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78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莫名的优越感在外面世界的人眼中越发的可笑,原来穿着鲜红的工装买菜都是一种炫耀,而今避之不及地将它们藏起来,这是为什么?
  原来总会自豪地对系统外的人宣称自己是国能的工人,连特么去会所选妹子都能选到漂亮的。而今都不好意开口说自己是干什么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他们在挥霍,他们毫无作为,他们在浪费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激情与热血。
  巩平的话就是在为无数的人喊冤,在为像他爸那样的人受到不公而叫屈。
  可是周建安除了无奈地苦笑之外,他又能怎么样呢?
  看着巩平离去的背影,周建安叹了一声问道:“你说这小子如果是方长派来的,方长又是靠什么把他收服的呢?”

  周尧嘴一撇,哼道:“你未来女婿是只野生的怪胎,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又去北边儿看过啦?”
  “是啊,没什么问题。这一次,弟妹怕是警惕过头了。”周尧顿了顿说道:“老二来电话报怨,说他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质疑一下他的目的,就撂了挑子,他让我问问你,这样的性格还能当咱们家的破局者吗?“
  周建安脸一黑,说道:“你帮我问问他,五十鞭子够不够。”
  周尧笑了,这爷儿俩真的跟孩子斗气一样,老二怪老爷子不够重视他,老爷子气他不长进,脑瓜子不想事情。
  其实周尧知道老二是个机灵鬼,有了骆叶这个弟妹帮称,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不过老爷子想得要更加长远一点,不能总让别人牵着鼻子走,要想破局,这个人就显得格外的重要。周建安知道老爷子当年很是看重一个人,不过那人死了,老爷子为这件事情伤心了很久。
  方长的出现,或许真的有机会让周家从泥潭当中走出来。现在,就连周尧都相信了他爸的判断。
  周尧心中很好奇,难道野生的真的就比家养的更厉害吗?
  一个企业的领导者突然走了,对这个企业的影响大小,可以看出这位领导的成功与否,不过是限于私企。
  这叫精神的传承!
  周建安曾经对周芸说过类似的话来评判一个企业家的能力。
  然而没过几年,他们周家居然就遇上了这么一位怪胎。而这个怪胎还将成为周家的女婿。
  一想到这样的事情让周建安睡着都要笑醒。
  最让周建安高兴的不是方长离开时对卓越的影响几乎为零,而是他知道方长现阶段的离开只是在用上帝视角来观察着这家企业的不足,也只有定期的审视,才能让一家企业接近完美,能存活下来的年限也会越长久。
  周建安嘴上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个女婿,他也相信,三丫头跟了这小子一定会很幸福的。
  也许,周建安并不知道有句话叫造化弄人。
  飞机来了,行李还始登机,巩平完成了方长一阶段交付的任务,总算可以休个长假,至少可以看看他曾经仰仗的大哥将自己的版图扩展到了哪一步。
  人啊,就得自己有本事有能力,不然自己说的话又有谁能听得进去呢?
  这句话可是当初方长亲口告诉他的,算是道出了他的心声。
  如果按照他老爸的规划,他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在国内上完大学之后,凭国能集团照顾职工子女的规定,大学毕来就可回父母所在单位,去人力资源部报道,与工人所在的劳动工资部性质分明,前者为干部编制,后者为普通工人编制。
  当初巩学明托人问过,像他儿子这个专业回来之后能走到哪一步?结果还是南方局一位高层人士告诉他,回来也顶多就是个技术级干部。
  当巩平知道这话的时候,恨了一口气,我就是死外边,也再也不回国能了,眼界如此之短浅!
  后来巩平走了,他的心也真正地放开了,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料。再到后来,经他双手开发出来的勘控类专业软件,已经成了全世界都需要的专来类软件,十分抢手。
  现在国能才想起挖他回来,除了一句“呵呵”,巩平想不到任何合适的言词。
  今天的话可能说得太重,但是又可能不是太重,巩平其实还没有说完,思维塔克手下的技术员,年收入其本都在五十万左右,薪水没有一线员工高。
  而在国外,蓝领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所以巩平不回来,并不是因为他挣了多少多少钱,相反,他挣的钱并不多,而是因为更加自由,他可以凭他自己的双手创造更多的自由,而自由是可以带来财富的。
  如果在国能,一个人说了就可以了,其他人说的什么也许都不太重要。
  巩平正在暗爽着的时候,丝毫不知道有人正默默地观察着他。
  只听机场广播里播放道:“……乘坐首都航空公司前往都城的旅客请注意,你所乘坐的XXX次航班已经开始登机,请前往26号登机口登机,谢谢……”
  听到这段广播,巩学明站了起来,拿出登机牌来,朝登机口走去。
  在他对面一排的后面背对着坐着的一个男子,身着白色衬衣,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小臂上搭着西装外套,手里攥的是护照夹着登机牌。
  韩,来了!或者说,韩世允在京城已经盯了巩平很长时间。

  回了一趟韩国的韩世允把当初机械师整形的医院给查了一遍,接到总部的通知,当初与机械师交往密切的巩平已经回国,拿到这一手线索之后,韩世允果断来到京城蹲守。
  机械师?哼,那只是一个传说,至于你,即将会是一个死人。
  “阿尼哈社哟!”
  “我会说中文!”韩世允冲空姐微微一笑,迈步踏进了廊道朝舱门走去。
  就在韩世允身前不远的地方,巩平已经走进了舱门。
  周末加班成了这一个多月的常态,不过孚能厂上下倒是一心,除了偶尔有些资历老的班组长念叨几句外,大家都很乐于这样的工作状态。
  起初加班是自愿,特别是邓晓蕾,她很民主地告诉大家,愿意加班的就来,拿到的奖金照样平分,除了个的确周末有事的,大家都到了,别的班组见状,也就来了。上个月发工资,和奖金,有人月薪已经来到九千。
  九千在洪隆是什么概念呢?一个会所的妹子也才三百块,天天晚上去找不同样的都可以。

  钱,往往是调动工作积极性的第一步,这很直接。
  到后来,就不光是钱,集体荣誉感可以成为永久主导工作效率的因素。
  有了集体荣誉感,有了足够的劳动报酬,工作效率的提升是非常明显的。
  正是因为这一点,连续两批总数为二十万套的电源套件直接运往都城的羽天手机工厂进行下一步的组装。

  看到孚能厂的工作如此有序,苗娜的一颗心终于也平静了下来,硬性规定,星期天不允许加班,必要的休息还是要保证的,半开玩笑地说:“挣这么多钱,每个星期不给你们一天时间去花花怎么行呢?”
  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后,方长又是最后一个离开,刚出大门,就看到一个浑圆的屁股在面前晃得他两眼发直。
  这包裙被绷得紧紧的,丝袜是肉色就像没穿一样,裙摆再往上提上两公分,也许就能看到那诱人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