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8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实职,是每个秘书的最终梦想,高级官员的秘书虽然权势熏天,但怎么说也是狐假虎威,远不如自己当主官来的过瘾,领导们也乐意让自己的秘书到基层出任主官,以此扩展自己的势力。所以当周文提出下基层的时候,周仲达考虑再三还是同意了。
  “小周啊,在我身边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说吧,你想去哪个单位?正科级单位随便你选,在我离开江北市之前,一定把事情帮你安排好。”周仲达的话让周文心里一热,毕竟这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江北市有油水的单位就那么几个,财政局土地局、国税地税、烟草专卖、石油石化,不是国家机关就是大型国企,但要既有油水又有权力,还真不大容易,周文思忖再三,决定去财政局当个实权科长。
  玄子的车队经历千里跋涉,终于抵达江北市,从云南边陲到祖国腹地,一路之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他不光带来了一架拆散的运五飞机,还趁机在边境上收购了一辆梦寐以求的威利斯吉普车,这回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晨光机械厂大门口,一辆重型卡车正慢慢倒车,一帮工人端着饭盒子围在旁边,看着大型叉车从集装箱里拖出一个包裹着帆布的东西,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是什么玩意?”

  “不会是恐龙骨架吧?”
  机身被两辆叉车托着送进车间,摆放在支架上,工人师傅们驱散了无关围观者,开始喷漆作业,将这架飞机改头换面,喷成民用的ru白色,还煞有介事的在机尾上涂了一些数字。
  刘子光和贝小帅站在车间门口,欣赏着崭新出炉的飞机,贝小帅说:“打听过了,深圳那边有个民用航空公司正在拍卖资产,有一架运五,一架米8,价钱合适的话可以买下来,弄个套牌,咱这架运五不就有手续了么。”
  刘子光说:“飞机好买,飞行员不好弄啊。”
  贝小帅一撇嘴:“小事儿,我也问过了,广东有航空学校,考一个飞行执照出来也就是十万块钱的样子,你出钱我去学,多好。”
  刘子光说:“好,学费我出了,再多找几个人一起去学,为将来成立航空队建立人力储备。”

  贝小帅惊讶道:“光哥,你当真啊,一架飞机还不够你玩的?”
  刘子光嘿嘿一笑:“我这叫未雨绸缪,谁又知道将来的事儿呢。”
  正说着,手机响了,是周文打来的,周秘书的声音有些低沉:“刘子光,我换工作了,去南泰县旅游局当局长,明天就走,晚上我想请你吃饭。”
  刘子光有些惊讶,没想到周市长高升,周文竟然没跟着一起进省城,反而下放到县里去做局长,他赶紧说:“我一定到。”
  晚上,依然是在周文家里,气氛稍微有些压抑,刘晓静显然对丈夫的职务变动并不满意,与其去县里当什么旅游局长,还不如去省城做厅长秘书呢,但是覆水难收,组织上的决定,又岂是随随便便改动的。

  周文也是长吁短叹,市里那些有油水的科级单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想把老萝卜挖出去,把他这个新萝卜填进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况且干部分配的问题,向来是组织部负责的,南泰县旅游局长一职,虽然油水不足,但好歹是正科级,周仲达临走之前还给他做工作,说小周你一定要经得起锻炼才行啊,在任何岗位上都要干出一番成绩来。
  当时周文回答他说,一定不给老领导丢人,但是私下里却是怨气漫天,满腹牢骚,南泰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深山老林不少,可是旅游业极不发达,旅游局形同虚设,这个局长就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唉,这就是官场,人走茶凉。”周文一仰脖,吞下一杯烈酒感慨道。
  刘子光说:“周仲达还算可以了,在离任之前把高土坡拆迁的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图书大厦的建设也在进行,周文你不要急,先下去锻炼一下,过一段时间自然会高升的。”

  周文又叹一口气:“话虽这样说,变数太大了,南泰县是李书记的根据地,我这样的人去了又有什么发展?”
  说完又喝了一口酒,“还有高土坡拆迁的事儿,李书记是个睚眦必报,恩怨分明的人,他欠大开发的情一定会还,所以现在说什么都太早。”
  周仲达一路高歌进省城当厅长去了,夺魁呼声最弱的副市长秦松拔得头筹,市政府领导班子又增补了一名副市长,这个幸运儿就是原本已经准备退居二线的政法委书记胡跃进。
  现在胡跃进厉害了,身兼市委常委、副市长、政法委书记三职,手握权柄,与当初那个被架空的光杆书记不可同日而语,令**跌眼镜的是,扶他上位的不是别人,正是市委书记李治安。
  官场真是令人捉摸不透,李书记的行为耐人寻味,一些熟稔江北官场内幕的人士分析说,李书记这是主动示好,想把胡跃进拉到自己阵营中来,以此弥补先前的损失,至于秦松为什么能当上市长,则是省里权衡再三的结果,总的来说还是两个字:平衡。
  不管怎么说,江北官场总算是尘埃落定,昔日风光无限的市长秘书周文,灰溜溜的开着他的奇瑞轿车,去南泰县走马上任了,周市长和周秘书虽然离开了,但是面子还在,至诚集团以绝对优势战胜了心有余力不足的大开发,拿下了高土坡地块的开发权。
  正值中央出台政策,打击过热的房地产市场,省里也出了文件,要求各地切实抓好拆迁地区居民的安置工作,杜绝野蛮拆迁,强制拆迁,摆脱土地经济的束缚。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土坯居民们变得无比乐观,这回总不会再给千把块钱的拆迁补助吧,更让他们有信心的是,崭新出炉的**代表刘子光将会以区**代表和高土坡居委会主任的身份和至诚集团谈判,双方共同商定拆迁补偿。
  高土坡居委会小院子里,人山人海,都在等待刘子光的好消息,大家知道小刘本身就是至诚集团的人,这回他代表街坊们去和公司谈判,绝对会向着大家,而不是向着公司方面。
  大叔大婶们热烈讨论着拆迁补偿的数额,有人猜是五千,有人猜是六千,还有人说:“我也不图别的,能给安置一套小户型就行,这七十年代的老房子实在是没法住了,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年年修,年年坏啊。”
  一位老大爷说:“要是能原拆原建就好了,哪怕咱贴钱也行啊,在这地方住了一辈子,一下子搬走了怪舍不得。”
  旁边一位胖大婶说:“老王,你别做梦了,这是啥地段,临江黄金地段啊,那是盖大商场大酒店的地方,哪能盖居民楼啊,就是盖了,也轮不到咱啊,你滨江的楼盘,起码八千块一个平方啊。”

  众说纷纭,只有一个意见是统一的,那就是不管怎么样,至诚集团的方案总会比大开发的方案强,至于强到什么地步,就看刘子光怎么谈判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