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1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雨水打在依维柯的车窗上啪啪作响,黑色的柏油公路上堆积着一长串的汽车,穿反光背心的交警呐喊着,疏导着交通,胡光坐在车里,思绪回到了一年前。
  那时候他刚从老家返回广州打工,因为在厂里处了个潮州妹子,家里又给安排了一门亲事,饱受感情纠葛的他在地铁站排队买票之时,遇到一个黑人插队,语言不通加上本来心情就不好,双方大打出手,胡光用折刀捅了黑人两刀后落荒而逃,连工厂也没去,直接流落他乡,辗转到了江北市,这才认识了刘子光。
  搞了一年多,原来那个人没死啊,胡光百感交集,如释重负,这下终于可以放心回家探望父母了,可以不用再提心吊胆,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了。
  想着想着,一向机警的他竟然沉沉睡去,窗外沙沙的雨声和雨刮单调的声音让大伙儿也打起哈欠,陆续入睡。
  等他们醒来之时,雨还在下,天色已经微明,远处有一座高速路收费站,上面大大两个红色的雕塑字体:广州。

  广州到了。高楼大厦立交桥,自然不能和江北市同日而语,贝小帅职高毕业后曾经到广州混过几个月时间,相对比较熟悉,在他的引领下,先开到一家汽修厂把卡宴放下维修,然后大家乘着依维柯来到一条街道,恰逢清晨,特色行业都没开张,放眼望去,全是粉红色的门头灯箱,休闲按摩的标牌比比皆是。
  寻了一家僻静的二星级酒店住下,胡光就跑来找刘总,直接说要预支一个月工资,请假一天,刘子光二话不说,给了他三千块钱让他明早再来。
  睡了半日,傍晚时分,众人三三俩俩出来溜达,见识南国风情,来时江北仍是人间四月天,此间已经是一派热带气象,街头巷尾之人皆是身着短衣,口中说的是白话,屋里哇啦如同鸟语一般,有那饥渴难耐的直接奔着洗头房去了,剩下的人在刘哥的带领下去附近夜市领略南方小吃去了。
  寻了家街头排档,坐在白色的塑料圈椅上,点了一堆本地菜,众人在江北也算是饕餮了,可是到了广州也只能自叹不如,四条腿的除了桌子不吃,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吃,其余的皆可入菜谱,很多面目狰狞的爬虫连这帮汉子都觉得毛骨悚然不敢下口,只点了些烧鹅海鲜之类的随便吃吃。

  正吃着,忽见一伙黑人呼啸而来,黑色人种爆发力确实不是盖的,跑起来如同阵风一般,后面警车紧跟着猛撵,前面街口又出现大批穿着迷彩服拿着警棍的治安员,前后夹击将黑人们包围,黑人们见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竟然一哄而散,如同敏捷的猿猴一般攀缘墙壁而走,丨警丨察们依旧穷追不舍,不过速度和攀爬能力比这些黑人差的远了。
  奇怪的是,当地人似乎对这样的好戏见惯不惊,听他们闲聊的意思,这种场面已经是司空见惯,广州滞留了大量的非洲黑人,有一部分是合法的留学生和商人,但是更多数是非法移民,他们没有签证,没有钱,纯粹是到花花似锦的中国淘金来的。
  中国是世界工厂,珠三角地区又是中国的制造业密集区域,小商品物美价廉,从塑料手链到电视机录影机,移动电话、清凉油,都是非洲人的最爱,他们不需要高档商品,只需要最廉价的商品,据说就连过时很久的磁带录音机在非洲都是抢手货,至于山寨手机,更是他们的最爱。
  可是最近世界经济下滑,珠三角也是今非昔比,黑叔叔们的生活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签证过期,资金用完,没有生意做,过惯了广州的花花生活,哪里还舍得回非洲大草原,无奈语言不通,人又天生懒惰,任何一家企业都不敢雇佣他们,只好十几个人群租在城中村的小房子里,没钱就小偷小摸,甚至抢劫,有钱就拼死的酗酒,花完拉倒,绝不会有积蓄,这也是民族性格使然。

  酒足饭饱之后,众人又去附近一家大型洗浴中心参观学习了一回,直到午夜时分才摇摇晃晃回来,各自回房睡觉。
  刘子光和贝小帅同住在1208房,进门之后打开灯,只见窗户大开着,窗帘随风飘荡,柜子门也是敞开的,放在里面的金属密码箱不翼而飞!
  “不好,进贼了!”贝小帅冲到窗口朝下一看,酒店窗户对着的是一条狭窄的后巷,此时黑洞洞的啥也看不见。
  “报警吧。”贝小帅拿起了手机。
  “等等。”刘子光仔细看了看柜子,又看了看窗外,笑道:“贼还在呢。”
  贝小帅再次趴在窗户边看了看,茫然道:“哪儿啊?”
  “是个黑贼,看不见也是应该的。”刘子光拿过啤酒瓶作势要砸过去,但见下面一团漆黑中露出两排白牙,中国话说的还不错:“别砸,别砸。”
  贝小帅找来手电一照,才发现楼外壁趴着个黑人,上不来也下不去,一手扒着已经不牢固的排水管,两脚勉强踩在砖缝上,另一只手还拎着偷来的密码箱。
  “把他弄上来!”刘子光一声令下,早有闻讯赶来的兄弟抛下绳索,将那黑人套住,黑人也不想束手就擒,无奈形势比人强,如果不乖乖就缚的话,就要从十几层的楼上掉下去,摔个七零八落。
  黑人被绳子吊了上来,倒是一条人高马大的汉子,身穿黑色山寨版冰丝梦特娇,下面是一条深蓝色山寨耐克大裤衩,一只脚上穿着塑料拖鞋,另一只脚上却是光油油的,他用镇定的目光俯视着房间内虎视眈眈的众人,忽然摆了个李小龙的架势,扯着喉咙喊了一嗓子:“阿达~~”
  众人冷笑,把门关上,纷纷从腰间拔出甩棍抖开逼了上去,非洲版的李小龙立刻双腿一弯,跪倒在地道:“千万不要打脸。”
  众人才不理他,冲上去一顿胖揍,黑人倦缩在地上,也不嚎叫,只是护着要害部位,看来也是个经常挨揍的角色。
  看到打得差不多了,刘子光拍拍巴掌,说:“好了好了,都停手,这位黑哥们,咱们坐下来说道说道,我的箱子怎么跑到你手里去了?”
  黑人被打得满头包,鼻子也出血了,不过他脸黑也看不出来,听到刘子光发问,他倒是光棍的很,用普通话和白话混合着说道:“大佬,都是我不对,看在我细路仔初次行错,就饶了我吧,千万不要交给公丨安丨。”
  刘子光问:“你是偷渡客?”

  黑人点点头,说:“签证过期了。”
  刘子光问:“你叫什么名字?”
  黑人说:“我的中文名字叫陈信,我的英文名字叫……”
  “小沈阳!”有人插了一句,大家哈哈大笑,黑人呲着一口白牙也嘿嘿笑了,说:“我的英文名字叫马丁。奥巴马。”
  众人捧腹大笑,贝小帅笑骂道:“你丫还奥巴马呢,你是不是在非洲当过总统啊?”
  黑人一本正经的说:“我没当过总统,我是西萨达莫亚的王子。”
  众人笑的肚子都疼了,就连刘子光也笑了,说:“王子还吃不上饭?要偷东西?”
  黑人说:“我真的没有骗你们,我父亲确实是西萨达莫亚的部落酋长。”
  刘子光问:“那你们西萨达莫亚有多少部落,多少人口?”
  黑人说:“我们国家人口众多,物产丰富,地域辽阔,由一千个多个部落组成,总人口大概五十万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