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25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晚,他们一个睡在床上,一个靠在沙发上,本想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度过一个晚上。

  可是,杭安之躺下没多久,体内升起一股燥热感来。他觉得浑身都是热的,像被放在火上烤一样。杭安之倏地坐起来,撕扯着衬衣领口,脖颈上已经覆了一层细汗。
  “怎么这么热?”
  杭安之不自觉的滚动喉结,视线瞟向了当中那张大床。
  大床上,阮丹宁穿着衣服躺着,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因为不安,不时来回翻滚。
  杭安之觉得身上越来越热,这房间里分明开着冷气,怎么他会这么热?
  他并不知道,是他刚才抽的烟里有问题……同伴给他的那盒烟,里面含有催情剂的成分。杭安之从未做过这种事,自然并不清楚,世上还有这种东西。
  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奇怪,杭安之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向着床上的阮丹宁走了过去。
  阮丹宁本来睡得就不安稳,突然感觉到身上有一股大力压下来,蓦地一惊,随即大叫,“啊……你干什么?流氓!你明明说了不碰我的!臭流氓!”
  “别动,我好热!”

  杭安之的理智渐渐迷失,抱住阮丹宁的动作越来越紧,“……怎么回事?你越动,我越热?好热,热死了……”顿了顿,低头看着阮丹宁。
  她的眼睛带着眼罩,看不见。他的视线里,只有她粉嫩的红唇,越看越是让他无法控制。
  杭安之吞了吞口水,说了句蠢话,“那个,我想亲你!怎么办?我还想……要更多!”
  “……”阮丹宁怔住,反应过来之后,扬手便给了他一巴掌,“滚开!臭流氓!”
  杭安之被打了一巴掌,意识短暂的清醒了。他在干什么?竟然把个女孩子压在身下,看着她哭的满脸泪痕,杭安之懊悔不已。他手忙脚乱的帮阮丹宁擦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种解释,对于阮丹宁来说,听着多苍白无力,又是多可笑?

  “滚开啊!别碰我!”
  说着,抬起腿踢向杭安之。
  “啊!”
  踢的不是位置,杭安之惊呼着跌落在地上,这下子是彻底清醒了。
  “……”阮丹宁蓦地顿住,听他叫的凄惨,难道她踢的很严重吗?心里有些胆怯,犹豫着问道,“你……你没事吧?”

  杭安之惨白着脸,无力的摇摇头,“没事……啊……”
  阮丹宁听着他惨叫,可不像没事,心里也有点后悔。
  杭安之坐在地上,想着一定要出去,不然一会儿他又做出点什么事来,再被这丫头踢一脚,那他可不就废了?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出去呢?
  听他没了动静,阮丹宁又开始担心了,“喂!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很疼吗?”

  杭安之微怔,看向阮丹宁。心想,这丫头还真是善良。明明刚才他差点就对她做出不该做的事……她现在却还担心起自己来了。小丫头,别说,挺招人喜欢的。
  “喂!你怎么了?”
  阮丹宁越发焦急了。
  “呵呵。”杭安之轻笑出声,“你别怕,我没事……只是在想,要怎么样才能带你出去。我要是继续和你关在一起,我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你怎么样!”
  阮丹宁默然低下头,不再说话。
  “咦,有了。”
  杭安之一拍脑袋,有了主意。
  “你等着,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
  杭安之站起来,走到床头柜旁,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点上,然后站在消防喷头下让烟雾对着上面升腾。果然,不过片刻,消防警报就拉响了,喷头里哗啦啦的落下水来。
  “小心!你也躲着点!”
  杭安之看水都落在了阮丹宁身上,她却不知道动,还傻站着,急的上前将她一把抱住闪到一旁。
  阮丹宁看不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疑惑的靠在他怀里,问道,“怎么了?怎么这么多水?消防警报怎么响了?”

  “呵呵,不这样,我们怎么出去?”杭安之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只能看见一半脸,不知道这丫头究竟长什么样?不过看着年纪很小啊?成年了没有?
  在等人冲进来的时间里,杭安之好奇的问阮丹宁,“你叫什么名字啊?”
  “……”阮丹宁脸上一红,对他还是充满戒备的,“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杭安之瘪瘪嘴,“不说算了,以后也未必会见面了……”

  话音刚落,房门被撞开了,一大批人冲了进来。
  “是这里!就是这里!”
  “行了,我们得救了!”
  杭安之松开阮丹宁,趁着哄乱往外冲了出去,他可不能被人发现他在这里!要是被记者拍到上了报纸,回头再被义父看见了,他还要不要安静的过日子了?
  冲到门口,他又回头看了一眼。

  阮丹宁被人用毛毯裹住了潮湿的身子,正簇拥着被带出来。光线亮了点,杭安之记住了她的样子……皮肤很白,下颌很尖,嘴巴有点厚,嘟嘟的翘起来一点,鼻梁不是很高,只可惜眼睛看不见。
  晃了晃脑袋,杭安之冲出了酒吧,心想着,以后和这丫头不会再见面了吧?
  那天的晚上,对于阮丹宁而言,成了一段人生的开启,只是她当时并不知道……
  医院里,阮丹宁坐在诊室里,父母陪在她身边,一家人都有些紧张。
  “恭喜你们。”医生合上病例,对着一家三口露出了笑脸,“丹丹的病历,威森博士已经看过了,他已经同意给丹丹做这一次手术,威森博士是这一方面的专家,你们放心。”
  “真的?谢谢你,医生!”
  阮丹宁的父母欣喜不已,阮丹宁也露出了笑脸。
  “丹丹,你很坚强,做的很好。”医生夸奖着阮丹宁。
  “谢谢医生。”阮丹宁感慨万千,眼眶已经湿了。
  “哎……”医生负责这例病例十几年,也同样是替阮丹宁高兴,“我们漂亮的丹丹,终于要康复了,到时候,你就能看见了……以后啊,这副眼罩就用不着了。”
  “是……”
  “囡囡,好孩子!”

  手术正在准备,阮丹宁感恩上苍,终于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希望,母亲也一样。这么多年来,为了祈祷给丹丹带来好运,阮家人一直都坚持在福利院做义工。
  小的时候,丹丹是陪着父母一起去,长大了,去的时候,也帮着父母一起做事了。
  这一天,也一样。
  父亲帮着福利院修破损的桌椅等,母亲帮着做些洗刷的工作。阮妈妈拎着洗好的被单出来,阮丹宁站在门口接着,“妈妈,给我吧!我能晾。”
  阮妈妈笑道,“今天我来吧?听说今天前面有义演,你不去看看吗?很热闹的样子。”

  阮丹宁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现在又看不见,在这里能听见,听听也是一样的。”
  “那好吧……我们囡囡啊,过不了多久,就能看见了。”
  阮妈妈摸摸女儿的脑袋,拍拍她的肩膀,“去吧,小心点。”
  “嗯。”
  阮丹宁答应着,拎着篮子去院子里晒。

  她摸索着晒着被单,歪着脑袋听着从礼堂里传出来的声音。这会儿是个钢琴独奏,阮丹宁记得这首曲子,叫做《爱情故事》。弹琴的人不知道是男是女,弹的真好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