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1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哈哈”大家乐不可支,原来所谓的王子不过是个村长的儿子,整个国家还没广州一个区大呢。
  陈马丁见众人发笑,也咧开嘴笑了,信手擦了擦鼻子上的血,往裤衩上一抹,刘子光丢过去一包餐巾纸,问他:“那你现在知错了么?”
  陈马丁说:“我知道错了,我深刻检讨,我没有落实科学发展观,没有与时俱进,破坏了和谐广州的大好局面,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给非洲同胞脸上抹黑了。”
  贝小帅乐不可支,问:“这一套你是哪里学的?”

  陈信说:“上次被居委会大妈抓到,她们叫我写的检讨就是这个内容。”
  众人再笑,刘子光又问:“话说你也是个留学生吧,你在那所大学深造的,读的什么?”
  陈马丁说:“我在山木培训进修中文和电脑,后来校领导被抓,就退学了。”
  此时大家已经笑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黑叔叔还真是个活宝,先前偷东西给大家造成恶感已经渐渐减弱,贝小帅问:“傍晚时候,被公丨安丨追的有没有你?”

  陈马丁说:“有我,我们群租的一帮非洲同胞都被抓了,我跑到酒店顶楼,顺着排水管爬下来,看见你们房间里住人了,就想进来找找有没有合适我的东西,结果……”
  “那你打开看看,这里面的玩意合适你么?”贝小帅指着金属密码箱揶揄道。
  “不敢。”
  “让你开就开,哪有那么多废话,密码是六个8.”
  陈马丁打开了密码箱,顿时傻眼,表情相当夸张,因为箱子里码放的竟然是整整齐齐的卫生纸。
  看到这位奥巴马先生的大嘴张成一个夸张的o形,鼻孔里还插着两卷白色的卫生纸,众人又是一阵捧腹大笑,贝小帅说:“不想进派出所也行,给我们表演个节目。”

  马丁说:“我会跳舞,可以么?”
  “可以,来一个。”
  马丁倒也不卖弄矜持,拍着巴掌扭动起来,嘴里还用老家的语言哼唱着,一颗黑色的大脑袋自得其乐的抖动着,舞步热烈奔放,歌声极具感染力,一曲终了,马丁面不改色心不跳,面对目瞪口呆的众人鞠躬致意,说:“不好意思,献丑献丑。”
  “这是什么舞?”现在轮到贝小帅的嘴张成o形状了。

  “我们部落延续几百年的人头战舞,俘获敌人并且在祭祀的主持下把敌人斩首切肉下锅的时候跳的一种舞蹈。”
  室内一片寂静,贝小帅看看大伙,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大伙也看看他,眨眨眼睛,忽然又都放声大笑起来。
  等大伙儿笑够了,刘子光问道:“说点正经的,为什么偷东西。”
  马丁从耐克大裤衩的兜里掏出两个五角硬币,说:“就这点钱了,买个叉烧都不够,我饿。”

  众人沉默起来,多有音乐舞蹈细胞的小伙子啊,居然为了一个叉烧走上犯罪道路,可惜了。
  刘子光从随身提包里拿出一扎人民币丢了过去说:“你想找的是这个吧”
  这是十万块现钞,用银行的机器压得极其扎实,如同坚硬的砖头一般,马丁的瞳孔顿时放大了,很明显的看到他的喉头蠕动了一下,他在吞口水。
  想拿又不敢拿,马丁同学有些不知所措,眼神迷离起来,刘子光说:“看你有点才,给你条活路愿不愿意干?”
  马丁眼睛一亮,问道:“什么工作?”
  “酒吧歌手,每月八百块,管吃管住,你看怎么样?”
  “太少了,都不够我喝啤酒的,不行不行。”马丁的大黑脑袋摇得像个拨ng鼓。

  刘子光脸色一沉,贝小帅立刻喊道:“绑了,送派出所,没签证的黑户还敢漫天要价,反了你了!”
  马丁一哆嗦,刘子光和颜悦色道:“那好,我再加一条,啤酒管够。”
  “好,成交!”马丁伸出一只手,刘子光也伸出右手和他击掌为誓,就算收了这名非法劳工。
  “小贝,拿啤酒给他。”刘子光说话算数,当场就履行了诺言,贝小帅从冰箱里拿了两罐百威丢给他,又吩咐人去外面大排档买一份河粉,几串烤蝎子,烤蜈蚣之类的特色小吃来,马丁就坐在地毯上大吃大喝起来,吃的眉飞色舞,一边喝酒一边吹嘘他们家乡的各色小吃,诸如生吃毛毛虫,烤猴子之类的美味,说的自己馋涎四滴,听众们反胃不止。
  马丁.奥巴马先生的所有私人财产都带在身上,一本过期护照,一把群租房钥匙,一部欠费的山寨手机,还有两个五角硬币,房租已经拖欠了三个月,所以也没有回去的必要了,直接开个房间住下,他身上味道大,没人愿意和他同住,刘子光也不担心他跑掉,只是说:“这家伙头脑很灵光,知道好歹,肯定不会走。”
  果然,第二天一早,吃免费自助餐的时候,马丁同学比谁起的都早,端着不锈钢的餐盘早在餐厅里大快朵颐了,而且比谁吃的都多,人前吃到人后,光白水鸡蛋就吃了十五个,看的服务员们直翻白眼。
  早餐后,胡光也回来了,还带着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子,身材苗条纤细,小鸟依人般站在在人高马大的秃头胡光身边,对比相当强烈,众人纷纷调笑:“是不是你抢来的压寨夫人啊?”
  女孩子的脸顿时红了,看到这么一群痞气十足的青年,她明显有些害怕,直往胡光身后躲,胡光说:“大家不要乱说,她叫丽微,是我以前的同事,昨天我去找厂里玩,碰巧遇到线长欺负人,我就把她带回来了。”
  众人也都对胡光的脾气有所了解,碰到线长欺负人和“把她带回来”之间肯定还有故事发生,而且这个故事一定很血腥,可怜的线长不是骨折就是头破,几乎是肯定的。
  一下多了三个人,幸亏依维柯比较大,还能坐得下,卡宴继续留在广州维修,一行人从广深高速直奔深圳而去。
  到了特区,一行人迅速投入到竞拍的工作之中,当然干活的就那几个人,大部分人就是来镇场面的,这家破产的航空公司业务范围主要是航拍和广告,飞行员早就另谋高就去了,只剩下一些航空器材出售,包括一架成色还不错的米八,和一架老态龙钟的运五,以及一辆价值十余万的6.5吨东风加油车。
  前来竞拍的公司大都是奔着那架米8,而对运五毫无兴趣,所以拍卖过程相当顺利,最终以一百八十万的底价将飞机和加油车以及一部分备品备件维修工具全部拿下。
  拍卖结束后,刘子光爽快的用承兑汇票付了款,然后才被告知,飞机停在机场库房里,每天需要支付一万元的机库占用费,你想直接飞走?当然可以,但是这架飞机已经被取消了航域使用权,也没有配套的飞行员,想申请临时航线,需要去航空总局,从打报告到批准,估计没三个月下不来,然后还要检修维护,雇佣有飞行执照的飞行员才能离开,这些费用零零散散的加在一起,没有百十万挡不住。

  而且刘子光还听说一个消息,事实上这架运五已经不是第一次拍卖了,半年前就流拍过一次,这次只是拉出来当米8的陪衬,没想到还真有冤大头买,拍卖行很是偷笑了一回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