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7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伟叹了口气,道:“抱歉,手术结束就得跟我们走,不过请放心,有最好的专家帮她做术后康复工作。”
  至此方晟总算明白,樊伟和严华杰专程来医院并非请示,而是告知,恐怕这会儿叶韵已躺在囚车踏上漫漫而不可知的道路……
  几乎同时,全副武装的特种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开红河区医院手术室大门,挨个手术室搜查,最终被告知叶韵的手术两小时前就结束了!
  第二组冲到特护病区,所有病房都搜了一遍也没发现叶韵!

  第三组直接闯入贵宾室,里面独自坐着悠悠喝茶的樊红雨!
  特种队长知道某个环节出了岔子,并不着急,因为医院外围已被封锁,找到叶韵只是时间问题。
  将医院院长、外科主任和主刀大夫隔离审问,了解叶韵手术情况:
  下午五点四十分,叶韵被推进手术室;
  下午六点五十分,手术结束,叶韵在观察室躺了二十分钟;
  晚上七点十分,护士将她送到特护病区九号病房,随即安装监测设备和急救仪器;
  晚上七点十五分,樊红雨和鱼小婷来病房探望,三分钟后离开。
  “探望时病人有没有苏醒?”特种队长问。
  护士道:“醒了,她戴了氧气罩不方便说话,只跟樊主任她们握了握手。”
  “之后樊主任又回贵宾室喝茶?”

  “那我就不知道了。”护士道。
  特种队员们迅速调阅特护病区监控,只看到叶韵被送入病房,却没有出来的影像,可人却没了!
  九号病房位于三楼最西侧,没安装防盗窗,楼下是郁郁葱葱的苗圃,是最佳逃跑线路。
  特种队长脸色渐渐难看起来,问几位院领导:“谁让病人住九号病房?”
  院长自知惹了大祸,嚅嚅道:“本来……安排住条件最好的十六号,樊主任过去看了看觉得不理想,然后经过九号病房时说那间不错,因此……我们做工作请里面的病人调换了……”
  “和樊主任一块来的女人哪去了?”
  “不……不清楚啊,好像没离过贵宾室,怎么就不见呢?”院领导们也觉得奇怪。
  特种队长却一点都不奇怪。
  至此事情已非常明了:叶韵被推入手术室一刻起,鱼小婷就做好撤离准备;选择九号病房,等叶韵进去后从三楼槌索而下;楼下想必早备好车子,径直驱车驶离红河!

  问题是,鱼小婷何以如此警觉,不等叶韵手术后观察期结束就匆匆逃离?
  特种队长立即向严华杰回报区医院情况,听完报告,严华杰瞅瞅方晟,又瞅瞅樊伟,缓缓道:
  “我也不知道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叶韵从医院逃跑了!”
  樊伟脸色唰地沉下来,冲出病房来到僻静角落,拨通樊红雨手机责备道:

  “帮叶韵对你有什么好处?告诉你,鱼小婷的事儿相当相当麻烦,卷进去有可能导致万劫不复!”
  樊红雨火气比他还大:“亏你好意思打电话!我把人送进医院,你派人到医院抓捕,人家还以为咱兄妹俩唱双簧呢,这么做象话吗?”
  “唉,谁想到她俩向你求助,事情总充满不确定性嘛,”樊伟态度软了下来,“你说说,鱼小婷为何猜到我们要抓捕叶韵?之前在杨树峰顶放了她俩一马的。”
  “我还准备问你呢,干嘛抓人家?”
  饶是威严冷峻的情报部门首脑,碰到蛮不讲理的妹妹也无计可施,樊伟无奈道:“发现新线索了,叶韵跟诸云林有勾结,鱼小婷一味护着她要出事的。”
  “诸云林是她的初恋情人,即使暗底下有联系也很正常。”
  “你是猪脑子啊!”樊伟气冲冲道,“眼下鱼小婷的任务就是抓捕诸云林!”
  “我不管,起码在红河地盘上,决不能让你抓走叶韵!”
  “嗬,还真把红河当你自个儿一亩三分地了!”樊伟气打不出一处来,“我警告你啊,别以为帮叶韵就能讨好方晟,万一她伤害了鱼小婷,你的罪孽就大了!”
  “你管不着!”

  樊红雨脆生生回呛道,“啪”挂掉电话!
  站在贵宾室窗口,樊红雨觉得一阵后怕。
  叶韵手术快结束时,管委会那边打来电话,说全副武装的特种队员突然冲进去“搜查嫌犯”!
  樊红雨听了觉得不对劲!
  金毛、银牙被鱼小婷当场击毙,“嫌犯”只剩跳下悬崖的耿哥。以耿哥的谨慎和深谋远虑,既然选择跳崖假死方式,怎会贸然在管委会附近出现?
  这样一分析,特种队员冲着谁而来不明而喻,肯定是鱼小婷或叶韵!
  而鱼小婷自从被撤销通缉令后,等于获得免死金牌;那么目标便锁定为叶韵了。

  两人立即行动!
  樊红雨紧急调集车辆,鱼小婷考察逃跑线路,确定从特护九号病房槌索下楼的方案。
  提心吊胆等手术完成,叶韵被送到病房,樊红雨负责吸引院方注意力,鱼小婷则将叶韵背到车上。
  当鱼小婷驱车驶出区医院时,正好与特种队员们的车擦肩而过!
  当夜,樊伟悻悻乘红眼航班返回京都。他很清楚以鱼小婷和叶韵的能力,想让对手找不到自己太简单了,何况中间夹着三心二意、唯方晟马首是瞻的严华杰,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第二天上午,徐璃以银山同事的身份来到军区总医院,探望了刚刚苏醒过来的姜姝。
  “他真的获救了?”姜姝迫不及待问。
  之前已问过好几位,她仍觉得不放心,相比之下更相信徐璃。
  “真的,”徐璃点点头道,“幸亏他胆子大,当然运气也不错。”
  姜姝绽开笑容:“他的胆子向来很大……”
  随后姜姝仔细询问营救全过程,徐璃其实知道得也不多——警方刻意封锁鱼小婷和叶韵参与的事实,然而樊伟率特种队员冲到峰顶时战斗已接近尾声,实在没什么可炫耀的。
  抑郁症只有发作时充满自杀倾向,平时跟正常人别无两样,照样谈笑风生、侃侃而谈,这会儿姜姝除了失血过多导致脸色苍白外,精神很好,甚至琢磨两天后上班的事儿。
  徐璃自然不敢跟她讨论这个敏感问题,随便聊了会儿便告辞。出门时遇到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刘志伯等一行人,常务副书记住院,一把手理当亲自前来看望,徐璃只得又留下作陪。
  刘志伯慰问的话音当中就有内容了,劝姜姝“安心养病”,“暂时不用考虑工作上那些麻烦事儿”,就差直截了当说“长期病休”了。

  等探望客人们都离开后,姜姝冲着陪护的四位老人大发脾气,指责他们毁了自己的事业和生活,“被人家扫地出门”,“活着还有啥意思”等等。
  老人们听得心惊肉跳,劝慰的话说了又没用,只得再度打电话向燕慎求援。
  事到临头才紧张,早干什么去了?
  燕慎满腹牢骚,却也不便跟白发苍苍的长辈说什么。这四位都是典型理工思维,固执地认为一加一绝对等于二,认定的死理绝不肯转弯,如今翻了船也束手无策,才想起燕慎来。
  “今夜你们别陪了,让护工值守,我另有安排。”燕慎说。
  日期:2018-11-2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