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9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点点头道:“是这么个意思,你这段时间进步挺大的,不错不错。”
  不错,然后呢?看着方长没有了反应,施岚当场吼道:“方长,你个王八蛋,你是想眼睁睁地看着我去死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快帮忙,快点……”
  方长笑了笑,没管她是谁,走到那皮箱边上,然后把皮箱打开,将那把刚拆掉的狙给重新组装起来,每当他安装一个部件的时候,韩世允的心就紧了一分。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选的狙击阵地这么容易应当被人发现了,为什么随便来个女人出手就是杀招,为什么随便来个年轻男人就会组装枪,这里是农村吗?
  韩世允的心态快山崩了,用尽全身力气,再次起身之时,高高地跃起,一记后仰重重倒地。

  这一下,施岚再也没有挺住,双手松开那一瞬间,韩世允鲤鱼打挺,弹了起来,正准备给施岚来上致命一击的时候,只听见“咔哧”一声。
  这是枪栓拉开紧合的声音,对于介韩世允来说就是催命的钟声一般,令他心中一紧,回身就是一记侧蹬,直接就朝方长的怀里蹬了上去。
  方长似乎算准了这一切,不紧不慢地把手里的那把狙直挺挺地抛了出去。
  韩世允侧蹬出一脚的同时,仰头伸手想去抓枪,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了刚刚起身的施岚手中,然而他再想借力回身去抢枪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腿已经被方长端在怀里。

  方长嘿嘿一笑,“查尔斯还好吗?”
  听到方长这细不可闻的声音时,韩世允全身一颤,方长手肘一扬,猛地一击肘击,轰在韩世允的膝上,将他的小腿与大腿砸成九十度外翻,还没来得及喊出口时,枪口顶头……
  砰!
  近距离一枪爆头,韩世允应声倒地,身体还在抽搐当中。
  “混蛋!”
  施岚顺手就是一巴掌朝方长的脸上抽去,只不过方长把她的手给抓住了。

  “你让我救你,有什么比自救更有效的啊,我要是出了手,到时候真的会有麻烦的!”
  直到这一刻,施岚才知道方长精得有多可怕,不过她也知道,方长的话没有半点的毛病,如果是他今天下的杀手,接下来可能就有得受了。
  施岚急起急伏的胸口慢慢地变得平静下来,生气地从方长的手里把手挣脱出来,哼道:“方长,你是个贱人,从一开始你就利用我,利用我留在乔山镇当你的打手,做你不敢做的事情,你等着,这事要是查清楚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施岚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接通之后,说道:“我是施岚安全编号441606,我在洪隆市乔山镇有点麻烦,请求支援!”
  挂了电话之后,施岚全身一软倒在了坟头上,方长也坐在她的身边。
  施岚没有客气,倒在方长的身上,放松地大喘着气,不管怎么样,方长还是以最安全的方式救了她,挑不出毛病,但是能把她气得够呛。
  也许是太累了,两人就这样慢慢地睡了过去。
  洪隆市区的东海洗浴中心迎来一波有史以来最严的扫黄。
  大批大批的男女被围堵在这栋大楼当中,外面停着六辆大巴车,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其实最初的行动不是扫黄,而是抓人,一部份的打砸份子钻进了这栋楼当中,抓人的进不去,这不是一气之下报了上去。

  龙远山亲自坐阵,一个字,扫!
  小地主进了房间,在这间灯光桃红的房间当中,跪在床上,那手速惊人地活动着,旁边一丝不挂的女人满是怨气地嗔道:“哥,你干什么啊。”
  “别烦我!”小地方低喝一声道:“古有黛玉葬花惹人生怜,今有我小地主葬子舍身成仁,啧……快把衣裳穿上,不然老子就不纯洁了。”
  “你特么是有病吧,你打飞机你跑这儿来打,你还整这么高尚,你叫我来干啥,你说!”
  小地主根本没工夫听她说什么,大叫道:“出来啊,卧草,出来啊,平常十秒就解决了,关键时候装什么犊子,出来出来……”

  正当这妹子翻白眼装备穿衣裳远离这个神经病时,砰的一声,门被撞门神器给撞了开来,一群人冲过来,直接朝狂喜的小地主扑了上去。
  “哈哈……”小地主正为自己成功撸爆而大笑的时候,看着那星星点点,甚是满足……然而被按翻在床上。
  然后头发就被人拽着在他的孩子们上一阵乱蹭。
  笑容慢慢消失不见,小地主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两眼放空,暗骂,尼玛个逼的,能不能别把我按在它们上面啊!
  不一会儿,小地主被反手铐着从床上提了起来,一个头套准备往他脸上套的时候,小地主生无可恋地说道:“哥哥,头就不用套了,我小地主行得正坐得端,我什么都不怕。给张纸,让我擦擦脸吧!”
  “擦你个头擦,给我老实点!”
  小地方被直接拖离房间,从过道上朝电梯口的暗门处走去,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小地主往里看了一眼,嘿嘿地笑了起来。
  房间的床上坐着的是围着浴巾的卢世海,他正捂着脸一阵乱搓,沉声低骂道:“草尼们玛的,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啊?谁特么下的命令?”
  有人在卢世海的耳边小声说道:“卢市长,一个小时前,市里多家娱乐场所被砸,全世界都在找你,可是找不到你的人,陈豫部长在指挥室当中,龙市长亲自坐阵指挥的行动,前往支援的时候,那些场子当中出现了许多违禁品,刀枪都有,还有自己人受了伤,有人逃进了这家会所,我们也没办法,接到命令突然来抓人的,卢市长你看……”
  “我看你玛个逼,抓完人快滚!”

  卢世海刚才正在享受热牛奶与爆炸糖的威力,手机必定是关机的,他搞不懂这大晚上的怎么就会有这么大的事情发生。要知道各方面有行动的时候,他一定是发起命令的人,可是今天晚上他都还在消费,怎么就有人擅自行动,不太对劲啊。
  正当卢世海想得入神的时候,门一下被撞开了,只听有人大叫道:“卢市长,哎,哎,大家快看啊,卧草,卢市长也在这里消费啊,哈哈哈,有救了,卧草……”
  卢世海心头一跳,一把捂住脸指着撞进门来的小地主大叫道:“谁是卢市长,没有卢市长,快这个狗曰的给我弄出去,快点……”
  前后左右的包间被抓出来的男人们一听到这人声音,跟发了疯似的撞进卢世海的房间有样学样地大叫道:“卢大哥,帮帮忙,都是一起抗枪一想票昌的兄弟,这事别声张啊!”
  卢世海心态爆炸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救命啊!
  卢世海被一同塞进了大巴,最终被拉进了大院当中,成了众多票友中的一员,被分别看管。
  在洪隆,票不算大事,只不过要通知家人,就像小时候不做作业总要请家长那时的慌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