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9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地主一点都不慌,双手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笑道:“大兄弟,别废话,我就是去洗个澡按摩一下,这个技师长得漂亮,我对她一见钟情,她对我也是一见钟情,想对我以身相许,我说那怎么好意思呢,然的她就脱衣服,我拉都拉不住啊,这怎么能怪我呢?”
  “别跟我废话,那床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啊,啊?”
  小地主双手拿下来,坐直子身子说道:“我也是男人啊,你敢说你看到美女的时候不冲动?对嘛,你看你那表情就说明你也冲动。所以我也上头啊,但是我知道男女之间必须是发乎情止乎礼,我自己解决一发有什么问题,不信闻闻我的手,还有味儿呢!”
  说着,小地主就伸着手往那人脸上杵了上去。
  “卧草!”这人从位置上一下子跳了起来,恶心地看了小地主一眼道:“你特么给我老实点,你票昌可是有案底的,再废话就关你进去好好想想!”
  小地主摇摇头道:“别想冤枉我,我可是跟卢市长一起去的,你难道说卢市长也在里面玩儿?”
  “你……你给我闭嘴!”
  刚才院子里早就炸了,卢世海被带回来的事情早就传遍了,连工作群里都一直在讨论这个事情。
  小地主反正是不会承认的,说没有就是没有,爱谁谁,反正他该做的事情已经都做完了。最多也就是再被关几十个小时,睡几觉的事情。

  卢世海的老婆来,带着几个部门的主管领导一起来的,把的卢世海给保了出来,一看处罚通知单,他老婆顺手一巴掌抽在卢世海的脸上。
  啪!
  脆响一声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卢世海哪是好惹的,反手一记耳光抽他老婆的脸上骂道:“臭娘们儿,我看你特么是当业委会主任当得姓啥都忘了,给脸不要脸。”
  旁人马上靠在卢世海他老婆的耳边说道:“嫂子,这也是万全之策,卢市长他是醉驾,抓住要关三个月,我们好不容易才弄成票昌,交五千块罚款就成了,这事儿盖一盖就过了。”
  “真的?”
  “真尼玛个逼,滚回去!”
  被卢世海吼了一声,他老婆捂着脸嘴一瘪,叫了声“老卢”,这才扭扭捏捏的出了大院。
  这一下,马上有人对卢世海说道:“老板,出大事了,范增死了,你关照的那些场子全都被砸了,刚才我们的人把谢家所有的场子都给抄了,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听到这话的瞬间,卢世海的头冰冰凉,完了,这下麻烦大了。

  这一夜的时间特别的漫长,藩正男的帕加尼在高速上最高时速超过了一百八十,到了都城收费站的时候,就被拦了下来,当车门打开那一刻,把收费站一众人都给吓到了。
  驾驶室里的人浑身鲜血地歪着身子倒了出来,翻身白眼,喊道:“我是恒云国际的继承人藩正男,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于是没有了声音。
  当众人听到恒云国际的名字时,顿时吓得脸色发青,恒云国际的大名在国内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是骗子还好说,可是眼前这台帕加尼又特么不是玩具,这哪里是他们这一群人能够担待的啊?
  救护车来的时候,一个上报电话也打了出去,顺便还拍了一张照片,将藩正男的样子拍得十分的帅气。
  追丢了人,谢天华的疯病也退了。
  好巧啊,范增所躺的停尸房也是曾经巫青江躺过的,当初连位置都差不多一样。
  冰冷、阴森,这是用来形容这间在负一楼的停尸房最贴切的词语,不过这啪啪啪啪的声音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好像显得不太合时宜。
  谢芷兰的哭声带着回音,每一把掌都力道十足,扇完巴掌还不解气,扑到她弟弟的身上又抓又咬,每一下都来真的。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啊,我说了不让他再出去惹事,你非不听,这下好了,我男人死了,我儿子也死了,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你还我儿子……啊……”

  边嚎,一边的啃捶着眼泪鼻滋狂流不止的谢天华。
  谢天华的脸上肩上,全是血道道和牙印,的确很惨,却一点也不知道疼。
  等谢芷兰捶得没有力气的时候,谢天华这才哭喊道:“姐,小增已经死了,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害死小增的人死无葬身之地的。”
  “对了,是谁,是谁害死了我的儿子?”
  谢芷兰的儿子死了,她本来不想活了,可是如果她就这么死了的话,那岂不是让害死她儿子的人笑到最后?太便宜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重新有了坚持下去的激情时,谢芷兰的双眼当中凶光大增,把所有的希望和力量都放在了一双手上,死死地掐着谢天华的手臂叫道:“快说,是谁!”
  “姐,还是卢世海,这是枪,狙击才有这么大的威力,卢世海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在等机会,他就是想把我们赶尽杀绝,刚才我们手上的所有的场子跟店面,都被扫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和你很快也会被他们搜捕的。”
  谢芷兰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不再哭了,牙缝当中挤出话语来恶狠狠地说道:“卢世海,你的死期到了。”
  话到这儿,谢芷兰再看了看那张陌生却又熟悉的脸,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推着尸体就往门外跑。
  “你干什么?”
  守夜的人,刚叫了一声,看到谢天华手里明晃晃的刀时,马上一宿脖子,不敢吭声。
  谢家的人手还是很多的,要把范增的尸体从医院抢走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一帮子人抢了尸体直奔火葬厂,前后也就花了五十分钟左右,捡了几块没有烧干净的,再捧了一把子灰装进坛子里。
  “儿子,不怕,妈在!”谢芷兰轻轻地抚着骨灰坛子,说道:“等妈料理了卢世海,就来陪你。”
  谢天华听得一颤,希望他姐姐只是一时气话而已。
  “我把他交给你,别再把他给弄丢了。”谢芷兰把骨灰坛子交给谢天华道:“带着他走,风声没过之前,别再回来,谢家有三个海外账户,密码是你的生日,给他买块风水宝地,到时候把我的骨灰也埋在他旁边。”
  “姐!不要啊姐,你这是何必啊,小增已经走了,你应该活下去,一定得活下去啊!”
  谢芷兰冷冷一笑,摸着谢天华的脸道:“老幺,这是命,不可违,把我儿子看好了。赶紧走!”
  说着,谢芷兰上了第一辆奔驰,谢天华再想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谢天华只得抱着骨灰坛子上了第二辆奔驰,朝山下开去,到了主干道红绿灯,第一辆向左绕三环,第二辆朝右。
  火葬厂的老头习惯三更半夜烧尸体,因为有的人家信这个吉时,所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把电话打给了小地主,交待一声之后,就回宿舍睡觉去了。
  折腾了一整晚,谢天华的怀里抱着这坛子,越想越难过,他怎么就没把那个藩正男给砍死,正好在去黄泉路上至少还有个人能陪他上路。
  大把大把的眼泪花滚出来的时候,一道强光照了过来,只听见驾驶室的司机“啊”地尖叫一声,双手丢开了方向盘子,砰地一声撞击撞着就来了。
  整辆奔驰被撞得倒翻而起,车顶重重地砸落,骨灰坛子也掉了出来,落在三环的路面上,咣啷一声,灰撒了一地。
  司机当场就死了,谢天华满头是血地卡在后排,嘴巴里还在不断地往外吐着血泡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