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5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一次和纪委打交道吧?”刘主任自己也点了一支烟问道。
  “不是……是,第一次。”
  “知道我们对你采取的什么措施么?”刘主任继续问。
  “双规……”熊局长嗫嚅着说。

  “对,是两规,市纪委,市监察局依据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三款,对你进行临时性的人身自由限制。要求你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就有关问题做出解释和说明。”
  刘主任仔细观察着熊天兵的表情,建设局长眼神闪烁,嘴唇干涩,心理防线已经崩溃的差不多了。
  “熊天兵,你的问题很严重,影响很恶劣,否则市纪委是不会对你这种级别的干部进行两规的,这个你一定要搞清楚,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熊天兵捏着烟卷的手在颤抖,对方确实是纪委的人,这一点毫无疑问,就连用词都和别人不同,一般人喜欢说双规,但是纪委干部与众不同,总是喜欢称之为“两规”,好像这样更专业,更牛逼。
  刘主任很和气的笑了笑,说:“当然了,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两规既是一种调查措施,也是对干部的一种保护机制,避免你们这些人再犯错误嘛,我们党的宗旨一向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你现在主动交代问题,还有一线希望,拒不交代的话,我们有上百种办法让你张嘴,不过我觉得没必要,你说呢,熊天兵?”
  “是是是,我交代,我全说。”熊天兵额头上全是汗,惶恐的说道。

  “你看,你这上面写的都是一些很无关紧要的事情,你保养女大学生,和女性下属存在长期不正当两性关系,收取古玩字画,家用电器,你觉得这种作风问题,小的经济问题,我们纪委会关注么,你为什么不交代你儿子在澳大利亚买豪宅,买豪车的事情,为什么不交代你收取巨额贿赂,将工程承包给没有资质建筑公司的事情?还有逼迫开发商使用劣质建材的事情?”
  熊局长整个后背都湿了,纪委就是厉害,把自己的底细都掌握了,想抵赖看样子是不行了,他颤抖着说:“好,我说,我都说。”
  对着微型摄像机的镜头,熊局长把自己就任局长以来的种种受贿贪赃的事情说了出来,别看他生着一张朴实的农民面孔,但也有着农民式样的狡黠,每次收取贿赂都记在小本子上,分毫不差。
  “本子在哪里?”刘主任问。
  “在我办公室桌子右下角抽屉里,黑色羊皮面的小本子。”说完这句话,熊局长像被人抽了筋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刘主任起身开门,对站在外面的小李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又回来对熊天兵说:“到目前为止,你的态度还算端正,下面我们进行另外一个话题,你的局长是怎么当上的?这些年来你向哪位领导行过贿赂,方式是怎样的,数额是多少,我相信你都有记录吧。”
  熊局长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说:“没有,我没有!”
  刘主任淡淡的笑了,“熊天兵,你真以为我们纪委会把你这种小贪官放在眼里么,我们要办的是你上面的人物,我也不隐瞒你,今天至少有八个工作组在你们龙阳市执行任务,我们只是其中一组而已,你要彻底交代问题,不要有思想压力,更不要有侥幸心理,说多了没什么,说少了可就不好办了。”

  熊天兵还是摇头:“我真的没有。”
  “那好吧,这个立功的机会就留给土地局的王局长和交通局的张局长了,时候不早了,你睡吧,等明天我带你回市里,移交给检察院。”刘主任看看手表,站了起来。
  “不不不,不要。”熊天兵慌忙摆手,说:“我想抽支烟。”
  一整包苏烟丢到他面前。“慢慢抽,最好一边写一边抽,这样有助于你回忆。”

  熊局长彻夜未眠,洋洋洒洒写了十五张纸,把自己从科员到局长的成长历程中所干的龌龊事全都写了起来,牵扯人员不下五六十人,涉案金额更是上亿,直到天光大亮,他才写完。
  刘主任一直没睡,就在屋里陪着他写,当供词写好之后,刘主任浏览了一遍,这才露出一丝笑意:“这样才对嘛,你先休息吧,不要想不开哦。”说着推门出去了,还在外面反锁了一道。
  熊天兵抱住脑袋,泪水夺眶而出,几乎是爬到床上,但是怎么也睡不着,一颗心似乎在火上煎熬着,万贯家财,十余个情妇,还有远在澳洲的儿子,再见了,再见了。
  胡思乱想了好久,熊天兵才昏沉沉的睡去,一觉睡到下午,听到有人砰砰的敲门他才醒来,爬起来开门一看,是宾馆服务员。

  “房费该交了,先生。”服务员很不耐烦的盯着他说。
  “什么房费,不是纪委包下的房间么?”熊局长惊诧万分。
  “什么纪委?神经病!”服务员白了他一眼,开始打扫卫生。
  熊局长有点不知所措,来到走廊里探头探脑,哪还有纪委干部的身影,他回头问服务员:“隔壁的客人呢,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几个。”
  “退房走了,你要是还想住就下楼交钱,不想住就赶紧收拾东西走。”服务员很不客气的说道,这里只是郊区一家不上档次的小宾馆,来往客人以大货车司机为主,服务员态度恶劣也属正常。
  熊天平慌忙跑到楼下,前台服务员见他下来,从柜台里拿出一个档案袋说:“喂,这是你朋友给你留下的东西。”
  熊局长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自己的钱夹子、手机、钥匙、腰带和鞋带,他更是如坠五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不管那么多了,赶紧穿上裤腰带,打开手机,十几个未读信息跳出来,有老婆发的,说小舅子被人打断了腿已经住院,让自己赶紧去看看,有包养的那个女大学生发的,让自己去陪她买美人豹小跑车,还有一些狐朋狗友发来邀请自己洗澡打牌的信息,其中就有土地局的王局长和交通局的张局长。
  一股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熊局长走出宾馆大院,来到外面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市区,一路都在思索着,回到局里发想起今天是星期六,办公楼里只有门卫,看见“被双规”的熊局长安然归来,门卫惊讶的神情一览无遗,熊局长顾不上搭理他,直接上楼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抽屉一看,那个黑色羊皮封面的笔记本果然不见了,再看柜子里藏着的五十万现金,却依然还在。
  熊局长慢慢的坐下,脑子机械式的回忆着所有的细节,这四个所谓纪委干部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示证件,把自己提走的时候也没说双规什么的,明明是自己心虚,一看见执法人员打扮的就怂了,活生生被人骗走的啊!
  想到这里,他如释重负瘫倒在椅子上,从抽屉里摸出自己的苏烟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生活多么美好啊,老婆,二奶,澳洲求学的儿子,巨万贪来的资产,都没有离自己而去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