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1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闹腾?”乐慈听到动静,也从房间里赶了过来,刚好听到杭安之对手下说的话,惊异的拉住杭安之,“安之……你说什么?什么把你铐上?要带你去哪儿啊?”
  杭安之沉着脸,不说话。
  乐慈一着急,回头去看丈夫,质问着杭泽镐,“你说话啊?好好的,把孩子叫来说话,现在是怎么样?你总统当威风了,连自己的孩子都要关吗?”
  杭泽镐蹙眉,朝乐慈摇头,“你别管!这孩子,不关不行了!”
  “你……”乐慈着急,不同意,“你别用这一招,有话好好说。男孩子,成熟的慢,安之从小就敏感,他不懂事,就好好教……你要关他,不如连我一起关了,他是我教的,我没教好。”
  说着,朝着手下伸出了手,“来,要铐连我一起铐,要关连我一起关!”
  听着乐慈这话,杭安之眼底一阵潮湿,不管杭泽镐做过什么,义母乐慈确实是很疼爱他的。杭安之俯下身子,将乐慈拥抱住,低声说到,“义母……您别管了,安之一人做事一人当!安之不后悔!”

  杭泽镐看他死不悔改的样子,越发恼火,高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关起来!”
  “不,放开他!”
  “把夫人拉开!把他关起来!快!”
  乐慈被拉开,冰冷的手铐铐在杭安之手上,杭安之眸光一暗,心底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虽然失败了,但是,好像终于有了了结了,是不是?
  长夏门口,顾铭琛从后备箱里,取出行李箱,下人立即上来接过,拿着进了门里。
  “师兄,谢谢你啊!要进去坐坐,喝杯茶吗?”阮丹宁指指大门里,邀请着顾铭琛。
  顾铭琛脸上略带着疲惫,笑着摇摇头,“不了,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有点累了……明天就要销假了,我想回去休整一下,好好睡一觉。”
  “嗯。”阮丹宁不好意思的笑笑,“真是麻烦你了师兄,让你这么辛苦。”
  “别说这些,我都听烦了,快进去吧!”顾铭琛体谅的拍拍她肩膀,转身上了车,阮丹宁看着他的车开出了长夏,才转身往大门里面走。
  阮丹宁请的一周的假,很快就到了。
  她和顾铭琛去了一趟A国,见过了她的父母。阮丹宁的父母对于顾铭琛各方面都很满意,这件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准备各项婚事事宜了。
  当然,这些事也用不着她操心,乐雪薇一早说了,她要结婚,这件事一定要长夏来操办的。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是周一,阮丹宁照旧要去基地报到。
  一大早的,她就去了杭安之的办公室,他是她的直属上级,按理来说,她回来了是要找他销假的。敲响了杭安之办公室的门,听到里面陌生的男声,“进来。”
  阮丹宁推开门走进去,只见原本杭安之的办公桌后,坐着个陌生的男子,即使他低着头,阮丹宁也一眼认出不是杭安之。
  “你……请问,杭少将呢?”阮丹宁满心的疑惑,还以为是杭安之的亲卫。
  可是,当她的目光落在那人的肩章上,同样的一花一星,和杭安之是一样的级别。那么,他不是杭安之的下级?那怎么会坐在杭安之的位子上?
  那人终于抬起了头来,看着阮丹宁愣了片刻,旋即笑道,“是引进人才阮总吧?你好,我是新调任过来这里代替杭少将的。以后,就由我配合您的工作……”
  “是,您客气了。”
  阮丹宁和对方寒暄了两句,悻悻然从办公室里退了出来,满心都是怅然和疑惑。
  她才离开几天时间?杭安之竟然就被调走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会被调走?他又调去了哪儿?因为太过担心,阮丹宁没有多想,掏出手机,拨通了杭安之的号码。
  但是,手机里面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阮丹宁挂上电话,秀眉紧蹙,整颗心一整天都忐忑不安。
  好容易熬到下班时间,阮丹宁一刻都没有耽搁,直接回了长夏。她要回去问问乐雪薇,雪薇是安之的妹妹,一定知道安之发生了什么事。
  回到长夏,阮丹宁急急走进玄关,正要上楼找乐雪薇,却见乐雪薇扶着腰,从楼上下来了。
  “雪薇,你要出门啊?”阮丹宁赶忙将乐雪薇扶住。
  乐雪薇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叹息着说到,“我要去总统府。”
  “嗯?”阮丹宁一怔,“去看你父母吗?着急不着急?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哎!”乐雪薇长叹一口气,拉住阮丹宁的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跟我一起上车,我们在路上说……”
  “可是……”阮丹宁有些犹豫,“你去看你父母,我去不合适。”
  乐雪薇拦住她,“我不是去看我爸妈,我是去替我哥收拾东西的。”
  “安之?”阮丹宁猛的抬起头,错愕的看着乐雪薇。
  “走吧!路上说。”
  两人一同出了门,上了车,司机开着车驶向总统府。
  阮丹宁一脸的焦急,“雪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本来就想问你的,你哥他……怎么从基地调走了?这才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啊!我请假的时候,也没听说啊!”
  “哎……”乐雪薇直叹息,握住阮丹宁的手,“我哥……被我爸关起来了。”
  “嗯?”阮丹宁似乎没有听懂,雪薇说什么呢?是她听错了吧?
  乐雪薇猜出她的心思,确定的说,“你没听错,我哥被我爸关起来了。”
  “为什么?”阮丹宁惊愕,“他不是你爸的义子吗?他犯了什么错?你爸要关他?”
  “滥用职权、结党营私,算不算犯错?”乐雪薇轻拍着阮丹宁的手,知道她会很激动。
  果然,阮丹宁的情绪当时就绷不住了,“这怎么可能呢?安之不是那样的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他一不贪财、二不好色,怎么可能这么做?”
  乐雪薇点点头,附和着,“你说的对,我也知道,我哥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安之的亲生父亲,当年是被我爸亲手枪决的!”
  “……”
  阮丹宁怔住,不敢置信的瞪着乐雪薇,安之的父亲被枪决,这个她是知道的,可原来,枪决他父亲的人就是杭泽镐?
  “哎……”乐雪薇摇头叹息,“你听我说,我也是最近才听我妈说的,我哥哥,真是个可怜的人……我以前不知道,他的命这么苦!”说着,眼眶一湿,落下泪来。
  一路上,乐雪薇原原本本把杭安之的经历都一一对阮丹宁说了。
  “那,你哥现在在哪儿?”车子开进总统府,阮丹宁满心的担忧。
  乐雪薇由阮丹宁搀扶着往杭安之的院子里走,边走边说,“现在已经移交法务司了,最终会怎么样,我还不清楚。我妈为了这件事,跟我爸生气,已经都气的病倒了。我来收拾点东西,给我哥送过去,我哥脾气不好,到现在也不肯低头认错。”

  “嗯……”阮丹宁点点头,嗓子眼不知不觉有些发硬。
  进了杭安之的卧室,阮丹宁扶着乐雪薇坐下,“你坐着,需要什么我来收拾,你要小心孩子。”
  乐雪薇看看阮丹宁,点点头,“先准备点换洗的衣服吧!我哥喜欢的书也拿两本。”
  “好。”阮丹宁答应着,走过去拉开柜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