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7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近年来国腾油化各方出击,在机械、化工、酒店宾馆等不少领域都有插手,盈利所得大多数流入个人腰包。按投资额比例计算,早就超出省国资委划的红线,之所以没被惩戒,全靠总会计师精湛的做账功夫。
  倘若南泽厂答应合作,事情便好办了,国腾油化以借资方式把大额资金转给南泽厂——国企之间经常有资金往来,腾挪辗转后流向秘密控制的房产公司,将来利润打到个人账户,资金分文不少回流到国腾油化,神不知鬼不觉。
  然而按余厂长的口风,今后肯定没法合作了。
  放眼鄞峡,再也找不出南泽厂这样的优质“壳资源”:国企、盘子大、亏损企业、彼此信任。

  如果南泽厂同意转让新楼盘股权,怎么接手?
  注册新公司,以借款、工程款或广告费等途径从国腾油化转过去肯定行不通,一是资金量过于庞大,经不起推敲,万一国资委派审计组下来就完蛋了;二是国企不得与私企发生资金往来,这也是一条高压线;三是郜更跃觉得鄞峡房产市场会有一轮波澜壮阔的涨势,可能会持续三至五年,大资金这么长时间压着,财务方面没法交待。
  思来想去,唯有自掏腰包一条路!
  担任国腾油化老总以来,仗着省里张泽松庇护,地方上则由成槿芳张牙舞爪地冲锋陷阵,明里暗里捞得钵满盆溢。
  不去说地下室里收藏的古玩珠宝、名画字帖,也不算在京都、省城化名购置的豪宅别墅,单账面实实在在的存款——
  郜更跃和成槿芳各有各的小金库,成槿芳那边水浅些,大概两三千万;郜更跃几个秘密账户加起来,达到两亿之巨!
  生意人向来精打细算,郜更跃经常为数额庞大的财产保值问题伤脑筋。
  投资房产,京都、潇南、碧海等一线城市房价累计涨幅过大,目前进入滞涨期,预计不久的将来会有深度回调,不宜追高;
  投资股票,内地A股市场就象扶不起的阿斗,不管出台多少政策都刺激不了,况且内地企业水很深,很多企业明摆着就是上市套钱,背后资本大鳄吃饱喝足后弃之不管,不知坑害多少散户,郜更跃自忖不擅长资本投资,不敢轻易涉足;

  投资黄金更是巨坑,其价格都操纵在国际呼风唤雨的巨鳄手里,每天涨还是跌、上下波动比例、做成什么图形,都经过精心算计,很多自诩炒金高手都玩得倾家荡产。
  投资无门,两个亿资金躺在银行吃利息又不甘心。当前国家财经政策明摆着采取适度通货膨胀刺激经济增长方式,人民币逐年贬值,那点利息还不够物价上涨。
  如今,鄞峡房地产市场似乎是最好的契机!
  保守估计市区房价可以翻一番,因为绵兰市区房价为8000元/平米,舟顿约7200左右,而鄞峡城市快速通道通车后,俨然成为三地中心,房价也会水涨船高。
  两个亿投下去,刨去成本和利息少说能赚1.5亿吧?
  不过,郜更跃并未为诱人前景冲昏头脑,因为这当中蕴含着一个极其不确定的因素:
  方晟!
  房价上涨带动土地增值,卖地能让鄞峡财政日进斗金,强有力拉动GDP增长,这是所有地方正府所乐见的。
  然而方晟是否乐见呢?郜更跃最不确定的就是这一点。
  根据方晟在黄海、江业、顺坝和红河主政情况分析,他对价格波动非常敏感,主张大市场前提下适度运用正府看不见的手把控方向,正确引导和循序渐进,确保市场发展在可掌控范围内,而非任凭价格由着市场需求脱缰狂奔。
  若经济流派分类,方晟应该属于市场调控派,七分市场,三分计划。

  按方晟的风格不会强行打压房价,但不排除采取各种措施延缓房产牛市进程,确保任期内房产市场稳步上升,不发生剧烈波动。
  这恰恰是郜更跃不愿看到的。
  自掏腰包拿两个亿炒房,跟国腾油化注资捂盘有很大的区别。国家的钱,亏就亏掉了,郜更跃眉头都不会皱半下;自己小金库的钱,必须得保证百分之百安全,辛辛苦苦捞来的黑金,没就没了,没有财政补充,更没有损失核减。
  郜更跃担心自己的耐心经不起方晟折腾,既有可能半途而废,也有可能彻底栽进去。
  干,还是不干?
  郜更跃神情阴郁地站在窗前,看着厂区鳞次栉比的厂房、烟囱,委实难以决定。
  与郜更跃同样犹豫的还有窦康等本土派。

  烟雾缭绕的包厢里,窦康坐在中间,左右分坐本土派两员大将慕达、蒲英江,此外还有核心成员鄞山经济开发区主任俞东俊、鄞洲县县委书记诸葛诚。
  在本土派的远期规划里,俞东俊应该接班市长或常务副市长,诸葛诚最不济是进市委常委,弄个纪委书记或组织部长问题不大。
  自从吴方两人空降鄞峡,一连串违反常规的做法使得本土派人材培养梯队队形大乱,好几位官场明星或被打压沦至边缘部门,或被明升暗降基本断绝升迁希望。
  本来俞东俊差点被调到统战部任常务副部长,房朝阳那边已列入调整名单,讨论研究前两分钟蒲英江不惜站在洗手间外面等成槿芳,恳求她帮俞东俊一把,日后必有重酬!
  成槿芳对“重酬”兴趣泛泛,她不是缺钱的主儿,几千万小金库正发愁不知怎么花呢,公务员那点可怜兮兮的小恩小惠真不当回事儿。
  但俞东俊真的很英俊。
  早在俞东俊在基层当科长时,官场就有“鄞洲一白”的美誉。俞东俊皮肤白,比女孩子还细腻光滑,鹰钩鼻,丹凤眼,神似当年红遍神州的黎明。
  说也奇怪,寻常人有鹰钩鼻必定面带凶相,长在他脸上却平添几分英气。
  据说丹凤眼的人都有桃花运,俞东俊也不例外。当科长时跟女局长勾搭成奸;当局长时分管县长是个女的,有没有暧昧不清楚,总之各种场合女县长都护着他;升至副县长后,市委常委清一色男领导,大家都以为他这下没辙了,谁知某常委夫人经常找他打麻将……

  又据说某常委就是窦康,不然本土派凭什么不遗余力帮他?
  对这株艳名在外的嫩草,成槿芳很感兴趣。可惜官至开发区主任后,俞东俊眼界更高了,市委常委会有三员大将撑腰,还真没把成槿芳放在眼里,因此始终捞不到机会。
  讨论人事调整方案时,成槿芳态度坚决地站在窦康等本土派这边,强调俞东俊工作能力强、业务素质高,群众反映好,有不菲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适宜留任开发区主任。
  见成槿芳完全倒向本土派,吴郁明和方晟都很意外。不过调整其它几位本土派干部时成槿芳又无动于衷,从大局出发吴郁明作出退让,暂时放俞东俊一马。
  事后俞东俊提了几件礼物专程上门感谢,成槿芳在独居的套房接待了他。据说谈了近两小时,俞东俊才衣衫不整地出门,上车时脚底下有些踉跄……

  诸葛诚是隐藏较深的本土派,从六年前被窦康招至麾下后,他几乎从不出席本土派系领导干部的宴请活动,公开场合与窦康等领导很少互动,给外界造成的印象是为人正直、不拉帮结派,是人狠话不多的类型。
  日期:2018-11-27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