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9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藩正男被无视了,窝火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手有些发抖。保持着那依旧绅士的笑容,柔声道:“诗雨,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
  诗雨脸上一寒,哼道:“你连的你的爱车都输掉了,还吃什么饭啊。”
  “爱车?对了!”方长指了指那辆崭新的柯尼赛格笑道:“我觉得砸了太浪费了,于是又花了将近一千万把它修复了。嘿,你想要回去吗,五千万我卖给你”
  听到这价格的时候,所有人禁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辆车在市面上的价格是两千八百万,全国只有两辆,而当藩正男将这辆车弄到手的第二个月,市场价就已经飚到了三千五百万。贵是挺贵,可就算是修了一千万,也不至于卖到五千万去,这实在是太夸张了。这也就难怪能把在场所有的人惊得两眼发直,呼吸都不畅了。
  要说最郁闷的还是要数藩正男,那天夜里本是要在诗雨的面前骚一把,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然而这样就算了,这辆爱车居然被人当着他的面给砸了,砸车的人正在那边抽人巴掌,啪啪啪……

  这帮狗东西天生就这么会打脸?
  藩正男已经无法淡定,呼吸颤抖,正想开口将这辆爱车买回来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等等,这辆车,我看上了,不知道藩少能否割爱啊?”
  “卧草尼玛,你谁啊!”
  藩正男炸了锅,扭头伸手一指还在啃牛蛙的范增叫骂道:“你特么最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我现在火很大。”

  谢天华腰上一把竹节刀抽了出来,往前一步的时候,范增手将他拦下道:“这里可不是咱们的地盘,动棍子的都快被抽死了,你要动刀,还不得被人给宰了啊?”
  说着,范增把最后一口牛蛙给吃进嘴里,然后把肉嚼干净了,将那比牙签粗不了多少的骨头给吐了出来,顺手把两根大竹签子放也给扔在了地上。
  方长笑了笑,挥了挥手的时候,有人拿着垃圾筒直接走了过来,方长手一挡,将垃圾筒拿了过来,再从兜里拿出一张纸巾来,蹲了下去,把碎骨头全都包在了纸巾当中,两根竹签也放进了垃圾筒当中。
  此刻,方长将包着骨头的纸放进了兜里,横眼瞥一眼那满是惊恐的巩平。
  从范增出现的那一刻,巩平的目光就一直紧锁着他,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这张脸……这张脸为什么会在这个人的脸上,他是谁?那么方长又是谁?

  思绪万千的巩平快疯了,凌乱地看着一切的发生,对了,方长的脸整过了,那么这人为什么会整成他原来的样子?
  这样的直视,这样痴迷的眼神,似乎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于是在咖啡厅不远处的韩世允一点不落地看在了眼中,静静地听着由谭斯贵身上的小装置传来的话语,完全不用翻译了。
  方长靠在巩平的耳边小声地说道:“事情结束后,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站旁边好好看着。”
  果然是方长弄出来的,他是怎么办到的?
  就在巩平全身发麻的时候,藩正男有些心虚地拉开了身位,沉声道:“这车原本就是我的,我现在买回来也不为过,五千万,我马上转账。”
  范增笑了笑,指着方长道:“你看看他刚才怂的那个样子,他敢把车卖给你吗?”
  说着,范增大摇大摆地走到那跪着的二三十个小弟的面前。
  小地主看了看范增,收回抽肿了的手,冲他笑道:“怎么,你特么的也要跪着,来来来,排着,一会轮到你我尽量重一点,草尼玛!”
  范增指了指小地主,笑道:“地主哥还是这么有趣啊,你姐夫呢,金爷死了,你们特么的也太不涨进了,居然跑到卓越来当保安,老奶奶摔倒我都不服,就服你。”
  小地主脸色一变,看看谢天华,再看看范增,惊得跳了两三米远,指着范增惊叫道:“卧草尼玛,你是范成友的儿子,范增!你特么的杀人犯人居然玩变脸,尼玛的!”

  范增摸了摸自己的脸,淡淡地笑道:“我爸好歹也帮金爷兜了那么些年,你跟你姐夫就算不记恩,也该对我客气一点,今天我是冲着卓越来的,你跟你的弟兄们最好滚开一点,不然的话,我的手段你也清楚。”
  小地主扯着嗓子喊道:“你逼死了急诊科的主任,还逼得二医院的院长跳楼自杀……卧草……卧草……我惹不起你!”
  不光小地主怂了,在场的人听到小地主这话的时候,都怕了。
  前阵子的传言在这一刻全都印证了,众人惊恐地看着洪隆市局长的独子范增,心中七上八下。
  豆大的汗珠子从藩正男的额头上掉了下来,如果只是拼智商,他不怕任何人,可是对范增这样的杀人犯,脑子好使是没用的。
  就在这时,范增的目光横着一扫,气势逼人,淡淡地说道:“小地主,本少爷做的事用不着你来宣传,你看我骄傲了吗?”

  方长听了这话,微微一笑,冲藩正男道:“藩少,不好意思,这车不能卖给你了。”
  范增摆了摆手道:“别这么急嘛,就算你怕死也不能这么没原则,我不想让别人说我范增是个仗势欺人的人,这辆车我要了,但是得要得光明正大,跑两圈吧,你赢了,这车你拿走,你要输了,这车给我赔我兄弟的医药费。”
  “好!”
  藩正男重重点头那一瞬间,方长心中叹了一口气,暗道,狗改不了吃屎的东西。
  “大伯,方长哥哥这是在干什么呢?”
  龙远山喝了一口茶,咖啡厅旁边的茶楼巨大落地窗看了出去,刚才的所有一切都尽收于眼底,听到对面龙墨的话时,淡淡说道:“你方长哥啊,刚才把苍蝇和蚊子给收拾了,现在啊,恐怕是要打老虎了。”

  听到龙远山的话时,龙墨心跳特别的快,从她初见方长时,她就知道方长特别的厉害,虽然还是不知道方长究竟想干什么,但是看他在这群人当中淡定自若的样子,就是一种享受。
  想到这儿,龙墨不禁问道:“用我们帮方长哥哥一把吗?”
  龙远山摇摇头道:“傻丫头,我们只能看戏,不能出手,不然就打草惊蛇了!”
  谁是蛇?龙墨不禁好奇地在心中一想,虽然不明白,但是也没有开口问。
  见证了这一幕的假大空等人,哪里管得住自己的手,拿出手机赶紧给苍衡发去了短信。
  “范增和方长对上了,就在乔山镇呢!”
  收到这短信的时候,苍家除了苍以怀没有出门之外,一家子全都来了,呃……苍宇寰在补课,他妈陪着。
  直到夜深,乔山镇的商家以整理受损的铺子全部提前打烊,连酒吧的客人也走得着不多了。

  四周的灯还亮着,不过已经没有了什么人气。
  韩世允换了卫衣,手里提着个大箱子,进入坟山,一直走到坟山的最上面,脚下踩的是方长他爷爷的坟头,一块布铺开,箱子放在上面,打开了,就算没有一点光,他也凭着自己的手感将皮箱当中的组件拼凑成了一把完整的枪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