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在“平易恶势力集团”的事件热度之中,这些父母家长们生生撕开了一条缝隙,与那些教师和“孩子天生有罪论”的键盘侠们打起了口水仗。
  尽管还有不少的人仍在关注平易事件,但火力被分散掉了,眼看着热度就要开始下降,那些最初掀起舆论战的自媒体见状又连发几篇充满蛊惑味道的文章,却也没能再将事态推到一个新的巅峰。
  “文章写得不错,起码在记者的专业素养上面,要比那些只知道炒热度的自媒体要强得多。”龙朔市一家酒店的套房内,萧晋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宫妙恬,将一张支票递了过去,“这是五百万,算是我的追加投资,你先用着,视频制作部门差不多也该建立起来了,不够了尽管找我要就好。”
  宫妙恬抿了抿嘴唇,没有接,而是直视着他的双眼问:“你为什么一定要打断那名老师的四肢?”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是恶霸嘛!平日里不主动欺负老百姓已经算菩萨心肠了,他们竟敢欺负我,不教训的狠点儿怎么行?”
  宫妙恬皱起眉:“那名老师的行为确实不配当一个教育工作者,可你如此酷烈的泄愤,不觉得和他并没有什么分别吗?”
  “区别大了。”把支票丢在桌子上,萧晋冷哼,“起码能给那所学校的其它老师提个醒,以后别把学生当做压榨的对象。你已经去过青山镇了,知道那里百姓们的生活状况,虽然不至于多么的贫穷,可孩子上学的成本对于他们而言依然算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如果还要负责供养老师们的私心**,你觉得将来会有多少孩子因为这个而被迫放弃求学?
  我的宫大记者,这个世界的公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你觉得我打断李文耀的四肢是对他的不公,可在我的眼里,这却是对那所学校里所有孩子最大的公道。说的再偏激一点,若是宰了他能改变哪怕一个孩子的命运,我都会毫不犹豫像杀鸡一样割开他的喉咙!”
  宫妙恬低头沉默,许久之后才拿起那张支票,一本正经的说:“我还是那句话:你做的事情都很有道理,我可以闭上嘴巴,但可能永远都无法认同,更做不到坦然接受!所以,接下来我会根据你的指示继续扭转网络上的舆论方向,但是,我拒绝任何关于李文耀的后续报道。

  他已经因为自己的行为而付出了超额的代价,我不能再帮你将他彻底的踩进污泥里,抱歉!”
  “我原本也没打算让你做这件事。”萧晋淡笑,“你的自媒体名号刚刚才打出去,必须保证绝对的中立态度,若是报道了李文耀事件的真相,很容易给人你屁股不正的印象,所以,这事儿你就别管了,专心去推进让目前畸形的教育环境有所改善的事业吧!”
  现代人普遍都戾气很重,不但嫉恶如仇,在很多时候也会嫉善如仇,这就是为什么越直白越无脑的暴力网文越容易火的原因。萧晋也是个喜欢以恶制恶以暴制暴的家伙,但他有一点与一般人不同,那就是他懂得别人善良的可贵,也尊重他人坚持正义和公正的行为。
  宫妙恬这样的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标准的圣母,站着说话不腰疼,但不能否认的是,她是一个非常善良且心灵美好的姑娘。
  新闻业这种原本应该起到监督作用的机构,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黑暗与肮脏交易,萧晋无力改变现状,可他愿意尽他所能保护住宫妙恬这一方寸之地的纯洁性。
  美丽的东西就算再少,也比全都是丑恶强。
  “我还不知道你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喉舌。”宫妙恬离开之后,裴子衿便从里间的门后走出来,给自己倒了杯酒坐到萧晋身旁,似笑非笑地问:“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很犯忌讳的?”

  萧晋伸臂将她揽到怀里,无所谓道:“我犯忌讳的事情做的还少吗?”
  裴子衿无奈的摇了摇头,正色说:“上面对这次的事件非常不满,有些领导已经认为你办事太不稳重,为避免国安在民众眼中公正超然的形象受损,建议用增加对你夷州功劳荣誉奖励的办法做弥补,将你从国安队伍中劝退,还是指挥使大人极力为你担保,才把那些意见暂时压下去的。”
  萧晋吧嗒了下嘴:“说实话,国安的身份确实让我很多事情都变得便利了许多,但我依然对它喜欢不起来,因为它不单单是一份特权和荣耀,更是沉重的责任与枷锁,这让我很不爽,如果国家能用给平易免税十年……不,免税五年来奖励我在夷州做出的贡献,那我会立刻把证件交出去,亲自送到京城总部都行。”
  裴子衿斜眼看他:“我都不能让你稍微委屈一下自己么?”

  萧晋苦笑:“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没拿功劳找屠伯伯换辞职?没了国安的身份,我在摆渡者卧底更安全,起码不用担心像冯洋那样的二五仔背后捅刀子。”
  “没了国安身份,你也愿意为国家做事?”
  “废话!我只是不喜欢被朝廷命令着做事,不代表就没良心到对国家需要视而不见。朝廷是朝廷,国家是国家,这是绝对独立的两码事,所有把它们混淆一谈的都别有用心,就像总有人试图把zong教与民族捆绑到一起一样,都是心眼儿坏透了的王八蛋!”
  裴子衿抬起脸,目光温柔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微笑说:“在听完你第一句话的时候,我本来想亲你的,但很可惜,如果现在意识形态还是罪责的话,我会给你戴上手铐,然后抽你两个耳光。”
  “抽完了之后呢?”萧晋伸手捏住她莹润的下巴轻轻摩挲,“我猜,你肯定不止一次想过把我双手拷在床头场景。”
  裴子衿的眼中瞬间燃烧起了火焰,下一刻,酒店的地毯便被酒液湿透。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已经躺在了里间的床上,萧晋点燃两支烟分给裴子衿一支,靠着床头说:“我发现自己好像有当邪教教主的潜质,连你这样的信仰坚定者都能被我蛊惑,要忽悠几个愚夫愚妇还不容易么?”
  “拉倒吧!”裴子衿翻了个白眼,“我对你的认同是建立在我信仰的也是国家这一点上的,严格来讲,你我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我相对于你更加自律一些罢了。”
  萧晋呵呵一笑,又正色问:“屠伯伯对我有什么指示么?”
  “只有一句话:让那个小兔崽子赶紧把这些狗屁倒灶的麻烦解决掉,正事儿已经够多了,还一天到晚的招猫逗狗,再敢胡闹,他就去找沈老太爷告状,把你祸害人家宝贝孙女的事儿全都说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