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7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何时于铁涯悄悄站到身边,微笑道:“郁明此次表现可圈可点,属于加分项目。”
  同为新生代杰出子弟,于铁涯和吴郁明非常熟悉,即便眼下级别相差悬殊还能直呼其名。
  “铁涯同样如此啊,不辞辛苦从京都飞过来表示关心。”吴郁明笑道。
  “别拿兄弟开涮了,”于铁涯苦笑道,“如今于家实质姓方,兄弟不过是寄人篱下混口饭吃。”
  “到朝阳市交流的事进展如何?”
  京都圈里没有秘密可言,于铁涯这点小算盘连吴郁明都听说了。

  “可不,这回坐在病床边提一下是不是效果更好?”
  吴郁明哈哈大笑:“奸诈,奸诈,没想到铁涯也玩这一手!”
  “没办法呀,”于铁涯耸耸肩,“对了,听说郁明跟他配合得如鱼得水?”
  “我懂你的潜台词,”吴郁明皱眉凝视远方道,“当年黄海那些事儿,老实说我比外界掌握更多内幕,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在官场混必须得心狠手辣,方晟倒是深得三昧……鄞峡的环境复杂险恶,容不得我俩勾心斗角,两败俱伤只会便宜远在秦川的詹印,那小子……”
  于铁涯点点头:“心狠手辣前加个‘更’字。”
  “对,方晟的狠毕竟有原则有前提,詹印嘛,还记得小时候一块儿玩耍的情况?”
  “每次明明他惹的祸,转眼间面不变色心不跳地推给小伙伴,事后再拿棉花糖、画片儿哄人家原谅。”
  吴郁明笑道:“你也记得呀!所以我宁可跟方晟为敌,也不想与詹印做朋友。”
  于铁涯叹道:“原先我总自得与你俩同为新生代子弟代表,败走黄海后深刻反省,才知差距太大,也输得不冤。”
  两人相对无言,过了会儿吴郁明拍拍他的肩,道:“咱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斗归斗,但不能拿脚踩人家,该帮的还得帮。”

  于铁涯转到阳台搭讪就等的这句话,不啻于某种意义的承诺,展颜道:“多谢郁明!”
  得知方晟被直接送到省第一人民医院,管委会前车子纷纷发动疾驰而去,大批刑警、丨警丨察、特种部队等亦如潮水般退却,转眼撤得干干净净。
  送走最后一批客人,樊红雨回到办公室正待安静会儿,突然门被打开,鱼小婷扶着叶韵闯进来!
  “啊,伤成这样为何不送医院?”樊红雨见叶韵鲜血染红了半面身子,吃惊道。
  鱼小婷沉声道:“她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不能去医院,刀伤又很重,可能伤及筋脉,我不敢处理……”
  樊红雨听明白了,果断起身道:“我送她去医院!”
  红河区医院是银山市二院的分院,设备条件和医疗水平还算可以。樊红雨驱车途中直接打电话给院长,等开到急诊室门口时,分管医务的副院长、外科主任、急诊主任等都在门口恭候。
  叶韵被直接推入手术室,没人(敢)询问受伤原因,没人(敢)要求预交手术费,医院领导们跑前跑后,安排“最好的主刀”、“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护”。
  樊红雨和鱼小婷则坐到贵宾室边喝茶边等待。
  见四下无人,鱼小婷感慨道:“真是你的地盘你做主,难怪官场都抢着当一把手。”
  樊红雨却深深瞅了瞅她,道:“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帮你,以后若发生类似事件都可以直接过来。”
  这是听起来很简单的客套话,鱼小婷却咀嚼出别样味道:同为方晟身边的女人,樊红雨希望和她和平相处,而非象白翎那样动辄剑拔弩张,弄得彼此都很不开心。
  “以后……还是不要再有了,”鱼小婷苦笑道,“坦率讲我也厌倦了打打杀杀的血腥生涯,宁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一个接一个的漩涡……我根本停不下来,或许死亡是最好的解脱……”
  这是鱼小婷头一回产生悲观消极念头。强悍如她者,向来不畏挑战,不惧强敌,始终保持旺盛的斗志。
  然而从詹姆士开始,面对FBI锲而不舍的纠缠,鱼小婷感觉自己好似堂吉诃德,深切体会到跟世界上最强大情报机构作对的无力感和挫败感。
  一次又一次受伤,一次又一次把更多人卷入其中,包括方晟!
  赏金猎人的介入宣告事态发展到难以收拾的边缘,为达到目的,FBI不会介意牺牲任何人!
  尤其面对狡诈多变、每个步骤都违反常理的耿哥,鱼小婷时时感觉到有劲使不上,情绪濒临崩溃的边缘。

  也许自己死了,会保留方晟、爱妮娅的秘密永不见天日吧……
  樊红雨久在官场自然看出鱼小婷的沮丧,郑重道:“千万不能这么想!你的对手,譬如说FBI吧此刻比你更焦虑,从直接派特工到雇佣职业杀手,现在则请出赏金猎人,所有花招都用遍了还是拿你没辙,反过来讲是不是好事儿?”
  “可方晟……”
  樊红雨摇摇头:“你错了,错得严重!你是他坚强的精神支柱啊小婷,你的作用不可替代,任何人都不能替代,明白我的意思吗?”
  鱼小婷眼睛一亮,缓缓点了点头。
  “现在还有个问题,”严华杰道,“综合各方面线索,基本确定诸云林是英国特工,军情六局派驻内地沿海数省的负责人。叶韵与他同在英国留学,回国后仍保持一段时间联系;诸云林保外就医也是叶韵的要求……”
  樊伟接着说:“四方宾馆枪战前三天,省厅十处截获鄞峡发往碧海的加密邮件,虽没破译出内容,但很凑巧接收邮件地点就是我部监视区域,即诸云林有可能落脚的地方,我和华杰也是傍晚沟通时才发现这个事实!”
  方晟剧震,失声道:“叶韵与诸云林勾结设下圈套?那天战况你们也清楚,叶韵中了好几枪差点没命,敢情为了杀鱼小婷不惜把自己赔进去?”

  想起昨夜风流,方晟打心眼不愿承认叶韵存有恶意。
  严华杰道:“目前并无证据显示诸云林幕后策划四方宾馆圈伏击,但叶韵仍与他保持隐密的联系,凭这一点我们有理由对她采取行动!”
  “可……”
  方晟念如电闪,想为叶韵开脱,然而所有理由在樊伟的事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白翎看出方晟的心思,这也是樊伟和严华杰特意联袂前来告知的原因:从三滩镇到刚刚结束的郓城山之战,叶韵始终陪伴在方晟身边历经艰辛,九死一生,功劳不在鱼小婷之下。
  “叶韵现在哪儿?”她问。
  樊伟有些犹豫。
  严华杰道:“红河区医院,耿哥那柄飞刀造成很大伤害,必须动手术才行……”

  “瞧瞧,如果他们一伙的,耿哥会出手这么重?”方晟立即说。
  樊伟道:“按规矩诸云林不可能跟赏金猎人直接接触,这就带来一些不可预知的风险,但无论如何叶韵的嫌疑已基本坐实,必须协助调查!”
  方晟还打算辩驳,白翎抢先道:“抓捕人员已抵达医院了吧?”
  “是……”
  严华杰才说了一个字,方晟怒道:
  “她因为救我而受伤,至少要等手术恢复才能动手!”
  日期:2018-11-24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