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7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是精选,其实没什么悬念,刘子光为选区内的老百姓所做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再说有周文这个市长秘书从中协调,基本上没有悬念,原来还担心调到**的前公丨安丨局长马伯仁会从中作梗,但是据说马局长成了马副秘书长之后,一蹶不振病倒了,现在长期歇病假,从不去**上班。
  竞选的事情没有悬念,但也要走走过场,刘子光四处亮相,和选民们亲切谈话,光这些事情就忙得不轻。
  终于抽出一点时间,刘子光去总公司找李纨,总裁办公室内,两人相对无语,卫子芊静悄悄的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你……回来了。”李纨说。
  “回来了。”刘子光脸上荡漾着微笑,阳光明媚。
  望着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李纨的心里忽然抖了一下,脑海中回响着前几天父亲电话里的规劝:“纨纨,这个人极度危险,最好不要和他有什么纠葛。”
  极度危险的男人,想到这句话李纨就想笑,和刘子光比起来,自己的父亲才算得上是真正极度危险的男人。
  李纨的相貌随自己的母亲,清秀婉约,但是性格却随父亲,坚韧不拔,如钢似铁,父亲的身材并不很高大,相貌也不出众,但是却有一张坚毅的面孔和刀锋般的眼神。

  自打记事起,父亲就早出晚归,整天忙于事业,经常一出差就是大半年,家庭的重担扛在母亲一个人肩头,而且还要经常性的搬家,每次都是悄没声息的就一车搬走,李纨直到上大学为止,就没在任何学校持续上过一年时间。
  那段日子,家里经常吵架,母亲是多么温婉美丽的女人啊,竟然被父亲逼成歇斯底里的泼妇,摔锅砸碗,高声怒骂,有次甚至把家里省吃俭用买的进口夏普彩电给砸了,每当这个时候,父亲就低头抽烟不说话,灰蒙蒙的烟霭将他笼罩住,显得格外阴冷。
  吵归吵,闹归闹,尽管每次都提到离婚,但为了孩子,为了当初的爱情,这个家庭总算是熬过来了,母亲经常对着镜子发呆,有时候还要语重心长的教育女儿,一定不要找和父亲一样的男人当丈夫,那样会后悔一辈子。
  记得有一次,父亲因公负伤,腹部中弹,肠子溃烂,医生下了病危通知,让她们母女准备后事,同事们甚至都开始筹办追悼会,领导也在措辞追悼会上的发言,但昏迷了十七天的父亲竟然从死亡线上又爬了回来,给大家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也正是那次事件后,父亲的工作终于安顿下来,家也定居在了首都,而母亲,从此也不再提离婚二字。

  不错,刘子光的脾气是有点火爆,但那也及不上父亲十分之一,记得自己上高二的时候,有次放学回家途中被几个小混混堵在巷子里,正巧父亲开车路过,二话不说下车动手,当时的一幕让李纨终生难忘,那几个小混混被打得连人形都没有了,丨警丨察赶到之后要扣留父亲,而父亲只是拿出一个证件在他们眼前晃了一下,那些丨警丨察就变得毕恭毕敬了。
  父亲从事的职业比较特殊,按理说是应该瞒住家里人的,但依李纨的聪明,她早就猜出父亲是国家秘密机关的工作人员,而且是危险的外勤人员,后来父亲负了重伤,转为内勤,但火爆的脾气不减当年,李纨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就被他叫进内室谈了半天,出来之后,那男生的脸都白了。
  所以,父亲才是真正极度危险的男人。和他比起来,刘子光起码还会哄女人开心,会买小礼物,会关心人。
  当然了,刘子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父亲基本属于一丘之貉,脾气暴躁,眼里揉不得沙子,遇到不平事,当场就动手,当场不能动手的,背后也一定出阴招把人搞得生不如死。
  以前李纨最恨这样的男人,所以嫁给了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学长甄志,父亲一直反对这桩婚姻,李纨猜测应该和他不喜欢甄志有关,甄志太阴柔了,甚至连白酒都不喝,烟也不抽,翁婿之间感情很差,只是因为生米做成了熟饭,老头子没办法才默认了这个女婿。
  这一刻李纨忽然突发奇想,在脑海里构思着父亲和刘子光见面时的情景,这两个人是会惺惺相惜一见如故,还是势同水火,一言不合当场火并呢?

  李纨更倾向于前一种可能性。
  所以,父亲的告诫根本不起作用,刘子光对李纨来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李纨也深信自己会比母亲做的更强,会收服这个男人的野心。
  “想啥呢?走神了。”刘子光笑眯眯的说着,眼睛弯弯的,看起来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李纨收回思绪,问道:“我在想,你去缅甸做什么事了。”
  “我正想告诉你呢,我这次出国考察,为红星公司揽到了一桩业务,虽然不是什么大生意,但对于锻炼队伍很有帮助,具体事宜我会写一份报告给你。”
  “具体是什么业务呢?”李纨歪着头问道。
  刘子光很轻松的说:“军训而已,属于正常业务范围。”

  军训这个词,在大多数人心里就是大学生军训,穿着军装走个分列式啥的,最多打打靶子,跑个五公里越野,李纨也没当回事,岔开话题说道:“高土坡拆迁的事情,市里已经重新做了部署,这次我们至诚公司也参与竞争了,我希望你最近不要乱跑,配合公司的安排。”
  刘子光说:“江北市这边大局已定,有事情可以找周文摆平,周文摆不平,还有周仲达,上回他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这个情是记在你账上的。”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李纨一脸的不解。
  “是这样的……”刘子光娓娓道来,将去省城为周市长联系论文事宜的事情叙述一遍,李纨惊呼道:“出手就是一万欧元,你真是大手笔啊。”
  刘子光嘿嘿笑道:“不是我,是你,我告诉周文,这笔钱是至诚集团出的。”
  李纨沉默了,心中一阵感动,刘子光对自己真的很好。

  “我呢,把区**代表的事情搞定之后,还要出去一趟,去那边把业务的问题落实了,顺便拉个东西回来。”刘子光说。
  “什么东西?”
  “我的新玩具。”刘子光像个孩子似的笑了,成熟男人纯真的笑容,极具杀伤力。
  事不宜迟,李建国带着二十名红星公司军训教练员,护送着由晨光厂退休老工人组成的飞机修理队伍,乘火车赶往云南,而玄子则带着借来的载重集装箱货车,走公路去云南。
  刘子光则留在江北市继续忙他的事情,只等那边消息过来,便会立刻飞过去。
  成昆铁路线上,列车在原野上飞驰,软卧车厢里欢声笑语一片,晨光厂退休工人们几乎包下了整节车厢,这些退休工人整天忙于生计,哪有机会出来旅游啊,这回不但免费旅游,还包吃住,有不菲的酬劳和差旅补助,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这帮工人里,贝大叔最有威望,在他的带动下,老工人们唱了一首首革命歌曲,旅游团的气氛达到了巅峰,连随车同行的贝小帅都感叹这帮大叔们的精神之旺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