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9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逆行的卡车上跳下来一个中年男人,醉薰薰地蹲在奔驰旁边,点了根烟,看着后排要死不活的谢天华,一边吐烟圈一边说道:“你们当把我儿子拖到郊外剁手的时候是不是很快乐啊,今天我也让你们爽一把。”
  话一说完,手里的烟头往奔驰的油箱附近一弹,轰……大火窜起,火苗四射,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冲击波一下子把中年男子推得在地上滚了三四圈。
  中年男子爬起来,哈哈哈地狂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往花坛边上坐了下去。醉驾逆行纵火,够他喝一壶的了,不过倒是判不了死刑。老二在医院里的小超市有着落了,能娶媳妇,坐几年牢出来,说不定还能抱孙子,这小日子过得,啧啧……
  大火在燃烧,救火的先头部队——洒水车,慢吞吞地摇了过来,还播放着阵阵音乐声。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噗……
  大水狂喷将地上那满地的骨灰喷得冲往路边,和着泥沙与水顺势冲进了下水道。也正应了那句话,尘归尘,土归土。
  谢芷兰顺时针绕三环,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出三环,来到城北郊区的一个电梯小区当中。
  这小区当中有套房子是当初有人送给范成友的礼物,市值也就三十万左右,不算什么值钱的东西。
  范成友很久以前就对谢芷兰说过,做他们这一行的,要懂得自保,所以手里该抓的把柄不能少。这些年,卢世海干的那些破事少有他不知道的,加上范成友的职业,他很容易就把这些东西整理成了成套的文件。
  如果只是卢世海自己违法违纪的证据,说不定他还能自保,但是如果不仅仅是他的,还有别人的把柄,比如卢世海的保护伞……

  谢芷兰坐在了一台很久没开过机的电脑面前,开了机,用这些年上网刷剧聊天的经验,在桌面上点开了一个文件夹,在当中选中了那个名叫“郎世宁”的文件夹。将这份资料当中的内容,复制粘贴,发送给了那个聊天工具当中唯一的一个头相当中。
  没有回复,一直的沉默……
  谢芷兰知道对面的人已经收到了,而且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微微一笑,拧开药瓶子,将整瓶的药塞进嘴里,自来水来上一杯,慢慢地往下咽。
  她靠安眠药入睡的习惯是从她男人死的那天开始养成的,在她儿子死的这一天,她就用这种方式来终结自己的生命。
  还记得苍正死的那天,谢芷兰当着苍家人的面,亲口说,“不就是死儿子吗,谁家没死过。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多涨涨记性,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还是得有数的……”
  然而这话,现在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她自己的脸上,让她无言以对。
  谢芷兰的肚子开始绞痛,脑子也清醒了,不对不对,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从她老公死的那天起,事情就不对,卢世海需要她老公来当保护伞……弄死她儿子,对他没好处……是谁,究竟是得罪谁了?
  肚子越来越痛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跟电视里播放的不一样啊,不是因该深度睡眠之后死在梦里吗,不是应该嘴角还带着笑容吗?
  谢芷兰的脸扭曲了,她倒地挣扎,抠喉咙,想把刚才吃进去的几十片药给吐出来。
  吐了,不过是吐的白泡泡。
  几分钟过后,谢芷兰的脸发青,眼珠子翻白,倒在地上全身抽搐,继而满脸痛苦地失去了知觉……
  这样的死法,比跳楼和割腕难受了十倍都不止,应该排在十大最愚蠢死法第一位。
  南岛的旅游旺季逼近了尾声,微风吹来,青沙的海面泛起层层叠叠的鳞光,虽然美丽,但是对当地的百姓来说,并不算一件好事,因为这预示着风季要来了,大量的游客不会选择在这个季节来到南岛,更不会有人来青沙。
  在这片前面是海是沙的地方,后面大的大片绿化植被覆盖着,袁伟光着脚踩在草皮上,单手叉腰看着手机上一条接一条传来的消息,他知道方长当初所说的时机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
  秘书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气质性女性来到他的时边,说道:“县长,奚女士来了!”
  袁伟点了点头,把手里的U盘交给秘书道:“用快递发出去,地址和签收人我已经传到你的手机了。”
  “我马上去办!”
  秘书点了点头,转身冲气质女礼貌性地一笑,离开了这里。
  “不好意思啊奚媛,这么早把你叫到这里来看海!”
  听到这话时,奚媛微微笑着摇摇头道:“早睡早起身体好,我欣赏袁县长生活态度。”
  袁伟笑了笑说道:“你的脸上明明写着这人怎么这么贱的表情,却说这样的话。商人是不是都习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啊?”
  奚媛心中一颤,成精了吧,本小姐心里想什么他怎么知道。
  奚媛不敢往下多想,双手一举,把手里的礼盒递给袁伟,一时半会儿,袁伟也不敢接,淡淡地笑道:“我都差点快忘了,豆腐可是清河县的特产啊。这豆腐干更是一绝,一公分厚的豆腐干切成薄片,淋上香油,撒上花椒面,再用清河县特产的香豉辣酱一拌,下饭下酒……啧啧……都快流口水了。”
  奚媛的脸色变了又变,她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懂这么多,这可是清河县最独有的吃法,难道这个约了快半年都约不到的大县长原本就是清河县出来的?
  就在这时,袁伟突然挥手一指,叹道:“把这一片地划给你们天河公司用来建光伏发电厂,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不过清沙县需要成为南沙市的能源供基地,这是全新的定位。”
  奚缓先是点了点头,刚刚一笑,顿时神色一凝,惊恐地看着袁伟,失声道:“你是在逗我吗?”
  卢世海完蛋了,袁伟该提速了,他还是不喜青沙,他得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强大起来,他得回到华南省去,因为方长在那里。

  洪隆市的太阳露脸的时间比南岛要晚上一些,漫长的一夜总算过去了。
  市机关大楼的会议室当中飘着大量的烟,大多在这里熬夜的人,他们的衣服上都沾满了难闻的气味。
  昏昏欲睡的卢世海手一滑,额头直接磕在了桌子上,这让他火大得一批。
  哗地一下站起身来,冲一脸微笑的龙远山叫道:“市长,这都快八点了,我觉得是时候让大家回去休息一下了,不然的话,接下来的工作还怎么开展啊?”
  龙远山点了点头道:“我觉得也是这样,不过老卢啊,你昨天晚上在那样的地方出现,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待啊,现在外面都在传,洪隆市的副市长在洗浴中心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陈部长,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陈豫是在卢世海前段时间失势时临危受命进驻洪隆市的人物,头顶着省宣部部长的名头,说白了就是为了岁责官方对外的言论。
  日期:2018-10-09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