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6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他妈少贫两句不行么?”玄子停步,回头冲郑晨怒骂道,忽然他的嘴张成o形,两眼紧盯着斜上方,一条毒蛇正吐着信子恶狠狠地盯着他呢。
  “刷”的一刀,李建国砍掉了毒蛇的脑袋,从容道:“不要说话,保留体力!”
  “等等。”断后的刘子光发现了地上的蹊跷,他盯着玄子的裤子说:“你中枪了?”
  “没事,擦破点皮。”玄子摆摆手,想充硬汉,可是苍白的面容和额头上的虚汗已经把他出卖了。
  刘子光上前,掏出水果刀将玄子的裤子割开一条口子,从自己衬衣上撕下两条布来,其中一条沾了些鲜血,另一条帮玄子把伤口包扎紧,避免再度出血。
  “你们先走,找到河流沿着走,我等会和你们会和。”刘子光一边说着,一边将沾血的布条绑在了自己鞋底。
  李建国没说话,从腰间抽出两个弹匣抛过去,刘子光接了,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玄子却很有些动容,昨夜驳火扎迈央的刺激劲头早已过去,现在心中唯有深深的后怕,九死一生的逃亡,危机四伏的深山老林,武装到牙齿的毒贩,都让玄子的神经绷到了极限。
  这里是毒贩子们和军阀的地盘,这些武装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互有来往,自己不过是中国内地来的小商人而已,被人打死在异国他乡的原始丛林里,恐怕家人和朋友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当自己被史戈旦骗到境外绑架之后,玄子就没奢望过能活着出来,出乎他意料的是,刘哥和建国哥居然千里奔袭杀过来救了自己,本以为能逃出生天,但是却再次面临死亡的威胁,在人家的地头上杀了人家的马仔,从克钦民族军到贩毒武装,全得罪了一个遍!
  前面根本没有道路,后面上百追兵,还有猎犬寻踪,玄子几乎绝望了,此时唯一支撑着他信念的就是刘子光和李建国了。
  追兵越来越近,刘哥竟然决定留下来断后,这和送死又有什么区别!毒贩子们可不是老弱病残的克钦山兵,他们长年在山林里出没,熟悉地形,精通丛林作战,刘哥虽然是过江猛龙,但毕竟不是铁打的金刚啊。
  “刘哥……”玄子的声音有些呜咽,望着刘子光说不出话来。
  犬吠声越来越近了,追兵迫在眉睫,刘子光无所谓的笑了笑,伸手拍着玄子的肩膀说:“兄弟,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回家。”

  玄子用力的点点头,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刘子光又拍了拍郑晨的肩膀,说:“我叫刘子光,记得你欠我一顿酒哦。”
  郑晨的眼圈也红了,咬了咬牙说:“大哥,你一定要回来喝我的酒!”
  刘子光洒脱的摆摆手,哗啦一声拉动枪机,回身飞奔而去,消失在一片苍翠之中。
  武装毒贩们常年在热带丛林中活动,赤着脚都能健步如飞,根据被砍断的藤蔓朝向和草叶倒伏的位置,一直跟在刘子光他们身后。
  当然李建国也是受过丛林战训练的,在前进的时候随手设置了一下迷惑敌人的措施,但是由于敌人配备了猎犬,跟踪着玄子留下的血迹,追踪方向一直保持着正确。
  现在刘子光手上有三支枪,一支m4,一支mp5k,还有一支9毫米手枪,四枚77-1式手榴弹,简直武装到了牙齿,他快速向反方向奔去,鞋底上缠着的血布条将猎犬吸引过去,李建国他们听到犬吠声渐渐远去,再度开始艰难的跋涉。
  毒贩子们搜索到一颗大榕树下,猎犬停下脚步踌躇不前,只是冲着树上不断咆哮,毒贩们举起枪往树上一阵扫射,树叶子被打得七零八落,但是毫无猎物的踪迹。
  一个毒贩背起枪,动作娴熟的爬上树,一番搜寻之后终于在树杈上发现了一根沾血的布条,他冲着下面挥动布条喊道:“上当了!”
  话音刚落,枪声响起,树上的毒贩大腿中弹摔下树来,众**骇,搜寻开枪的所在,但是却一无所获,片刻后,另一个方向又响了一枪,猎犬中弹倒地,呜咽悲鸣,这回大家看清楚了开枪的方向,一起扫射过去,弹雨纷飞,打得树枝藤蔓四处飘舞,足足扫射了半分钟,领头的才大喊一声:“停!”
  领头的派了两个人过去查看,可是去了半天竟然毫无动静。
  “旺猜,丹嗒,看到什么了?”领头的大声喊道。

  依然没有回音,领头的感觉不妙,招呼众人一起围上去,结果发现两人都被绑在树上,枪支也不见了。
  “散开搜捕,间隔不要太大,要互相看得见。”领头的心里一阵寒意涌起,看来对方来头不小了,不知道是那个山头的人马。
  “咚咚咚”一阵枪声响起,三个毒贩被击中倒地,其余人慌忙卧倒,寻找掩蔽物进行还击,丛林里枪声响成一片,但都是盲目射击,因为根本看不到目标。
  忽然有**喊:“看到他了!”
  原始森林内能见度很低,参天大树的树冠遮盖了大部分的阳光,到处是蔓延的藤蔓和树叶,只见一个黑影敏捷的如同猿猴一般,在树上借助藤条跳来跳去,动作之快让人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又是一阵弹雨倾泻过去,但是对方早已消失了踪迹,并且从意想不到的方位发起袭击,这人的枪法极其精准,不打身子不打头,专门打人的大腿,这绝不是因为他有着一副慈悲心肠,而是因为伤员更可以降低对方的战斗力,一个伤兵起码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伤兵的惨状也能打击敌人的士气。
  毒贩子们被袭击的很惨,不敢散开搜捕了,而是聚成一伙伙的集体行动,不过这样刚惨,手榴弹从天而降,爆炸的时机恰到好处,半空中空爆,毒贩子们被炸得血肉模糊,丛林里手榴弹杀伤力有限,要不然毒贩子们伤亡更大。
  领头的气急败坏,本来是来搜捕围猎的,没想到却被对方给“围猎”了,短短十分钟时间就损失了十几个兄弟,大腿中弹失血很快,已经有两个人因为救治不及时而死亡了,再这样搞下去迟早全军覆灭。
  李建国终于找到了一条小溪,再也用不着挥动开山刀披荆斩棘了,三人沿着小溪涉水前进,身后传来密集的枪声,他们忍不住回望密林,怆然无语。
  “走吧。”李建国低声说。
  三人继续踏上征途,沿着小溪走了几个钟头,小溪汇入一条较大的河流,岸边有一条土路,远处隐约有吊脚楼,玄子和郑晨已经筋疲力尽,精神压力骤然放松,再也走不动了。

  李建国让玄子留在原地,自己带着郑晨上前侦查,这是位于果敢特区边境的一个小村子,村民们原来都是种罂粟为生,现在改种其他经济作物,但是不管种植什么,都摆脱不了贫穷的困扰。
  山民们极其好客,用米饭招待了狼狈不堪的三位客人,经过丛林内的跋涉,三人身上的衣服都撕成了碎布条,看起来和乞丐也差不多了,吃完之后,玄子和郑晨面面相觑,因为他们身上没有钱付账,唯一值钱的就是玄子顺手牵羊来的翡翠挂件了,不过这玩意价值不菲,如果只用来付饭钱的话,未免太可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