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590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阮丹宁回头想向店里借把伞,可还没开口,就看到他们放伞的地方,是上了密码锁的,不用问,这伞一定也是提供给会员的。没办法,她只好坐在门口的长椅上,想着等雨小一点了再走。
  这个时候,‘秀’的楼上。
  杭安之正平躺在床上,一名长相中性的男子站在他头侧替他敷脸刮胡子。
  ‘咚咚’,门被敲响了。
  “进来。”
  刚才那位接待阮丹宁的小学徒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两杯咖啡,送到茶几上。“Leo、杭议员,咖啡送来了!”

  “放那儿吧!”
  小学徒犹豫了会儿,说到,“Leo,刚才有位小姐来做头发,点名了要你做,可是,她没有会员卡,她还说上次就是你做的。”
  “噢?”Leo中性的眉毛一挑,魅惑的一笑,“我做的?”
  听到这话,一直躺着闭着眼的杭安之也睁开了眼。要知道,Leo可不是一般的美容师,‘秀’作为帝都首屈一指的美容连锁店,Leo是‘秀’的金牌美容师。
  说句不夸张的话,可以让Leo亲自动手的,在整个帝都也没有几位。
  “女孩?”Leo再次问了小学徒。
  小学徒觉得奇怪,点了点头,“是啊,是个女孩。”
  Leo别有深意的一笑,眸光瞥向杭安之。
  杭安之眉心紧蹙,掏出手机来,翻出阮丹宁的照片,递到小学徒跟前,“是她吗?”
  小学徒看了,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是她!”
  “噢……”Leo抱着胳膊看好戏一样看着杭安之,嘴角的笑意里净是戏谑,“我就说嘛,我都多久没给雌性生物服务过了?原来是你的老婆!”

  “去!”杭安之一脸的不悦,低吼着反驳,“少胡说八道,谁是我老婆?我单身,单身懂不懂?”
  “懂!别激动!”Leo故作害怕,“吓死我了,单身有什么可骄傲的?”
  杭安之懒得理会Leo,问着小学徒,“她人呢?”
  “本来是要走的,不过,现在不是下大雨吗?我刚上来的时候,看到她在门口的椅子上坐着,想是要等雨小了再走。”
  杭安之一听,视线重新回到Leo身上,他也不说话,只是一味的盯着对方。
  “哎……”Leo叹口气,耸耸肩膀,无奈的样子,“知道了!杭议员,您有话说话,我又不是您的下属,哪能每次都猜透您的心思?我这就让人把你老婆轰走!”
  “你……”杭安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目圆睁,“你敢!外面下这么大雨?她要是淋着了,我唯你是问!”
  “嘿嘿!”Leo笑的一脸不怀好意,“开玩笑、开玩笑而已,你怎么这么经不起诈?不过,杭议员,您究竟想怎么样啊?”
  杭安之被他激的无语,吼道:“她要你给她做头发,你就去给她做,怎么这么多废话?快去,做漂亮点!做的不漂亮,她要是不满意,信不信我让人吊销你营业执照?”
  “哎哟……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就这还嘴硬说不是老婆呢?”Leo一边说一边出了门,留在这里还不让杭安之的怒火给烧成碳?
  楼下,阮丹宁正在叹息,嘀咕着:“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小姐。”院长Leo站在了她面前,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哈?”阮丹宁疑惑的回过头看着他,“……有事吗?”
  Leo一挑眉,“你不是来找我做头发的吗?我现在忙完了,跟我过来吧!我帮你做。”
  “啊?”阮丹宁一头雾水,“不是说……不是说只有会员才可以……”
  Leo上前来搭住阮丹宁的肩膀往里走,“我是院长,我说了算,我帮你做,不收钱,跟是不是会员没关系……”
  “这……”阮丹宁摸不着头脑,可却已经被Leo强行摁在了椅子上。
  阮丹宁的头发长长了,刚好到脖颈的位置,Leo替她做了个梨花烫,她的脸小,这个发型很合适,显得她娇俏可爱,稍稍染了些颜色,越发洋气。
  Leo很满意自己的作品,指尖扶着她的脸颊,笑嘻嘻的问道:“怎么样?喜欢吗?”
  阮丹宁笑眯眯的连连点头,“喜欢,谢谢你啊!我还是给你钱吧!”
  “不用!”Leo摇头,“这笔账,回头我找安之算,他为你掏钱不是天经地义吗?”
  “……”一句话,说的阮丹宁不知道怎么应对。
  做完头发,雨还是没有停,阮丹宁看看腕表,离约定的时间没剩多久了,看来要打车走了。她站在门口,准备拦车,可是雨太大,车子不好拦。
  Leo上了楼,杭安之拿着车钥匙往楼下走。
  “哟,要走啊!”Leo戏谑的调侃他,“是不是怕谁被雨淋着?”
  杭安之被戳中心事,没好气的低吼,“关你什么事?”倏尔,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凝眉瞪向Leo,“我让你做头发,没让你对她动手动脚的!你又是搂她肩膀、又是摸她的脸,你小子,兄弟的女人也动?”

  “呃……”Leo嘴巴大张,被口水噎住了,杭议员,你醋劲要不要这么大?
  “哼!下次被我看见你不规矩,我吊销你执照!”杭安之横他一眼,大跨步下了楼。
  靠近阮丹宁时,杭安之心跳莫名的加快起来。这丫头,今天弄成这样,还真……像个女人!以前没看出来,这不是女人味挺足的吗?
  “咳咳。”杭安之轻咳两声,在阮丹宁身边站定。
  “嗯?”阮丹宁抬头看向身侧。
  只见杭安之一身黑色订制制服,笔挺的站在那儿,纯黑色的短发扑向耳后,两鬓修剪的很整齐,肤色偏白皙,不说话的时候,他的气质其实很儒雅的。
  阮丹宁瘪瘪嘴,他的本质就是个毒舌男,外表神马的,都是唬人的。
  有好一阵子没有见过他了,换句话说,他们有很久没吵过架了。他们只要一见面就吵架,阮丹宁觉得,她还是不要开口的好,以免又开战。

  “呀,好大的雨啊!”
  门口,有人结伴冲了过来,阮丹宁躲闪不及,杭安之眼疾手快,伸手将她抱住闪到了一边。
  靠在杭安之怀里,阮丹宁没出息的脸红、心跳加速。
  “咳咳……没事吧?”杭安之低头看她,说话时很不自在,真是太久没有见她了,突然这么一见面,感觉生疏了很多。
  “没、没事。”阮丹宁不自在的伸手抵在他胸前,轻轻推开他。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没有大吼大叫,杭安之不自觉的抿起唇角,心头轻飘飘的,其实这丫头不发脾气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尤其现在这样。
  两个人都有些尴尬,阮丹宁别开视线,继续打车。
  杭安之看她这样,问道:“等车?”
  “嗯?嗯。”阮丹宁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心虚。他们之间那种微妙的感觉,彼此早已心照不宣。可是,奇怪的很,总是差了点什么……于是,就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状态。
  “雨下这么大,我送你吧!我的车停在下面停车场。”
  杭安之说完,不等阮丹宁回答,立即转身去取车子了。
  “哎……”阮丹宁想说不用了,可是没来得及。“呼……”
  她长舒口气,苦涩的一笑,杭安之要是知道她是去相亲的,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话说回来,她又希望他有什么反应?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她不过是他妹妹的好朋友,他们之间确切的说,连朋友都算不上,仅此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