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8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方长那一刻,陈岑先是一愣,然后皱着眉头耸了耸鼻子,扭头往文静脖子上杵了过去,吓得文静面红耳赤地一一连退了好多步。
  “死丫头,你又喝多了是不是啊,神神叨叨地干什么呢?”
  陈岑歪着头嘴角翘得高高的,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声色暧昧地说道:“口水的味道……”
  说着,陈岑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方长,再看着文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突然叫道:“好啊,你们,吃鸡都不叫我!”
  说着,陈岑就朝方长扑了上去,文静跟着她屁股后边就追了上去,一把拎住那张口大嘴要吃人的头,叫道:“你给我坐好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一点都不矜持。”
  陈岑被拎了起来,虚着眼睛看着文静,身子往她身上一靠,哼道:“一张嘴就骚哄哄的,没有漱口吧,赶紧去。”
  “讨厌死了,臭丫头!”
  文静捂着嘴叫骂了一声连滚带爬地往洗手间里冲,这下子陈岑翻身坐在方长的身上,嗔道:“你要不要去漱个口啊,刚才吃海鲜了吧?”

  方长老脸一红,头摇头跟拨浪鼓似的,嘴皮子乱甩道:“没没没,我没乱吃东西。”
  “小哥哥,想我没,人家可是对你日思夜想啊,快让我亲一口。”说着就贴在方长的嘴上,狠狠地撬开了他的唇齿,一阵乱搅,都快把方长给亲断气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文静从洗手间里冲出来看到这一幕就大叫了起来,“唉唉唉,你给我把你那马桶刷子(舌头)拿出来,赶紧拿出来!”
  陈岑不甘心把收了嘴,对文静叫道:“静姐,你说谁是马桶刷子啊,恨死你了!”
  方长一脸懵逼地说道:“马桶还没说话呢,马桶刷子就别报怨了。”
  啪!
  陈岑使劲在方长的胸口捶了一把,嗔道:“最讨厌就是你了,人家在外面辛辛苦苦地卖笑拼命,你就躲在家里跟静姐大战,而且还不带我一起玩。”
  方长抹了一把脸,说道:“好了,说正事,藩正男和欧阳帅那边如何。”

  陈岑用冰冷的手摸了摸发烫的脸,定了定神,说道:“欧阳帅还有一点犹豫,约了明天早上碰面,我估计他是忍不住的,这个藩正男也不是一般的狡猾,一直拿欧阳帅顶在前面,不管这事成与不成,他都可以轻易脱身,经验很老到啊!”
  “这就对了,投石问路才是最好的选择,不然的话,早把自己坑死了。”方长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文静道:“明天中午,把该约的人都约上,差不多该摊牌了。”
  “芸丫头那边也太沉得住气了,这么多天过去了,大家都快急死了,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我倒是知道她跟文芳姐那边走得特别的近,你说明天她要是拿钱怼,我是拦呢还是不拦呢?”
  方长憋憋嘴道:“你可别把她想得那么傻,我这位领导啊,脑子灵光得很,明天你按自己的计划走就行了,她怎么玩那是她的事!”
  周芸和文静都知道方长的计划,只不过周芸和文静之前从来没有互通过消息,所以她们是不清楚对方的底的。

  陈岑虽然喝多了酒,但是脑子可不,疑惑道:“我是感觉欧阳帅还有些拿不定主意,如果他不出手的话,那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久的感情?”
  方长微微一笑道:“那得看是在什么情况下,要知道欧阳帅被周芸给赶走这坎他还没有过去。他不仅仅想得到周芸,而且想在气势上全面碾压,如果错过这次机会的话,他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这一点他是明白的。”
  “这倒是,龙波那边近来动作很大,不知道从哪儿挖了座金矿,拍着胸口告诉欧阳帅,钱,要多少有多少。”
  听到这话时,方长两眼一定,暗笑,终于出现了,龙波这小子还真是不让人失望啊。
  “见到那座金矿本尊没有?”方长好奇地问道:“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没见到,不过听龙波说,利息要稍稍高一点,欧阳帅暂时没有签合同,他也清楚自放款的那一天开始,利息就是一个夸张的数字。”
  高一点?哼,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欧阳帅摊上龙波这样的队友,也就活该他倒霉了。
  “雷鸣明天会帮咱们把事都做完的,抬价这种事他很擅长,抬得越高,提成越多,明天就等着看戏吧。”
  陈岑与文静对视一眼,都知道方长这是已经将这计划走到最后一步了。
  眼看着方长要走,陈岑身子一软,倒在方长的肩上,哼道:“好晕啊,送我回家吧!”
  “回你个头,就在这里睡!”文静瞪大了双眼,叫道:“你个骚狐狸一翘尾巴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哼,去客卧。”
  陈岑嘴一撇,哼了一声,冲方长眨眨眼道:“小哥哥,送我进房间吧。”
  方长也没多想,起身扶着陈岑就往客卧当中走去。
  陈岑这丫头以前习惯穿梭在各式各样的男人当中,将自己身体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让多少男人对她欲罢不能啊。
  不过她也不是个滥咬的女人,想入她的眼,还是有些难度。
  记得初见方长时,她只觉得这是个奇貌不扬的乡巴佬,可是越往下相处才发现这个男人的魅力有多恐怖。

  陈岑等待这个机会有很长时间了,所以当她被方长扶进房间的时候,陈岑一转身的时候,冲门口的文静轻轻地舔了舔嘴唇,砰地一声就把门给关了,咔,反锁!
  文静疯了一样扑上门,砰砰地疯狂地敲门大叫,“你小浪蹄子,给我把方长交出来,听到没有,陈岑,你个死丫头……”
  此时的陈岑哪里还顾得上这敲门声啊,轻轻把方长推倒在床上,抬脚踩在床上,轻轻一俯腰,将那黑丝搓卷着往下滑去,嘴不自觉地贴了上去……
  文静不敲门了,开始翻箱倒柜,“钥匙,钥匙呢……哎呀我去,我把钥匙丢到哪儿去了……”
  就在这时,阵阵轻呼声传出来的时候,文静更像热锅上的蚂蚁,把抽屉全都拉了出来。
  “啊!终于找到了!”文静从抽屉当中翻出那几把钥匙时,连滚带爬地冲到门边,不停地换钥匙捅,来回捅,使劲捅,她捅得越攒劲仿佛就是方长更攒劲,最后一反钥匙时终于捅开了。
  一推开门,文静“啊”地大叫着冲了进去,大叫道:“**,你给我下去!”
  “我不,姐,排队!”
  听到这话,文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跳上床一起折腾了起来。
  这一夜,一直处在疯狂的运动当中,没有休息片刻。
  第二天,也不知道几点的时候,陈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伸出手来在枕头下面摸了半天,又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双脚一落地,那满足时的肌肉记忆让她就像没有脱离战场一样的充足与灼热,强忍着这种舒爽与痛楚的冲突感,在一堆闪落的衣物当中,终于找到自己的电话,一看来电,陈岑吓了大跳,来回深呼吸几次几后,这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日期:2018-10-07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