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8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我想请问你,你是怎么教女儿的,指使黑社会分子把我女婿打成重伤,连我们老两口也打,你女儿还有一点良心么!”老法官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李天雄回头四顾,李纨抱着膀子看远处不搭理他们,刘子光则一耸肩膀,两手一摊,满脸无所谓的表情,默认这件事是他做的了。
  这一刻,李天雄忽然觉得这个准女婿变得顺眼多了。
  甄家人再次打上门来,威力已经不比当年,李纨本来就不是个吃素的人,当初也只是念着到底是小诚的亲爷爷奶奶,不好意思撕破脸而已,现在甄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人,再好的脾气都无法容忍。

  更何况如此李纨不是一个人,自己的爸妈来了,男人也在家,还有什么好怕的,她干脆直接进屋去了,眼不见心不烦。
  李纨的母亲心地比较善良,出言相劝道:“亲家,到底怎么回事,都是有文化的人,何必闹得这么僵?”
  甄母撇撇嘴,傲然望着这两个外地人道:“我不和你说话。”
  李纨的母亲也生气了,一扭头回屋,让两个男人对付他们。

  李天雄看看刘子光,看他如何面对,刘子光毫不含糊,当即拿起电话报警,然后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等着丨警丨察来到。
  甄家人都坐在自带的小马扎上,老两口一脸的傲气,甄丽也气鼓鼓的,只有侯振业面露惶恐之色,他知道刘子光的厉害,这人阴着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然不会动手打人,可是以后保不齐还要背后敲自己的黑砖。
  甄法官老两口倒是无所谓,闹得越大越好,正符合他们的预期,甄法官退休以前是区法院的一把手,有权有势,出入有车,逢年过节家里礼物不断,可是退休以后直接从云霄跌到凡尘,说话不顶事了,到老单位去办事,往日献媚巴结的那些人也爱答不理了,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
  从领导干部的岗位上退下来,本来就不舒服了,再加上女婿女儿的挑唆,便把矛头指向了儿媳妇,往日的仇恨涌上心头,儿子的死和这个小娘们分不开关系,她家财万贯,生意风生水起,这些本来应该是我们甄家的财产啊,老两口气不过,遂决定通过法律途径来分割李纨的财产,抢回自家的孙子。

  这事儿要搁在以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现在不同了,退休老院长的话也没人当回事了,案子拖了一两个月也没有下文,老两口屡遭羞辱,女婿也被黑社会打伤,他们反倒越战越勇,反正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豁出这把老骨头,把李纨这个小娘们搞臭也是好的。
  所以老法官一家人倾巢出动,带着小马扎和儿子的遗像前来闹事,反正丢的是李纨的人,他们才不在乎,闹得越大越好,喊丨警丨察更没关系,借他们三个胆子,也不敢把退休老法官怎么着。
  客厅里静悄悄的,甄法官老两口若无其事的坐在小马扎上,一副长期作战的架势,李天雄嘴角挂着冷笑,老特工并不打算出手,只想看看刘子光怎么应付这件事。
  五分钟后,110丨警丨察赶到现场,遇到这种家庭纠纷,而且当事人一边是社会名流,一边是退休法官,小丨警丨察哪边也得罪不起,只能苦苦相劝,无奈老法官两口子就是闹事来的,属于标准人来疯,指着丨警丨察的鼻子破口训斥,气焰相当嚣张。
  物业人员也上来了四五个,连劝带拉把人拽出了李家,老两口觉得在家里闹规模不够大,顺水推舟来到楼下,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再也不走了,高声叫骂,引来无数围观,刘子光暗自冷笑,心道老东西你和我斗心眼还差点。
  过了一会儿,一位五十余岁的中年妇女出现在门口,看气度雍容高贵,物业人员立刻陪着笑脸上去问候:“陈阿姨,把您也给惊动了,真不好意思。”

  妇人道:“又是李总的公婆来闹事么,我去劝一下吧。”
  于是上前很客气的劝说道:“老人家,消消气,有什么问题可以慢慢说嘛,无法协商的也可以走法律途径嘛,你们这样闹影响多不好啊。”
  小诚的奶奶正在气头上,哪还有好脸色给她,当场就骂回去了:“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
  妇人有些语塞,没想到自己的面子也会有人不买账,那边刘子光走了过来,很客气的说道:“陈阿姨,您也来了啊。”

  妇人道:“是啊,雪晴提到的,我就顺便过来看看,这老两口真不讲道理啊。”
  刘子光说:“没办法,公检法退下来的人就是厉害,哪能听别人劝啊,除非他们单位领导来才能降住。”
  妇人点头说:“有道理。”从提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胡书记啊,我是小陈啊,对对对,我们小区里发生一件事,你能不能来解决一下啊,什么?在开会,我也是没办法啊,除了你没人能压得住了。”
  又过了十分钟,政法委书记胡跃进赶到了,与此同时,同住在滨江锦官城的周代市长也接到妻子的通知赶回来了。
  市长和政法委书记都到了现场,市中院的领导们也闻讯赶来,还有检察院的领导,司法局的领导,一起家庭纠纷,惊动了大批高级领导干部,这排场是越来越大了。
  甄法官老两口无所畏惧,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退休政法干部牛逼哄哄,但是一物降一物,谁都有命门所在,市里领导都来了,甄法官也就泄了气,老太婆也偃旗息鼓,不再趾高气扬的破口大骂,开始哭天抹地抱委屈了。
  政法委胡书记当场作出指示,市中院领导负责把人劝回家,有问题就要解决,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要尽早医治,并且对甄丽作了严肃批评,身为法院工作人员,不但不劝解自己的父母,还穿着制服来闹事,回头一定要严肃处理,至于侯振业,世人都知道他是个刁健讼棍,早看他不顺眼了,这回更要借机给他上点眼药,律师执照怕是危险了。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甄法官一家人灰溜溜的走了,他们终于认识到了自家儿媳妇的真正实力,连市长夫人都帮他们说话,一个电话市里领导全到场,凭着自己退休区法院院长的身份,在人家眼里还是不够看啊。
  好好地一场家宴被打断,谁也没有心思吃饭了,刘子光推说有事,先行告辞,反正他本来也有些心虚,不知道和李纨的父母说什么好,经此一事,李天雄倒是觉得这个小伙子办事很有一套,对付这种退休刁蛮老人,确实没有什么有效地办法,能迅速招来市里领导,说明刘子光的社会关系甚至比李纨都要强大。
  刘子光离开之后,李纨哄着孩子吃了点东西睡下了,父母一边吃饭一边商量,一直谈到夜里十点钟,才来敲李纨的门,李纨正好也是辗转难眠,出门一看是妈妈来了,便出来陪她说话。
  “纨纨,你到底怎么想的,如果决定了的话,妈支持你再婚,毕竟一个人太难了。”
  李纨摇摇头:“我想再考虑一下,最近公司事情很多,忙的脚不沾地,哪有时间办个人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