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0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驾驶员很有礼貌的说声谢谢,登记了姓名和车牌号便开车进去了,门卫迅速拿起对讲机说道:“值班室,东门哨位报告,有一辆挂南泰县牌照的汽车进去了,车上三个人,说是来找刘总的,登记姓名是王德发,工作单位是南泰建筑公司。”
  桑塔纳开到办公楼前停下,三个干练的汉子下了车,手里都夹着小皮包,身上穿着长袖梦特娇t恤,深色劲霸夹克衫,藏青色的西裤,银色方形皮带扣上的警徽和裤子上带警徽图案的金属扣子都将他们的身份出卖了。
  刘子光早就通过监控镜头看见这三个人了,这三个家伙到底意欲何为,他心里清楚的很,现在的刘子光可不是当年那个毫无根基,任人宰割的小伙子了,不是什么三脚猫的人物说动就能动的。

  他端坐在办公室中,特地戴上一副黑框平光眼镜,拿起一张江北晚报,桌上再放了一杯茶,看起来就像个斯斯文文的白领一样。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不等他招呼,门就被推开,三个陌生汉子不请自入,看他们的神情和派头,就知道是吃公家饭的。
  “你就是刘子光?”为首一人问道。
  “我就是刘子光,你们是?”刘子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故作惊讶的问道。
  “我们是南泰县公丨安丨局的,抱着你的电脑,跟我们走吧。”为首那人命令道,同时拿出一张胸卡冲他亮了一下。
  刘子光说:“什么?南泰县公丨安丨局的?能把你的警官证给我看看么?”
  来**怒:“回去之后给你看个够,带走!”后面两个汉子摩拳擦掌走上来,亮出手铐就要捕人。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踢开,七八个穿着保安服的小伙子挥舞着警棍一拥而入,乱棍将三人打倒,然后按在地上用绳子捆了个猪蹄扣,三**喊大叫:“我们是公丨安丨!”刘子光把眼镜摘掉,冷冷的说:“是不是公丨安丨,等到了派出所再说。”

  五分钟后,派出所老王带着两个协警赶到了,检查了三个人的证件才知道,为首一人是南泰县政法委的干部,其余两人是南泰县公丨安丨局治安大队的民警,,果然是真公丨安丨。
  “把绳子解开吧。”老王警官劝道。
  保安们抱着膀子不动,刘子光说:“我给老王叔面子,把他们三个放了。”
  三人的绑绳被解开,擦一擦嘴角的鲜血,恶狠狠的瞪着刘子光,对老王说:“这个人是我们县委书记要的人,必须带走。”
  刘子光鄙夷的一笑,根本不搭茬,老王语重心长的说:“即使要抓人的话,也要走正常程序,你们几个穿着便服,开着民用牌照的汽车,也不和我们当地派出所联系,就这样冒冒失失抓人,很不对头啊同志们。”
  三人说:“这个人在网上造谣污蔑我们县,张书记亲自点名要抓他,我们便衣抓捕,也是为了保密。”
  老王说:“咱先不说你们没有逮捕证的事情,就说你们要抓的这个人吧,我不管他犯了什么罪,是谁亲自点名要抓的,我只知道,这个人不能抓!”

  那名南泰县政法委的股长有些生气了,质问道:“老同志你怎么说话的,哪有什么人是不能抓的,告诉你,就算是省城的记者我们都抓过!”
  老王慢条斯理的说:“刘子光同志是江北市江岸区**代表,你们想逮捕他的话,请先走法律程序,解除他的**代表身份再说。”
  三个南泰县抓捕人员面面相觑,他们的侦查工作做的太粗陋了,竟然没探听出对方还有这样的身份,既然要抓的**有来头,他们也只好怂了。
  三人狼狈离开。老王又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询问刘子光啥时候得罪了人,刘子光便把野猪峪发生的事情叙说了一遍,老王愤慨道:“该死的日本鬼子!”旋即又叹气说:“县里的事情难说啊,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那三位南泰来的政法工作人员并未离去,而是找熟人了解刘子光的底细去了,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吓一跳,这个刘子光当真不是一般人物,和市公丨安丨局长宋剑峰是莫逆之交,据说和政法委胡书记也能说上话,手里管着大公司,省里也有不少熟人,这种人可不是平头老百姓,说办就办,真想对付他,必须花大力气。
  虽然发帖的始作俑者没有被抓捕,但是传播这些帖子的网友却被南泰县警方拘留了数人,舆论在广大网络评论员的正确引导下,渐渐平息,山民杀害日本友人的事情受到上级部门的高度关注,每天南泰县的一帮官员都要应对各路领导和媒体,早已应接不暇,也没空去找刘子光的麻烦了。

  刘子光派人去南泰县拘留所探望了老程头,令人欣慰的是,从拘留所干警到所有犯人,都对老爷子相当尊敬,好吃好喝伺候着,单间住着,犯人们见到他都要喊一声老英雄呢。
  通过周文了解到了案子的进展情况,老程头的故意杀人罪证据确凿,毋庸置疑,市县公丨安丨局的法医也检查过了,桥本隆义确实死于刀伤,现在尸体还在县殡仪馆的冷库里放着,只等法律程序进行完毕再运回国内安葬。
  警方搜集证据的工作已经结束,决斗之时,不少人用手机记录下当时的场面,所以证据相当充足,检方也已经提起了公诉,至于刘子光为老程头所请的辩护律师提出的各项陈词,以及民间的请愿,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刘子光是不敢亲自去南泰县了,在市里不能抓他,去了人家的地盘那可就不敢保证了,他只能打电话问周文:“老程头几十年如一日为抗日英雄守灵的事迹,还有野猪峪惨案,难道上面就不关注么?”

  周文说:“上面已经调查过了,那个赵司令就是个土匪头子,据说和国民党反动派还有联系,这种所谓的事迹根本不值得宣扬,至于野猪峪惨案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七十年了,战争不是主流,和平才是主流嘛,这案子是张书记亲自抓的,谁也不敢和他唱反调。”
  刘子光知道周文的无奈,他只是一个空降的县旅游局长,自己的位子都没坐稳,哪有能力帮老程头说话,和县委书记抗礼。
  无奈之下,刘子光又想到了一个人,于是拿起电话拨通了胡蓉的号码,把这件事情叙述了一遍。
  “需要我做什么?”胡蓉简单而直接的问道。
  “帮我向胡书记反映。”刘子光说。
  胡蓉沉默了一会,说:“好,等我电话。”
  一小时后,胡蓉打回电话,声音有些嘶哑,大概是刚才和父亲电话里争执的结果,她用低沉的声音告诉刘子光:“胡书记只说了八个字,情有可原,罪无可恕,抱歉,我尽力了。”
  放下电话,恼怒万分的刘子光竟然第一次失态,一拳打在桌面上,厚重实木做成的写字台顿时裂了条口子。
  忽然对讲机传来门岗的声音:“刘总,有情况!”
  原来至诚小区门口又来了一辆外地牌照的轿车,是挂白底首都牌照的奥迪a8,后座上两位干练的平头男子被拦下之后说要找刘子光。

  这回不用刘总招呼,十几个保安们就围了上来,横眉冷目对着他们,两个男子不慌不忙下车应对,通过监控镜头看到大门口这一幕的刘子光敏锐的发觉这两人肯定是军人身份,便用对讲机告诉保安们:“放他们上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