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2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得不说,谭建光这一手确实很绝,而且相当的有血性,这从旁边那个姑娘看他的眼神变化上就可见一斑。男人被羞辱打压其实并不可耻,丢人的是只知道愤怒生气,却什么都做不出来,比如宁鸿振那样的。
  往自己身上捅刀子之类的事情,很多江湖混混都能干得出来,通常情况下效果都会不错,要么震住敌人或者吓跑对方,要么获得他人的尊重,从此扬名。简单直接,就像那句老话说的:敢对、能对自己狠的男人,才是真男人。
  比如此时此刻,不管萧晋心中作何感想,谭建光的所作所为确实已经有了些许枭雄的气质,虽然今后该弄死还是会弄死,但看在谭正信的面子上,继续羞辱下去就不合适了。于是,他微微一笑,点头说:“不错,谭老爷子的脸面算是被你给兜住了,没掉在地上,现在你可以走了。”
  谭建光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咬着牙让小弟把他给搀扶起来,怨毒的望着萧晋道:“萧先生做事让人佩服,建光记下了,有机会咱们再来过,告辞!”
  说完,他便示意另一个小弟将之前被踩碎手掌还挨了一枪的手下扶起,一瘸一拐的向房门走去。宁鸿振低着头也想跟上,冷不丁胸口一痛,然后整个人便跌回到沙发里。
  萧晋撇撇嘴:“宁助理,人家谭大佬能走是掏过了买路钱的,你这种明目张胆占便宜的行为可太说不过去了吧,巡抚买东西也不能不给钱呀!”
  “姓萧的,你真敢当众伤我?”宁鸿振又开始了他标志性的瞪眼大喊,仿佛越这样越能彰显出他的身份似的,“有理不在声高”这句话在他这里肯定没市场。
  萧晋摇摇头,抬手又是一枪打在他脑袋边的沙发背上,洞口距离他的脸不到十公分,吓得他整张脸瞬间白到近乎透明,大腿根一热,裤裆就湿透了,连不远处小姐看他的眼神都多了几分鄙夷。
  “宁鸿振,你不会真以为胳膊是你自己不小心摔断的吧?仔细想想,当时是不是感觉膝盖好像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宁鸿振发了会儿呆,然后眼珠子就慢慢瞪的溜圆。
  “想起来了?老子当着那么多官老爷的面都敢弄你,你说这会儿敢不敢呢?”
  “那……那不一样!”宁鸿振干咽一口唾沫,声音干涩但依然在努力提高着声调,“那天没人看到你做了手脚,今天在场可这么多人呢。我伯父是巡抚!是江州省官职最高的人!谁敢帮你作伪证,老子灭他满门!”
  闻言,萧晋整个人都蔫儿了,哭笑不得的捏了捏鼻梁说:“我算是服了,宁鸿振,你的愚蠢真是刷新了我对蠢货的认知,你大爷有你这么一位极品的侄子想想也是够倒霉的。好吧,欺负你这样的人挺没意思的,那么不想跪就算了。”

  听了这话,宁鸿振刚要松一口气,就见萧晋转过身,问肖楚楚的那几个手下道:“你们谁身上带了棍子?”
  那几人纷纷看向肖楚楚,女人仅仅只迟疑了不到半秒钟就眨了下眼,然后其中一人便从后腰抽出了一根甩棍来。
  “很好。”萧晋点点头,视线又转到谭建光的人身上,枪口随便一指他的一个小弟:“就你了,拿着棍子,去把宁少爷的一条腿打断。”
  那人顿时傻了眼,用哀求的目光向自家老大求助,而谭建光则险些气吐了血。江湖中一直都在传萧晋有多么的心狠手辣,以前他没见过所以没啥印象,此时才明白这位不但够毒,也够阴险。
  让他的人去打断宁鸿振的腿,哪怕宁鸿振和巡抚大人明知他是被逼的,在无法找萧晋报仇的情况下,百分百会拿他出气。左右不过是个江湖混混而已,在官老爷眼里跟随便能碾死的臭虫没太大区别。

  归根结底,还是萧晋觉着欺负宁鸿振没意思,所以又重新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什么“谭老爷子的脸面”之类的全是屁话!
  “姓萧的,你真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吗?”他咬起牙问。
  萧晋一声长叹:“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墨迹啊?外面还有位姑娘在等着呢,爷儿可没时间在这里跟你们来来往往的玩儿!赶紧的,少废话,我数三个数,要么让你的人过来打断宁少爷的腿;要么……老子也不为难你,把丨毒丨品的来源说清楚就行,否则的话,老子不介意在你剩下的三肢上再分别各穿一个窟窿眼儿。”
  “我现在终于明白萧先生为什么会甘愿呆在山里的那个小村庄了。”在谭建光与宁鸿振都离开之后,肖楚楚为萧晋倒了杯酒过来,笑着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您刚刚的那些蛮横霸道为的竟然是弄清楚是谁在省城贩毒,像你这样强大、富有、绅士、充满正义却又不乏幽默感的男人,恐怕是个女人都会心动的吧?!”
  萧晋将一条信息发送出去,抬头接过酒杯,挑眉问:“那楚楚小姐呢,也心动了么?”
  “我倒是想心动,但是又不敢。”
  “你在怕什么?”
  “当然是怕伤心呀!别的不说,我们家小鱼儿这会儿可还在门外等着呢,用咱们国人的话说,我可已经是标准的大龄剩女了,哪里竞争得过那些年轻水灵的漂亮姑娘?”
  听她提起“小鱼儿”这三个字,萧晋瞬间就没了继续调笑的心思,掏出支票本写了一张撕下来推到她面前,说:“我不知道你们培训小瑜花费了多少成本,这里是一百万,想来应该足够了。”
  肖楚楚愣住:“萧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蒲小瑜从现在开始就不再是茶花会所的员工了,你们之间的个人私谊我不管,但她不能再跟这里有丝毫的关系。”
  肖楚楚皱起眉:“萧先生,蒲小瑜只是我们会所的合同员工,并没有卖身给我,她是去是留都应该由她自己做主,我不能也没有权力替她决定。另外,不管您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样做不觉得很不尊重人么?”
  萧晋想了想,点头:“也是,这样确实不太妥当,那就麻烦楚楚小姐把她叫进来吧!”
  肖楚楚抿了抿唇,起身出去将蒲小瑜带了进来。
  “萧先生,刚才谢谢您的帮助,我……”
  “这个不要再提了,我那么做也不完全是为了帮你。”萧晋摆手打断,神色冷漠,“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蒲小瑜抬眼看看肖楚楚,见她没什么表示,只好点头说:“您问吧!”
  “你吸丨毒丨吗?”
  女孩儿摇头如拨浪鼓:“刚才就是他们非要我陪着一起吸,我不愿意才……才发生那种事情的。”
  萧晋目光缓和了一些,又问:“你是自愿到这里工作的吗?”
  “萧先生!”不等蒲小瑜回答,肖楚楚就沉声开口道,“您是在暗示什么么?”
  日期:2018-10-08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