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0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年男子一边从葛辉宏的手里将西装外套穿了起来,一边说道:“一个小小的洪隆市,官场生态居然乱成了这个样子,发生这么大的事,让我还怎么睡得着啊?”
  葛辉宏点点头,本是一脸严肃,结果马上又说道:“越是到这个时候不越是考验生态环境的时候吗?”
  “也是,这个龙远山颇有些出淤泥的感觉。”

  “哈哈……”
  葛辉宏的笑声让中年男人有点莫名其妙,也是一笑道:“说他出淤泥有哪里不对吗?”
  “不对不对,龙远山哪里是莲花啊,老大,你前两年去非洲的时候,应该见识过平头哥的厉害,这家伙啊吃毒蛇跟嚼辣条似的,这样的人跟莲花哪能有半点关系啊?”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道:“说得也是,在北方这些年,就他的手段最猛最狠,都说他是又不要脸又不要命,到了洪隆却转了性,都说他是病猫,一发威众人才知道是摸了老虎的屁股啊。”
  “洪隆连着都城,关系着整个华南,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啊,龙远山能捋出一条线来,将这帮人一网打尽又处理得这么干净,也真是难为他了。”葛辉宏发自内心地夸道:“像龙远山这样的伙计可不多见了啊!”
  中年男人点点头,有些惋惜道:“不过就是年纪大了,身体情况也不大好,想用他,怕是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葛辉宏叹道:“未必得亲自用他,他培养出来的人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你没看他前阵子亲手把一个正是当打之年的干部打发到了南岛青沙县去,这就说明啊,是有意在栽培呢。”
  中年男人一听,问道:“可是刘畅亲自要过去的那个姓袁的?”

  “什么事你都记得啊!”
  听到葛辉宏这话,中年男人和蔼一笑道:“能用的人就这么些个,能信任的也就更少,如果再记不住,那就是我自己的问题了。”
  “又悲观了吗?老大,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忍辱负重者才能成大势,没人能阻止你,任何人都不行!”
  中年男人点点头道:“有你在,我放心……对了,龙远山那边要亲自提点一下,不能让他们趁机下手打压,这帮人做事已经养成了一刀切的习惯,如果龙远山受了牵连,这才是灾难。”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葛辉宏嘴里答应着,心里却装着别的事,比如杀手为什么会出现在乔山镇,为什么会盯着范增,这当中,他隐隐觉得方长肯定有着什么关系。但是这小子做得是滴水不漏,一点点瞄头都看不出来啊。这小家伙实在是不简单呢!
  周芸的耳朵在方长的嘴边轻轻地蹭着,方长鼻子一痒,连打了两个喷涕。
  本来还想好好跟方长缠绵一番的周芸突然就想发火了,只不过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周总,第一套整车装备今天开始总装,崔总已经到洪隆了。”
  周芸一听这话的时候,猛地一拍头叫道:“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你们盯着开工,我马上就到三机厂。”
  挂了电话,周芸瞪着方长道:“去看看吗?”

  方长摇了摇头道:“我就不去了,如果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
  周芸哼了一声,嘴一撇,赶紧换衣服出了门。
  方长正说休息一下,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来电,赶紧接了起来,嘿道:“班长大人,怎么啦?”
  “怎么啦?”邓晓蕾一惊一乍的声音响起道:“方长,你看看现在几点了,还不来上班,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咳……”方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难受地说道:“班长,我生病了,有点发烧,本来想打电话请假的……”
  “生病了?要不要紧啊,有没有人照顾你啊,要不要我过来看看你?”
  听到邓晓蕾这么激烈的反应,方长也是一阵意外,再咳了两声道:“班里大小事情都得你这个班长大人盯着,现在各班竞争这么激烈,我不在已经很吃亏了,要是你再请假,这次班组之间的较量一旦输了,那我不是要内疚死了。”
  听到方长这要死不活的声音,邓晓蕾哼道:“算你还有良心,好了,那你好好休息,我给劳资上打电话帮你请个假,你好好休息,你的活班上大伙会帮你顶住的。”
  方长微微一笑道:“那就谢谢你了,等我病好了,我请大伙吃饭!”

  “这可是你说的啊!”邓晓蕾拍手叫道:“你要是说话不算数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方长把电话一挂,这老板当得怎么这么窝囊啊,还得给自己的员工请假,真是无语。
  不是方长今天不想去上班,而是解决了卢世海之后,还有许多后续的问题需要处理。
  “管家,让我考考你,看你最近的学习怎么样?”
  方长的话一出口,管家马上说道:“滚开,起床气,知道不知道,大清早的有病是不?”

  方长一翻白眼,道:“你信不信老子把你拆了。”
  “死混蛋,臭混蛋,是人家哪里做的还不够好吗?哼!”
  听到管家这一声娇嗔过后,方长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走到电脑前,摁了一下按扭,保留基本智能家居系统,将人工智能芯片取了出来。
  这货成精了,不过它接下来的设计应该交给更专业的人来做。
  想到周芸天天在家里骂他,方长的心里莫名的暖,虽然他知道这并不对。

  虽然这天是星期一,但是苍家一大家子大的没上班,小的没上学,他们选择在这天上午去上坟。
  等到一家子回到家的时候,才看到方长在他们家外等了有些时候了。
  苗娜的脸微微一红,来到方长的面前道:“你跟公公他们聊,我送孩子去学校了,课程不能耽误。”
  苍宇寰有些不舍地松开了吊在方长脖子上的手,叫道:“方长爸爸,周五下午记得来接我哟。”
  方长重重地点点头道:“放心,我一定会来的。”

  苗娜这才红着脸,赶紧开着车带苍宇寰离开了小区。
  进了屋,苍以怀虽然挂着满意的笑,但是看得出来有些疲倦,老人家太过兴奋,以至于整夜都没有睡好。
  等苍衡刚把老人家送回房间去休息的时候,苍仁马上站了起来,朝方长躬身行大礼。
  这一举动把方长吓得屁股下面放针了似的,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双手搀着苍仁道:“叔,你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噗……
  苍妙没忍住,笑喷了道:“你这小子的眼睛里哪儿有什么敬畏啊,净跟我爸瞎话,还折寿,你要笑死我啊!”
  这话算是说出了苍家人的心声吧,方长虽然在嘴上从来没有说要把范家和谢家怎么样,但是苍家人知道,这么多事情一定都是方长搞出来的。至于是怎么操作的,他们根本猜不到半点苗头。
  确切的说,害死范增的因该是他的,从小给惯得无法无天,白道有他爸,黑道有他妈,洪隆就这么大,谁敢得罪他,弄死他也就那么大一回事。
  所以从范增回到洪隆的那一天起,他的所有弱点就已经被方长给握在手里,本来以为要费一点工夫,没想到这货一回来就先把韦良的手给砍了,接着又逼死了巫青江。这一下子就让方长觉得实在太省心了。
  韦良一家子贪财,为了钱可以不要命,韦良一死,全家的希望没了,那么这一家人就是一把刀,这把刀怎么借呢,问巫青江的家人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