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7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姜姝母亲说:“抑郁症就是夜里最容易出事,我们不在旁边出了问题咋办?”
  燕慎道:“她这是心病,要从源头治。听我安排吧,你们也好好歇息一晚。”
  整整一天,方晟明明已经没事了,还得躺在床上接受一拨又一拨探视者,包括省委、省正府领导。毕竟大家都知道于道明是他二叔嘛,使得市长身份又被看高一线。
  “比真生病还累。”捱到晚上方晟不禁抱怨道。
  白翎道:“知足吧你,京都那些大医院里躺的若干位二线老同志,成天伸长脖子等领导慰问,结果呢……人走茶凉,等没人探望你会很失落。抓紧时间睡会儿,车子约好了,凌晨一点动身。”
  “嗯。”
  “我这人憋不憋屈啊,帮老公约车去会情人!”白翎忍了又忍,还是发了句牢骚。
  方晟瞪眼道:“胡说什么呢,这是幽会吗?明明是上门做思想工作好不好!”
  白翎怒极而笑:“思想工作,天底下大概只有你这种厚颜无耻的家伙才说出得口!”
  “实在不放心,要不这会儿先把我掏空了?”
  “别,别,病房都没锁的,”白翎一把打掉他伸来的魔爪,“你不要脸,我还想多活两天呢。”
  车子是严华杰派的,车型、颜色都很低调,司机由始至终两眼直视前方,显得非常专业。

  抵达军区总院地下停车场,白翎留在车上,方晟独自从电梯直通康复区。刑警大队沿途做好了清场工作,使他毫无阻滞来到姜姝病房。
  护工被打发出去了,姜姝见了他惊喜地坐起来:“方晟!”
  方晟快步来到床边,安抚她半躺着,盯着她苍白的脸庞看了半晌,叹道:“昨夜咱俩都经历了生死劫,差点到黄泉路上相聚呢。”
  “对不起,我是自找的……”
  方晟手指堵住她的嘴,道:“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从银山到现在,我很少关心你的精神状况,尤其去年开始手术一再失败你非常情绪低落,我也觉得正常而没多疏导排解,我做得不够,该沉重检讨……”
  “不准这么说,”她也捂住他的嘴,“昨天燕慎透露为我的事,你两次跟他严肃而深入地讨论过,也指出有可能产生的后果。但……怎么说呢,别看他才高八斗,在家族里毕竟只是晚辈,没有发言权的。”
  “现在长辈们都想通了吧?”
  “已答应等身体痊愈后办理离婚手续,我终于恢复自由了!”

  “那你该开心一点才对,原先压力烟消云散,还解决人生中的大麻烦。”方晟微笑道。
  “但刘志伯好像不欢迎我回去工作,探望时叫我安心休养。”姜姝脸上又愁云密布起来。
  “这件事我是这样看的……”方晟特意起身检查门是否关好,坐到床边轻声道,“你这种事要上内参,京都常委们都会看到,虽说事出有因,可肖挺一门心思进正治局,任期内不能出点瑕疵;刘志伯也是上了年纪的老干部,更要保持晚节。你想,他俩敢继续用你么?”
  “我偏不走,他俩能奈何我?”京都女孩的犟脾气又上来了。

  “强扭的瓜不甜呐,若想进步必须回京都转一圈再换个地方,双江这边多少存在负面影响。”
  姜姝气鼓鼓没说话。
  此时她还没意识到抑郁是长期且折磨人的病症,认为只要离婚一切便无问题,今后能和普通人一样工作生活。
  方晟停顿片刻,道:“要么先到京都缓几天,设法平调朝明怎么样?那边熟悉的朋友不少,环境反而比双江宽松。”

  “噢——”
  姜姝若有所思。她知道爱妮娅在朝明任省长,陈皎则是副省长,省委常委里还有姜源冲,跟方晟的关系都很铁。
  “回头我跟燕慎商量下,或许他会同意。”
  “他巴不得我回京都,说是在双江不放心!”
  “确实如此,”方晟微笑道,“眼下我也是焦点人物,成天接受各方面关心,想过来看你都难。在双江,还有比我更在乎你的?”
  姜姝露出娇羞的红晕,低头嘀咕道:“你在乎的女人太多了……”
  虽这么说,气氛却变得粉红起来。
  磨蹭了一个多小时,方晟才原路返回停车场。见他上车,白翎懒洋洋打个呵欠,道:
  “睡了一觉,好香,好香。”
  方晟讪讪道:“香什么香,全是消毒水味儿。”
  得知妹妹松口,燕慎悬在嗓子眼的石头落地。平调朝明省大概是所有选项当中最好的方向,那边常委里有爱妮娅和姜源冲,还有老朋友陈皎,与方晟的交情都非同寻常。
  另一个角度讲,证明陈常委和燕常委当初坚持力荐爱妮娅任朝明省长具有绝对前瞻性。
  樊伟效率很高。
  方晟出院那天来了两位小平头、中等个子的中年人,压低声音说奉命报到,询问之下才知跟鱼小婷同一个部门,退役后分流到内地城市从事保卫工作,昨天接到樊伟通知便动身过来,此后负责长期保卫方晟的安全。

  “称谓不过是符号,为方便首长叫我们大丁、小丁,”为首中年人微笑道,“以后若非特殊情况咱俩不会公开露面,樊主任档案里称作‘影子保镖’……”
  大丁的要求很简单,齐垚每天晚上将方晟次日行程发到指定邮箱,若中途行程更改则发短信到指定手机号,其它不用多管。
  “如果私人行程……”
  方晟担心的是“影子保镖”兼监视性质,意味着自己一举一动尽在樊伟掌握之中,日后将成为被要挟的证据!
  小丁温和地说:“原则上咱俩按首长发的行程干活,换而言之首长不发行程,咱俩就原地休息。”
  “哦——”
  白翎却问了个专业问题:“报告期是多长时间?”
  “报告白主任,报告期十天。”大丁答道。
  “上报时同时提交一份给我,喔,反恐中心。”白翎道。
  “是,白主任!”大丁、小丁齐声应道。
  方晟头皮发麻,暗想正愁樊伟掌握自己**呢,又杀出白翎,以后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愈发意识到鱼小婷在身边的重要性,然而,又不知她跟叶韵跑到哪去了。
  “唉,该在身边的都不在了,不该……”
  方晟哀怨地瞟了一眼白翎,愁眉苦脸摸摸身上伤疤,暗想算了算了,别好了伤疤忘了痛,暂且老老实实回鄞峡消停几天吧!
  鱼小婷和叶韵仍溜到芮芸家落脚,这是她俩所能想到的、目前为止最安全的地方。
  芮芸去鄞峡商讨联合办学投资计划,周小容独自在家。

  见鱼小婷将昏沉沉的叶韵背进来,周小容赶紧张罗铺床单、捧被子、烧开水,等叶韵安顿下来后主动询问要不要去药店买药。
  “需要大量消炎药和抗生素,多跑几家,注意不能引起店员追问,”鱼小婷想了想叮嘱道,“别刷银行卡,全部用现金结算。”
  “明白!”
  走到门口,周小容终于忍不住问,“方晟他……”
  “没事啦!”
  周小容长长吁了口气,快步出门。
  防盗门关上后,叶韵声音微弱地说:“小婷……这回多亏你了……肯定冲我来的,跟你没关系……”
  日期:2018-11-26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