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1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点头:“能理解,这次算是兄弟连累了哥哥你,不过差不多也就这样了,只要这次的事件一过去,平易在天石县的地位将不可撼动,哥哥你的政绩也算是板上钉钉,未来高升之后,可不要忘了兄弟哦!”
  马建新闻言小眼睛一亮,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摆手道:“这话应该哥哥对你说才对,如果哥哥真的去了别的地方,兄弟你再有啥好事儿,可千万要想着哥哥啊!”
  “好说好说!来,小弟以茶代酒,在这里先预祝哥哥百尺竿头,鹏程万里啦!”

  两人碰了下茶盅,同时一饮而尽。马建新斜眼瞅了瞅一旁安静烹茶的华芳菲,又道:“上面指派的调查工作组马上就会进驻兄弟你的公司了,你让弟妹做好准备,要是没什么问题,他们想怎么查就让他们怎么查,千万不要顶撞,更不能暗地里耍什么小手段,这种时候,乖一点比什么都管用。”
  “这一点哥哥放心,生意和衙门之间的道道,你弟妹比我更门儿清。再者,兄弟公司不管是账目还是业务通通干干净净,查不出问题是正常,要是真查出什么来,呵呵,那这事儿可就有意思了,我还真想看看最后为这事儿付出代价的大佬能有多大呢!”
  马建新咧了咧嘴,摇头起身说:“兄弟你的这个胆子啊,哥哥是想佩服都不敢。成,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你该怎么忙就怎么忙,我先回衙门,需要哥哥配合的时候就知会一声。”
  送走了县太爷,萧晋回到雅间,一头倒在席子上,枕着双手问华芳菲:“最近这些天害怕了么?”
  华芳菲摇头,将一杯新茶放在他容易够到的地方,说:“我本来就是取保候审的嫌疑人身份,再差还能差到哪儿去?就是有些担心先生您,对方来势汹汹,而且看样子势力不容小觑。我研究过了,最开始爆料的那几个自媒体分布在全国不同的地区,而且也分属不同的公司旗下,彼此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联系,这也就是说,在幕后针对您的黑手必然能量极大,您可要多加小心啊!”
  萧晋眉头微挑,侧过身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既然你已经研究过了,那跟我说说,如果你是我的话,接下来会怎么做?”

  华芳菲想了想,说:“我不知道先生您留了怎样的后手,若是换成我,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在寻找证人的同时,想办法让那位被打断四肢的老师把事实真相说出来。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他,只要他改了口,后面的那些事儿自然也就没了市场。不过,以我对您的了解而言,您肯定不会选择这种息事宁人一般的方法,总得让那些背后耍阴谋诡计的人付出代价才行。”
  “付出代价?你还是小瞧了你家先生啊!”萧晋嘴角勾起,“如果我单单只是想报复的话,早就动手了,怎么可能会拿平易来冒险?要知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就算之后结果证明了我清清白白,这段期间所造成的恶劣印象也会在人们心中停留很长一段时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太不划算了。”
  华芳菲意外的睁大了眼:“那您打算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把这场网络盛宴变成一次平易的营销广告呀!我刚才看过了,关于这次事件点击量最高的一篇文章已经超过了三千万,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老子省下了数以亿计的广告宣传成本。所以,我不但要让那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还要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拎出来‘游街’,用他们的卑鄙来彰显平易的伟大,将他们彻底的钉死在平易前进的道路上!”
  互联网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它既是苦难者寻求正义的最终场所,也是卑鄙者们的狂欢之地;好人需要它,坏人离不开它,而傻逼和统治者们则千方百计的想要关掉它;它最大的缺点、同时也是最大的优点,就是它绝对的冷漠中立,不偏不倚。
  就在绝大部分网民都在集体声讨平易这个黑恶势力的时候,上次走私贩运儿童案中火起来的自媒体“譬如朝露”悄没声的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叫《为什么现在的园丁们越来越累》。
  文章的作者搜集了近年来几乎所有有关教师与家长矛盾的热点事件,并拿十几二十年前的教育工作者来比较,说那个时候的老师每天不单单要准备手写教案,还得抽出时间批改每一个学生的家庭作业,甚至连测验卷子都得自己打字机打了再拿滚筒印。虽然总是体罚学生,但没人会怀疑他们的辛苦。
  而现在的老师做教案有电脑,弄卷子有复印机,还有铺天盖地的辅导教材,家庭作业却必须家长陪着孩子一起做,最后批改并签字的还是家长,有的学校甚至一开学就要求所有的家长人手准备一部ipad,并下载指定APP,作业、辅导、测验全都在APP上完成;还有的学校干脆直接不教基础的知识,家长们要想让孩子跟得上进度,只能在假期时间里给孩子们报名各种各样的补习班。
  总之,说现在的老师闲的没事儿干那肯定不对,可平心而论,他们比起以前的老师确实轻松了许多,为什么喊累喊苦的却越来越多了呢?
  文章作者没有给出答案,只是分析说国人几千年来奉行的都是“严师出高徒,棍棒出孝子”,再加上目前这一代父母大多是“计划生育”的牺牲品,工作压力大,对孩子疏于管教,导致熊孩子层出不穷,而当社会和法律剥夺了老师们随意殴打体罚孩子的权力之后,他们却没有找到别的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于是便导致了老师只管教课,把教育的责任全都一股脑推给家长的怪异现状。
  最有意思的是,每当新闻中出现有关熊孩子的报道,网民的主力、同时也是大部分没有结婚或生孩子的键盘侠们都会把所有的矛头指向父母,全然忘记了“教育”二字里不光有“教”,还有“育”。即便有头脑理智清醒者提出老师同样应该负有责任,也会被诸如“连打都不能打,你让老师怎么教”的言论攻击。

  简而言之,在如今社会的主流认知里,人们下意识的就将“不能再随意体罚孩子”的老师放在了弱势群体当中,从而产生了愧疚心理,进而开始极端的捧颂、巴结、唯命是从。
  当然,品德高尚且真正爱护自己学生的教育工作者肯定很多,但所谓“尊师”,足够尊敬就可以了,纵容他们掌握学生前途生杀大权的社会风气则必须终止,否则,被他们所教育出来的孩子,对权力崇拜的奴性思想将越来越重。
  “譬如朝露”这个公众自媒体的上一篇文章讲的是人口走私,关注它的群体自然父母家长最多,因此,这篇文章一出来,顿时就激起了千层浪。承受孩子和学校压力最多的恰恰是手里有点闲钱但没什么权势的所谓精英中产阶级,他们大多都受过高等教育,所形成的舆论力量自然更加厚重。
  日期:2018-10-06 1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