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58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在心里寻思着,该怎么摆脱这个小丫头?眼珠子一转,揉了揉早早的脑袋,哄到,“刚才你不是从这桌子底下爬出来的吗?这样,那么多人会找你,你还躲进去,我去拿点吃的来,然后进去找你好不好?”

  “嗯!”早早乖巧的点着头,觉得哥哥好聪明呀!
  小男生暗自舒了口气,站起来要走,还催着早早,“快进去吧!”
  早早往桌子底下一钻,小屁股露在外面,却突然又钻了出来,吓了小男生一跳。
  “怎么了?”小男生心虚。
  早早咧嘴一笑,“嘻嘻,小哥哥,我叫早早,你要记得噢!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生看着她清澈如湖水般的眼睛,说了实话,“梁隽邦,我叫梁隽邦……”
  “噢!早早记住了!”早早笑嘻嘻的点着头,心满意足的钻进了桌子底下。
  “呼……”梁隽邦长舒了口气,抬起手擦了擦额上的细汗,真是个缠人又让人心疼的小丫头,幸好,终于把她哄走了。他看了看四周,应当没有人看到他和这个小丫头在一起吧?
  他这种身份,要是被人看到他和这么富贵的小姐在一起,一定又会被说成是别有用心。

  梁隽邦转过身,向着夜色中的角落走远了,他将早早‘遗弃’在黑暗的桌底下,再没有回头……
  宴厅的桌子底下,早早乖巧的听了梁隽邦的话,安安静静的等着他回来找她,可是,这么一等,就是许久许久。早早等的累了,却没有怀疑过梁隽邦不会回来。
  早早困了,眼皮耷拉下来,嘴里嘟囔着,“小哥哥,早早等着你……”
  睡着的早早不知道,此刻总统府已经煮沸了!总统最宝贝的小外孙女居然在他的‘寿宴’上不见了,这还了得?杭泽镐震怒,吩咐杭安之,“调动特警!封锁总统府,看哪个嫌命长的敢动早早!”
  “是,义父。”
  乐雪薇靠在韩承毅怀里,急的直掉眼泪,“承毅,都怪我不好,光顾着看小宝的信,疏忽了早早!”
  “别这么说,是我不好,要怪也怪我!”韩承毅同样着急,要知道他们的女儿身份尊贵,若是有人真的对早早不利……那真是千刀万剐也无法消恨!

  总统府上下乱成一团,寿宴后半程,全府上下戒备,特警出动,气氛凝重。
  可是,哪里都没有早早的身影,也没有找到可疑的人,这真让韩承毅夫妇无法理解,更没法接受。
  “早早!”乐雪薇失控,不顾身孕,疯了一样,在总统府上下翻找起来,妈妈总是细心,“你们仔细找了吗?早早那么小,一个小小的犄角旮旯,都能藏得下的!”
  她正这么说着,一名特警掀开了桌布……早早小公主正靠在桌腿上,闭着眼睛酣睡,和她妈妈小时候一样,这么安安静静的看起来,就像洋娃娃一样。

  “早早!”
  乐雪薇心上一松,直接扑过去,跪倒在地,伸手去抱桌底下的早早。
  “小雪。”韩承毅拦住她,“我来,小心你的肚子。”
  韩承毅拉开妻子,把熟睡的宝贝女儿抱起来,同时他也松了口气,喃喃,“早早,吓坏爸爸妈妈了!你怎么这么调皮?桌子底下很好玩吗?真是小淘气!”

  他的声音很轻,语气里全是对女儿的宠爱。早早睡得香,全然不知刚才她把父母吓的魂飞魄散。
  全家上下都赶过来看望早早,看她毫发无伤才都松了口气。
  韩承毅一手抱着早早,一手握住妻子乐雪薇的手,安慰她,“吓坏了吧?好了,一会儿早早醒过来,你也别教训她了。小孩子懂什么?都是大人们没照顾好,回头找两个仔细的保姆,嗯?”
  乐雪薇迟疑着点点头,韩承毅溺爱女儿,她也是没办法。
  趴在爸爸肩头的早早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好困呀,眼睛都睁不开了。咦!怎么是爸爸呢?小哥哥去哪儿了?还没回来吗?

  “爸爸,小哥哥呢?”早早疑惑的问,小脑袋还不清醒。
  韩承毅以为早早问的是小宝哥哥,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哄到,“早早先睡,醒过来就能看到小哥哥了。”
  “嗯?”早早心里疑惑,可是真的好困呀!那么就好好睡吧!醒过来,就能看到小哥哥了。
  总统府内院,更深露重,酣眠,梦未完……

  从长夏出来,天色有些阴阴的。
  阮丹宁抬手看了看腕表,时间还早,做头发、化妆,时间足够了。
  “哎……”她皱着眉,瘪了瘪嘴,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想到她还是沦落到这个地步。正唉声叹气,包里手机响了。阮丹宁看都没看,拿起来接了。
  “妈……”
  电话那头,果然是她母亲。
  阮丹宁神色越发不耐,连声答应,“我知道了、知道了,一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现在正要出门做头发呢!不就是相亲吗?我又不是头一次,有经验了……行了行了,别啰嗦了!”
  说不上两句,她就把电话挂了。
  母亲说来说去,无非是那几句话。年纪不小了,不要再挑了,有合适的就嫁了吧!阮丹宁叹气,是啊,快二十六了,已经是剩女了。雪薇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而她还是孑然一身。
  这次相亲,不单单是为了敷衍母亲,阮丹宁其实自己也是有这样的想法的。
  出了长夏,阮丹宁直接去了美容院。
  ‘秀’美容院里,客人很多,即使天气不好也完全影响不了这里的生意。

  阮丹宁推开门走进去,立即有小学徒迎上来,朝她微笑着,“小姐,里边请,有固定的老师吗?”
  阮丹宁想了想,上次给她做头的那个发型师叫做什么来着?好像叫做Leo。
  她点点头,笑道:“请问,Leo在吗?我想找他帮我,上次就是他做的。”
  “呃?”小学徒楞了一会儿,随即笑道,“这个,Leo现在在忙,恐怕没有时间,要不帮您选别的老师?我们店里的老师都是很棒的。”
  “那也行啊!谢谢。”阮丹宁倒是没有坚持,只是做头发而已,谁做还不是一样?
  “那……小姐这边请,请您出示一下我们的会员卡,我们前台需要登记一下。”学徒一边说,一边领着阮丹宁往里面走。

  不过,阮丹宁的步子却停下了,疑惑的看着小学徒,“会员卡?我没有那个东西的,我直接付现金不行吗?”
  “……”
  这下子,换学徒停下了,脸上的诧异在此刻更甚,“小姐,您是第一次来吗?”
  “嗯?”阮丹宁不解,摇摇头,“不是啊,上次和朋友一起来的,觉得这里做的不错,所以我就……”
  “噢。”学徒恍然,“那是这样的,我跟您解释一下,我们这家店是会员制度,只接受会员服务,不是会员的话,我们是不接受的,也就是说,您有现金也没有用。这……真是抱歉了。”
  “哈?”阮丹宁愕然,做个头发而已,要不要这么讲究啊!而且上次……等等,上次……是杭安之带她来的,那么也就是说杭安之有会员卡。
  早知道是这样,她今天就不来了。
  “那算了,我换一家吧!”
  阮丹宁点点头,转身往外走。一转身,看向门外,已经下起了大雨。
  “糟糕!”阮丹宁懊恼,早知道出门时不应该偷懒的,雪薇都提醒了自己好几次要带伞,可是她偷懒还是没有带。这下好了,这么大的雨,她怎么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