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2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起沈甜的爷爷,萧晋就本能的打了个冷颤,扯扯被子盖的严实了些。那位老爷子可是位实打实的螃蟹,在遍地皇亲国戚的京城都能横着走的主儿,要是知道了他现在时不时的就在人家孙女闺房里过夜,百分百会直接杀过来,最好的结果也是摁着他的脑袋和沈甜拜堂成亲。
  这绝对不行,会出人命的。

  “瞧你那怂样儿。”感受到他的恐惧,裴子衿就撇了撇嘴,不屑道,“既然那么害怕人家长辈,就管住自己那根到处乱捅的棍子呀!”
  萧晋呵呵干笑:“这个一句两句的根本掰扯不清楚,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屠伯伯既然命令我尽快把事情了解,那就是默许了我可以利用国安系统这件事,之前咱们盯上的那几个自媒体的幕后老板,差不多也该带过来让我见一见了。”
  裴子衿点头:“不单单他们,我觉得,那家全国连锁的爱宠宠物店涉嫌与多地官员利益输送的问题也可以移交给督查院了,整整五个省八个市四十多位大小领导,这还只是我查出来的,水里面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那些人的胆子是真大!”
  “掮客嘛!”萧晋冷笑,“如果官场人脉少了,谁还会巴巴的给他们送钱?我只是不明白,他们的路子那么宽,外面有的是唾手可得的企业,怎么就看上我这一亩三分地了呢?从咱们调查出的情报来看,我也没得罪过他们、更没挡过他们的财路呀!难道我看上去像个好欺负的人?”
  裴子衿思索片刻,沉吟道:“我感觉事情可能还是出在天石县。因为那个颜曼珺是在春节前就到了顾龙身边,也是目前我们已知他们针对你的最早行动。
  而且,就他们的所谓‘业务’性质而言,如果不傻的话,应该明白动用手段吞并他人产业是非常有损诚信的事情,既然做了中间人,那就只能当个中间人,站在岸边左手接,右手送,只要不出大事,就能不沾因果,亲自下水本身就很不明智,再用不光彩的手段,就是实打实的愚蠢了。
  若是连自己的产业都有可能保不住,还会有哪个商人敢轻易跟他们打交道?”
  萧晋点点头,叹息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天石县让他们发疯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不管是什么,都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不惜动用自己掌控的所有能量去得到它。”裴子衿支起上身,很认真的说,“所以,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哪怕我们已经能够分分钟将之覆灭。这种人一旦丧失了理智,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放心,小希已经在印尼准备好了,后天我就会送沛芹她们离开。”萧晋狞笑着说,“只要这最后一点后顾之忧消掉,咱们立刻就收网!”
  裴子衿点了点头,想到什么,嘴角便翘了起来,说:“这次的事情如果顺利了结,几十位官老爷和商人锒铛入狱,你就等于是帮国家和朝廷剜去了一颗大毒瘤,如此功劳,虽然比不上夷州事件,却也称得上不世之功了,给你的平易免税五年绝对不在话下,你确定要把它送给我?”
  萧晋很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是个见不得光的人,要那么多功劳干嘛?反正你既是我的女人又是我的直属领导,好处给了你,我总是能沾沾光的。”
  裴子衿笑笑,亲了他一下,然后下床披上了睡袍。“对了,你让我查的那个肖楚楚结果出来了,很干净,也没什么背景,至少跟那帮人没有丝毫瓜葛。不过,她的茶花会所里是有王家和吕家股份的,所以你得意志坚定一点,别中了人家的美人计,最后跟王博超吕大伟之流混在一起,可就丢人了哦!”
  “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萧晋没有理会女人话里的醋意,皱起眉头问,“难道那天边成业提及茶花会所真的只是单纯想讨好我?”

  “说不定啊!”裴子衿道,“虽然谨慎是个优点,但过于谨慎就有点自讨苦吃了。其实,在很多时候,敌人的行为是不适合过分解读的,或许边成业的目的仅仅只是想单纯的麻痹你,涉及到肖楚楚不过是因为她的茶花会所恰好符合你风流的性子而已。”
  萧晋闻言沉默片刻,摇头:“就算边成业的目的单纯,我感觉那个肖楚楚也一定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一个刚刚国外归来的女人,在没什么背景的情况下就拉拢到王家和吕家那样的股东一起合伙做生意,这本身就很不寻常不是吗?”
  裴子衿想了想,问:“那你打算做什么?”
  “我认为,那个茶花会所还是很有必要经常去一去的。”萧晋捏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说,然后地上的一个枕头就飞到了他的脸上。
  这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男人去**的,哪怕那个男人是柳下惠也不行,就好像那地方一定全是狐狸精,再好的男人去了也会被勾走魂一样。

  萧晋认为这是偏见,甚至是对那些辛苦工作的姑娘们的一种歧视,起码人家是用自己的色相甚至身体来换钱,比许多只会当蛀虫的老爷们高尚到不知道哪里去了。那样一群全心全意为男人的解压事业而奉献的辛勤工作者们,身为男人好意思让人家喝西北风么?生意必须得照顾,还得狠狠的照顾才行。
  严格来讲,茶花会所的建筑颜色并不是白色,而是很不起眼的浅灰,只是当夜幕降临,灯光照射上去之后,它立刻就会变成奶白色,仿佛整体由汉白玉建成一样,“白宫”之名,实至名归。
  会所坐落在市郊的一座高尔夫球场内,从专门的铁门进去,沿着路再走约莫七八个球洞的距离,最后绕过一方人工小湖就到了。
  清风徐徐,绿草茵茵,远处有山,眼前有水,风景自然没的说,夜色与灯光交织出的暧昧感也最适合与美人儿共饮,喁喁私语**。
  说起美人儿,萧晋的车才刚刚停好,便已经有一位身形婀娜诱人的美女站在了会所大门前的台阶下,缀满细碎亮片的礼裙剪裁得体,一如倾泻而下的银河,美不胜收。
  萧晋走上前,目光很是轻佻的上下打量着她,微笑道:“楚楚小姐,请问你是不欢迎我来么?”
  肖楚楚螓首微侧:“萧先生何出此言?鄙店开业至今,除了当年省城魁首谭老爷子之外,您可是我唯一一位迎到阶下的大人物哦!”
  听到“谭老爷子”这四个字,萧晋眼睛黯淡了一下,随即便摇头说:“不,楚楚小姐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指在大门外就见识过了您这样的绝色,还有必要再进去么?里面的姑娘们再好,终究都是些庸脂俗粉,与其花钱都花的不开心,倒不如试着邀请楚楚小姐换个地方喝上几杯,探讨一下彼此的人生。”

  肖楚楚闻言咯咯娇笑,顺手就挽住他的胳膊,一边向大门走一边笑道:“如果萧先生说的是真心话,那您就更应该进去了,或者不进去也行,我可以陪您先去配一副眼镜。”
  日期:2018-10-07 06: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