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3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芳菲听出来了,但是却一点都不领情,还讽刺说他身边已经搜罗了那么多女人了,现在假模假式的规劝她实在太过虚伪,并且坚信自己若是真对他有了不该有的想法,也一定是在做好一切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喜不喜欢,要不要喜欢,都是她的事情,与他无关。
  好心当成驴肝肺,女人自己要作死,萧晋当然懒得再多说什么,反正他现阶段对把华芳菲变成自己的女人是真真儿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后情况会不会发生变化以后再说。
  主播的胖老板办事效率很高,当天晚上网络上就开始出现有关于那个主播造假的视频,在经过几个粉丝量够大的营销号和大V转发之后,网友和吃瓜群众们一片哗然。
  原来他们一直花钱打赏的什么下乡救助送温暖全是摆拍,是假的!那些在视频里被送到乡民手中的钱财、食物和生活资料,在拍完之后都会被专人再一一的收缴回去,就连送给孩子们的几本书都不放过。
  最后,那位主播跟几位“青山镇乡亲”交代拍摄时该怎么往赵彩云身上泼脏水,才能最大限度的激起愤怒并获得更多打赏的视频被放出之后,感觉被伤害到了感情和自尊的网友们彻底愤怒了,谩骂、诅咒、人肉,一时间大有把那名主播揪出来凌迟处死之势。
  就这样,事情沸腾发酵了一晚,攻击平易的那几个自媒体连夜炮制出用来转移网民注意力的文章在清晨刚刚发出去,一段两对中年夫妇冲进病房殴打撕扯李文耀的视频就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视频的内容相当劲爆,从那两对父母断续的方言大骂声中,可以隐约听清诸如“欺负”、“我们女儿”、“禽兽”之类的字眼。视频发布者什么都没说,但这样的话却已经足以让想象力丰富的网民们充分发挥了。
  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两对父母用“禽兽”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孩子的老师呢?当然必须是层出不穷的校园xing侵事件啦,不然还能是什么?

  视频出现短短几个小时,刚过中午的时候,有关于赵彩云的所谓“恶霸”行为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管是不是之前骂她骂的最狠的,反正几乎大半的键盘侠们都调转了枪口,纷纷批判起了李文耀,连话的意思都大致相同:怪不得会被人打断四肢,原来是个该死的禽兽,赵彩云太仁慈了,起码也得打断五肢才行。
  可怜李文耀才刚刚过了几天没有记者采访的安生日子,就再次成为了“网红”。那些之前叫嚣要集资帮他打官司和聘请他去任教的所谓权益组织大都变成了哑巴,有要点脸的也很快发出了声明,严厉谴责李文耀这种有违师德和法律的教师界耻辱,并对他的欺骗行为保留起诉的权利,全然忘记了当初李文耀压根儿就不认识他们,明明是他们上赶着去找人家的。
  校园xing侵这种事在正义的键盘侠们眼中是绝对无法容忍的,即便收了钱的公关水军们在各种大V的评论里面号召大家冷静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也都很快被“这都能洗,还是人吗”之类的灵魂拷问淹没。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天石县衙门当然要勒令县局马上调查,可当边成业心急火燎赶到医院的时候,却发现李文耀一家已经消失了,连欠医院的费用都没交。
  这下好了,禽兽教师畏罪潜逃,之前视频里冲进病房的那两对父母脸上也打了马赛克,没人知道是谁,视频发布者的ID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事情一下子进入了僵局,李文耀是彻底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个时候,天石县电视台记者对青山镇中学初一二班的一段采访也出现在了网上,学生们异口同声、声情并茂的向记者形容了李文耀被打的那个下午他在课堂上发了多大的火,因为什么而发火,又都干了些什么。
  像学生索要礼物并因为礼物比别的老师差而发怒,这样的劣行在xing侵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可是,骆驼可以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倒,李文耀又怎能幸免?

  赵彩云彻底洗白了,从一个横行乡里的恶霸一夜之间变成了自力更生的致富带头人、优秀民营企业家,之前因为这场闹剧而不惜违约也要撇清关系的客户们纷纷不要脸的又找上门来,求爷爷告***希望赵彩云继续供应他们山鸡。没办法,食客们已经认准了“彩云山鸡”的味道,他们提供不了,人家自然会转而去能够提供的地方。
  这些天,赵彩云是过足了大人物的瘾,那么多身家千万上亿的大老板小意的讨好巴结,电视台、报纸和媒体的采访邀约更是接到了手软,订单也犹如雪花般纷至沓来,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两年,她步入千万级富翁行列毫无悬念。
  “当家的,那半片山坡上的山鸡数量已经饱和了,你看我是不是应该把整座山都包下来啊?”囚龙村后山的温泉小屋里,刚刚做过一场运动的赵彩云趴在萧晋的后背上,一边调皮的用一缕头发挠他的耳朵,一边懒懒的问道。
  萧晋从梁玉香棉花一样的胸口抬起脸,翻身到旁边躺下,搂着她俩说:“这个你应该去问菁菁才对,生意上的事情她比我懂。不过,我倒是觉着半片山坡就够了,有个商场的术语叫‘饥饿营销’,意思是指故意制造出供不应求的情况,在很多时候反而比扩大生产能赚到更多更大的利润。”
  “饥饿营销?我明白了。以前你一天能好几次,恨不得折腾死人,有时候你从城里回来之前我都害怕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一天撑死两次,时间还短,我以为你不行了呢,感情就是所谓的‘营销’啊?”

  说着话,赵彩云就捉住萧晋的手摁在了胸前,声音腻的能黏住人心。她这哪里是在问要不要扩大产量的问题?分明就是欲求不满还想再来一次。
  满足不了女人,这对于男人来说似乎是一种耻辱,但有的时候,在力不从心面前,男人的脸皮也会变得很厚,耻辱就耻辱呗,反正都是自己婆娘,没啥不好意思的。
  “臭婆娘,沛芹不在家,你这是要翻天啊?从中午吃了饭过来到现在就没消停过,你还有啥不满足的?”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床上,萧晋没好气道,“还有脸拿以前来比,以前我出趟门那次不得十天半个月?那么久没见荤腥,当然有劲儿折腾你们,现在有了直升机,早晨出门中午就能回来,你自己说说,自从沛芹和巧沁走后,你们俩哪天让我休息了?天天这么消耗,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啊!”
  “我不管!你刚才伺候玉香的时间比我长,现在得赔我。”赵彩云像条蛇一样挨着他扭来扭去,小手还悄没声的往下抓。

  男人都是标准的口嫌体正直,很没出息,不管心里想不想,反正只要刺激够了,工具就可以自主作案。
  日期:2018-10-09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