,任由他握住她的手。
  杭安之轻握住她纤细的手指,放在琴键上,靠在她耳边,声音低低的,“那,你现在摸的这个,长长的、比较宽的,是白色琴键……过来一点,短一点、窄一点的,是黑色琴键。它们是交错的……”
  他一边说,一边捏住她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击了两下。声音清脆悦耳,犹如空谷灵音。
  “哈哈……真好听。”阮丹宁轻笑着,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来,杭安之低头看着她,只觉得她天真可爱,单纯的让人动容,如果可以看一看她的眼睛,那会是怎样的惊艳?
  听着杭安之没了动静,阮丹宁疑惑的侧过脑袋,“嗯,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她不知道,她这一转头,和杭安之几乎是脸贴着脸。她的嘴唇距离杭安之的,只一公分不到的距离。杭安之睫毛轻颤,一阵慌乱,“没、没什么。”
  “那你握着我的手,弹一曲,行吗?是不是有点为难?”阮丹宁丝毫不曾察觉,微笑着央求杭安之。
  杭安之心一寸寸醉了,点头答应,“好。”
  他们十指相扣,太复杂的曲子丨弹丨不出来,只能捡最简单的弹,一个一个琴键的敲、一个一个音符流淌出来,杭安之问她,“听出来什么曲子了吗?”
  “哈哈……”阮丹宁大笑着点头,跟着琴声唱到,“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哈哈……”杭安之也跟着笑了,不是被这歌声逗笑的,而是因为阮丹宁天真单纯的样子。
  倏尔,阮丹宁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她疑惑的一抬头,问道,“这是什么啊?”

  杭安之低头看了看,“噢,是脚踏,立式钢琴下面会有三个脚踏板,一般不用……不过有了这个,音效会更好,可以弹出一支乐队的感觉来。”
  “噢……”阮丹宁神往的点点头,悄悄把自己的脚踩了上去。
  “干什么?”杭安之轻喝一声,“你的鞋子,小心把脚踏踩脏了……”
  他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鞋,光脚踩了上去,沉声‘责备’着她,“你啊!一点也不知道爱惜钢琴……我看你的鞋子上还沾着泥土,就这么踩上去吗?”
  “对不起啊!”阮丹宁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也把鞋子给脱了。她穿的是平底凉鞋,脚上并没有穿袜子,微微笑着往脚踏上踩去。踩上去的瞬间,很是兴奋。
  “你再谈一曲吧?”阮丹宁玩够了,侧头对着杭安之。
  “好,你好好听着啊!”杭安之抬起十指,流畅的音符流淌而出。

  礼堂里光线慢慢暗了下来,突然,有人走了进来,大声吼着,“谁?谁在钢琴后面?谁允许你随意动钢琴了?”
  “……”
  杭安之和阮丹宁蓦地的互相握住手,杭安之低声说到,“不好,快走!”
  阮丹宁被他拉住手,点点头。杭安之弯下腰,把两个人的鞋子拿在手上,拉着阮丹宁猫着腰往后面帘子里躲,因为空间太过狭窄,他们不得不紧紧靠在一起。
  杭安之温热的气息喷在阮丹宁额上,忽冷忽热,是种陌生而其妙的感受。
  外面脚步声近了,“奇怪,跑这么快?一溜烟的工夫就不见了!”
  杭安之紧抱住阮丹宁,两人脸上都是拼命忍住的笑意。只听脚步声走的远了,他们才慢慢放松下来。
  刚才没注意,这么一松开,杭安之才发现,阮丹宁的脚踩在他的脚上,两个人都没有穿鞋。杭安之一怔,低头看着阮丹宁的脚,女孩子的脚白皙小巧,和他的怎么能一样?
  他吞了吞口水,再抬眼看看阮丹宁轻轻蠕动的唇瓣,心里的骚动感更加强烈了。这种气氛下,他要是做点什么要不要紧呢?

  阮丹宁还奇怪的很,脚下面软乎乎的,是什么呀?她抿着嘴,抬脚踩了踩。
  “嘁……”杭安之忍不住嗤笑,“硌脚吗?”
  “嗯?”阮丹宁浑然不解。“这是什么?”
  杭安之吞了吞口水,终于忍不住低下头靠近阮丹宁,极缓的、极轻的,落在她唇上。
  “……”阮丹宁一怔,脊背一挺僵住了,要不是有杭安之及时托住她的后背,她只怕就要往地上瘫倒了。照理说,这个时候,她应该推开杭安之,然后狠狠的给他一耳光。
  可是,真实的感觉是很微妙。
  她并不觉得他讨厌,也不觉得他是在耍流氓,心底甚至有着一丝欢喜。双手不由自主的揪住杭安之的胳膊,生怕会掉了下去。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谁都没有更多的经验。但只是这样简单的四唇相触,已经让他们足够心跳慌乱、失了节奏。
  杭安之毕竟是男人,有着男人掠夺的本质。他的唇瓣舍不得离开,嘴上却还征求着阮丹宁的意见,“那个……我觉得,好像不是这样,你能把嘴……张开吗?”

  “……”
  阮丹宁羞臊的不行,该怎么做?答应吗?
  等不到她的回答,杭安之直接用行动,舌尖轻轻一挑,便撬开了她的牙关。顿时,一股奇异的快感席卷了他周身,这才叫做接吻吧?这感觉,美好的难以置信!
  胳膊一收,他将她紧紧贴向自己,两个年轻的人、两具年轻的身体,虽然只是第三次见面,却好像已经彼此熟识,谁也没有觉得突兀或是不合适。
  ‘滴滴滴’,一阵响动从杭安之腰间传来,打断了这旖旎的氛围。

  杭安之一低头,掏出配用手机。“我接个电话……”
  说着,转过身去接电话。电话是学校打来的,催他回去。杭安之抬起腕表看了看,的确是该回去了。“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阮丹宁听着他说话,嘴角不经意的耷拉下来,他要走了。
  “嗯……我,要回去了。”
  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彼此都有些尴尬。
  “嗯。”阮丹宁轻声应了,点点头。
  杭安之心中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往礼堂外面走。这是什么样奇怪的感受?他刚才吻了一个女孩,而且还是情不自禁的,听起来挺禽兽,可是,这应该就是喜欢吧!
  得到这一认知,杭安之一把扯下肩章上的帽子,大笑着往前一阵狂奔。
  可是,跑出去好远,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光顾着害臊和高兴了,都没有问问她,他们下次在哪儿见面啊?还有,她叫什么名字啊?杭安之,你智商余额不足啊!
  一个人站在礼堂的阮丹宁,伸手抚摸着唇瓣,脸上的燥热温度迟迟退不下去。
  “囡囡、囡囡……”

  阮妈妈发完了点心,四处找不到女儿,一路找到了礼堂这里。
  “哎……妈妈,我在这里。”阮丹宁赶紧从帘子里出来,朝着妈妈走过去。
  “你这孩子,怎么不帮着发点心,四处乱走动?”阮妈妈嗔怪着女儿,却是爱怜的抚摸着女儿的脸颊。
  阮丹宁羞赧的低下头,低低的回答,“对不起,妈妈,你辛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