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23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知道了!”
  乐雪薇拉着阮丹宁直奔杭安之的院落,他虽然走了,但他的院子还是每天有人打扫,和他在的时候一样。
  “大小姐、阮小姐……”
  一路有下人行礼,乐雪薇也全然不理会,只急着拉着阮丹宁往里冲。看的阮丹宁都觉得好笑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啊?要生了啊?是不太早了点?”
  乐雪薇没有心情跟她玩笑,进了主楼直奔杭安之的卧室,冲进了衣帽间。
  阮丹宁讶异不已,“来这干嘛啊?要给你哥收拾衣服?不需要吧,他在部队上,一个少将也只能穿制服,这些他都用不着。”

  “哎呀!”乐雪薇急的直跺脚,秀眉紧蹙,轻声骂道,“你啊!蠢死你得了!你这么迟钝,难怪你会等了一个人八年!要不是我,你再等八年,只怕也等不到!”
  “……”阮丹宁一脸的懵懂,雪薇怎么骂人啊?
  乐雪薇不再理会她,伸手扯过杭安之的衣服,把脸埋了进去,深吸一口气。
  “哈哈……”抬起手时,乐雪薇禁不住大笑,看着阮丹宁,“丹丹,是这个味道!我记起来了,就是这个味道!我第一次在我哥身上闻到的那个味道!当时我还怀着早早!只觉得熟悉,想不起来在哪里闻过,现在我想起来了!”
  “……”
  阮丹宁照旧还是一脸的懵懂,乐雪薇说的每个字她都听得懂,可是全部连在一起,她就不明白了,什么意思啊?
  “哎!真是个笨丫头!”
  乐雪薇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阮丹宁,着急忙慌的扯下一件杭安之外套,拿在手上拉着阮丹宁又往外冲。“快走,我们马上回长夏!”
  “啊?”阮丹宁惊讶,“这就走啊?不是刚来吗?你不陪你妈吗?”
  “以后再来,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啊?要不,先去打个招呼啊!”
  “你怎么这么墨迹?让你跟我回去,就回去!”

  乐雪薇很是兴奋,将阮丹宁塞进了车里,没有和母亲说一声,就匆匆回了长夏。她的这种状态,一直到了长夏也没能停止。一下车,就拉着阮丹宁往主楼楼上冲。
  阮丹宁快要被好奇心折磨死了,哼哼唧唧的问着,“雪薇,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这到底是干什么啊?发生了什么事?”
  “我跟你说不清楚,马上你就会知道了!”
  乐雪薇眼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芒,她暗自叹息,丹丹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了!
  上了二楼,推开阮丹宁的房间,直冲衣帽间。乐雪薇在里面好一通翻找,嘴里嘀咕着,“那件衣服呢?”

  “哪件衣服啊?”阮丹宁茫然。
  “还有哪件?被你收了八年的那件!”
  阮丹宁一怔,呆住了……乐雪薇拿了杭安之的衣服过来,现在又找她要那件她收了八年的衣服?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会吧?她从来也没有往那个方面想过。
  “丹丹,快啊!”乐雪薇皱眉催促道。
  “噢。”
  阮丹宁浑身瞬时轻颤起来,她哆哆嗦嗦的打开柜子,在最下面一格翻出了那件衣服。原本上一次,她就准备扔了,可是,想了想还是舍不得,最终把它收在了柜子底下。
  “在这里。”阮丹宁翻出来,奋力抖开,朝着乐雪薇点了点头。
  “嗯!”
  乐雪薇会意,两个人把两件衣服同时撑开,贴在了一起……完全的贴合,连细枝末节、针脚都是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件衣服,同是出自总统府!他们的主人,都是杭安之!
  “……”
  好似一股热血,涌上阮丹宁心头,却又好似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她如同置身于冰火两重天,心虚复杂、震惊的无以复加!眼泪迅速从眼底慢慢蔓延上来!
  乐雪薇看着她,同样是忍不住湿了眼眶。
  “看到了吗?一模一样!你闻一闻,就是这个味道……我哥说过,他胃不好,他常吃一种药,药里面,有木香……这个香味,就是木香!”
  “……”
  阮丹宁一闭眼,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她抱着两件完全吻合的外套,脸颊深深埋了进去。是、是、是!一样的味道,是安之的味道!她怎么到现在才发现?
  “丹丹,我哥,是在部队长大的,十几岁就去国际军校进修学习了。他的手臂上应该也有……”
  “嗯!”阮丹宁直点头,她想起来那一次在办公室,依稀看见杭安之手臂上有着什么,应该就是那枚勋章纹身了!“我真笨,他明明就在我眼前,可我还满世界的找他!”
  “丹丹。”
  乐雪薇吃力的跪倒地上,伸手抱住阮丹宁,“这是好事,你的等待是有好结果的,不是终于被你等到了吗?”
  “雪薇……”阮丹宁哭的双眼红肿、泣不成声,“可是,怎么办啊?我伤害了他,我拒绝了他,我还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他求我,说我可以继续喜欢别人,他不在乎,可是,我还是拒绝他了!”
  “别哭了,他那么喜欢你,不会介意的。你只要告诉他,你也喜欢他,愿意跟他在一起,他不会怪你的。”乐雪薇轻拍着阮丹宁,心疼的不得了。
  阮丹宁点点头,现在她什么顾虑都没有了。安之就是他,他就是安之……她等了这么多年,这个人恰好就是他!不管时间和空间如何阻隔,他们还是重逢了、再次相爱了!
  就算她注定命不久矣、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她也要告诉他,她喜欢他,等了他那么多年!除了他之外,她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好了,别哭了。”乐雪薇帮阮丹宁擦着眼泪,笑着问,“你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啊?八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哥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多年对他念念不忘?”
  回忆起往事,阮丹宁破涕为笑。
  她歪着脑袋,脸上带着泪水,目光游离,陷入了回忆中。笑嘻嘻的说着,“他啊!可不是什么好人,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当时他问了我一句,‘小姐,你价格贵不贵啊?’”
  乐雪薇一怔,这话听着,怎么那么不靠谱?
  八年前,T市。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
  郊区一处军校后院围墙上,跳下来几个年轻的男子。
  “杭安之,你快点!慢死了!是不是没胆子啊?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这里是T市,你那个总统义父还能管到这里来?快下来!”先跳下来的人正朝围墙里面催促着,口气有些不耐,用了点激将法。
  果然,杭安之中招了。
  从十四岁开始,他是总统义子的身份就罩在了他身上。无论到哪儿,即使是上级、老师,不管平日里多严厉,跟他说话的时候,都得客客气气的称他一声安少爷。
  换句话说,杭安之能一路顺风顺水,和他这重身份是脱不了干系的。
  男人嘛?都受不了这个。
  此刻,杭安之被同伴们一激,顿时脾气上来了,脖子一梗,粗声说到,“谁说我没胆子了!要去,当然要去!”说着,往下一跳,出了围墙。
  他们这一行人,是接受T市军校要求,来这里做示范指导的,杭安之是他们当中最年轻的一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