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遗产,竟让我为老板娘受孕……》
第122节

作者: 雪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陈倩,我觉得她更不好过。
  老板娘就算拿不到雷老爷子的遗产,起码还有陈总的遗产能够拿到手,她和陈总是法律上的夫妻,陈总名下的资产按理说都该由她继承,但是陈倩手里可什么都没有,万一陈宏飞连她的那一份也想抢,那陈倩很有可能会净身出户。
  这时候,陈宏飞哭了一阵,擦了擦眼泪,开口对老爷子说:“爸,您身体要紧,我先送您回去吧!”
  老爷子咬牙点了点头,一甩手说:“回去!再待下去,我怕是要气死在这儿!”
  老太太扭头看着老爷子,愤怒的说:“要走你走!我留在这儿陪我儿子!”
  老爷子悻悻道:“行行行,你留下陪着吧!小飞,送我回家!”
  老太太怒斥道:“姓陈的,你怎么能这么绝情?!宏斌说什么都是你的儿子!他死了你就只来看他一眼?”
  老爷子说:“我没有这个有辱家门的儿子!死在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身上,丢我陈家脸面!”
  老太太气急了,指着他气的直哆嗦,骂道:“姓陈的,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你当年要不是在外面乱搞、我怎么会被你戴了绿帽子?更过分的是你还把在外面的野种带回家来,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外面谁不戳我脊梁骨,我说没本事,自己男人都看不住,更没本事的,是我连自己家门口守不住、让一个野种进了家门!”
  陈宏飞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他就是老爷子在外面乱搞生出来的私生子,老爷子把他接回家抚养成人,成年之前的那些年,他确实没少被老太太嫌弃,但是,老太太当面说他是野种,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不过,陈宏飞虽然愤怒,但也只能忍着,我看得出,他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但他却不敢对老爷子的发妻有任何顶撞,只能低着头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老爷子这时候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又青又白的质问老太太:“你说这个干什么!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
  “怎么?你自己干的事儿,难道就不有辱家门了吗?”老太太咄咄逼人,哭着斥责道:“宏斌跟你比起来,不知道好多少倍,起码他没有把外面的女人、孩子带回家,你呢?你看看你,再看看宏斌,你难道不觉得,他比你这个当爸的做得要好多了吗?”
  “你……”老爷子气的直跺脚,怒道:“你这完全是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老太太不依不饶的说:“姓陈的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你自己当年做了多少比宏斌过分得多的事情,我不都原谅你了?但是我没想到,你骨子里竟然这么冷血无情!”

  说着,老太太自嘲的哽咽道:“也是,宏斌走了,你还有个野种儿子,所以你不能理解我现在的痛苦!宏斌死了,我就没儿子了,你知道吗?!”
  “哎呀……”老爷子被老太太指责的有些愧疚,急忙走上前来劝慰道:“你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宏斌死了,难道我就不痛苦了?”
  老太太不依不饶的说:“我看你一点都不痛苦!你只是来看一眼、骂两句转身就要走!”
  老爷子叹气道:“我那也是一时气话,我不走了行了吧?我跟你一块儿在这陪着宏斌。”
  老太太推了他一把,愤怒的说:“你走,你眼里我没有我儿子,我儿子也不想你在这陪他!”
  老爷子的态度顿时软了下来,红着眼说:“我错了,我错了行了吧?你别生气,我刚才说的都是一时气话,宏斌是我的长子,他走的这么突然,我怎么能不心疼?”
  我看到老爷子这幅态度,忽然觉得,老板娘和陈倩现在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根救命稻草就是陈总的亲妈!

  加我"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内容end
  第146章
  陈老爷子最终还是向老太太屈服了。
  老太太坚持要守着陈总、哪都不去,陈老爷子也不好拒绝,只好也留了下来。
  老板娘和陈倩见老太太强硬的态度,心情都缓和了许多,她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安全感,而老太太的态度能给她们带去很多。
  不过,太平间里的气氛,对我这个外人来说,一下子也有些尴尬,老板娘、陈倩、老爷子老太太,以及那个阴险狠毒的陈宏飞都是陈总的亲戚,我一个外人,在这里待着实在是不太合适。

  这么想着,我就有点想离开,正想开口,陈宏飞看着我,皱眉问道:“你是我哥的司机吧?”
  我急忙摇了摇头,说:“陈总之前就把我安排给陈副总开车了,我现在是陈副总的司机。”
  陈宏飞嗯了一声,表情有些不耐烦的说:“不管你是谁的司机,这儿没你什么事,出去候着吧!”
  陈宏飞说话的声音带着轻蔑与厌恶,让我心里很是不爽,但是这种时候,我也没法跟他对着来,只能点点头,悻悻地说:“那我先出去了,陈副总您有事尽管吩咐。”
  陈倩轻轻点头,看着我的眼睛里满是愧疚,说:“王浩,那你先去车里等着我吧,有事情我会给你打电话。”
  我应了一声,又看了老板娘一眼,想跟她也打个招呼,但现在实在是不太合适,于是我便急忙转身出了太平间。
  从市局的法医科走出来,我想的就是去车里坐一会儿、休息一下,抽根烟好好消化消化这件事儿,顺便也仔细考虑考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刚出了法医科,我就听见有人叫我:“王浩!”
  我一扭头,发现是市局的警花柳凤娇。
  我急忙问柳凤娇:“凤娇,你还没回家啊?”
  柳凤娇耸了耸肩膀,说:“突发事件,得等事情基本解决了再回去,不过现在也解决的差不多了。”
  我低声问:“陈总是猝死吗?”
  柳凤娇点了点头,说:“初步看是过渡激动、剧烈运动诱发了心梗,属于突发猝死。”
  我想起陈宏飞那满脸藏不住的阴险,低声问:“会不会是被人暗害啊?”
  柳凤娇四下看了看,说:“在这儿说话不方便,出去说吧。”
  我急忙道:“走,咱们去车里聊。”
  柳凤娇嗯了一声,跟我一起出了大楼,来到停车场。

  我打开路虎车的车门,跟柳凤娇一左一右坐进车里,一上车,我就放下车窗,点燃一根香烟,问她:“凤娇,你跟我说实话,以你一个刑警的身份来看,你觉得这件事有没有什么蹊跷?”
  柳凤娇迟疑片刻,看着我说:“王浩,按理说我们丨警丨察只能看证据说话,没证据的事情一概不能乱说,但是咱们俩的关系,我有些话还是要提醒你。”
  我急忙点头说道:“你说吧凤娇,你放心,这些话我听了,就烂在我心里,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
  柳凤娇嗯了一声,说:“我个人感觉,这件事有些蹊跷,那两个女孩的口供里说,陈宏斌在买春的整个过程中,状态好像都有些过度亢奋,特别激动,连眼圈都红的可怕,我推断有可能是服用了某种药物,不过还得尸检之后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服用药物。”

  说着,柳凤娇又解释道:“而其,就算查出药物成分,我们还得进一步去确定,这药物到底是他主动服的,还是被人暗中投毒,如果是他主动服用,那就是自作自受,如果是被人暗中投毒,那很可能是一次非常缜密的故意杀人。”
  日期:2019-01-28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