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4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杨峰所愿,他真的可以取保候审了,在医院柔软的病床上“舒舒服服”的躺着,虽然这种舒服的代价极其昂贵,不能吃饭,只能依靠吊营养液维持机能,禁食期过后一段时间内也只能吃流质食物。
  杨峰的母亲早就来了,在病床前守了一夜,杨部长也趁着市委会议结束的空当,赶到医院来看儿子。
  看到丈夫来了,杨夫人立刻质问他:“老杨你怎么搞的,儿子吞刀片自杀你都不来看一眼!”
  杨部长已经焦头烂额,此刻还要应付夫人的责难,他耐心的解释着,劝解着,夫人却不领情,两人吵嚷的声音越来越大,将杨峰从昏迷中惊醒。
  看到儿子醒了,杨部长夫妻赶紧住口,走过来询问儿子感觉怎么样。

  杨峰有气无力的摆摆手,问道:“爸,我的案子怎么说,好搞不?”
  杨部长说:“我在活动,你不要多想,安心养病就是。”
  杨峰木然的扭过头去,凭着他对父亲的了解,知道这件事希望渺茫了。
  杨夫人把丈夫拉到走廊里低声问他:“到底什么情况?”

  “证据确凿,很难翻案,现在能做的只有尽量少判几年了,再争取个缓刑,唉,宋剑锋这条疯狗,不但死咬着小伟不放,还盯上我了……”
  “那……李书记怎么说?”杨夫人的声音有些打颤。
  “唉,现在胡跃进又掌权了,政法口铁板一块,李书记也不想牵扯进来,总之这件事就是咱们杨家的劫数,我研究周易多年,判断不会错。”
  “那我儿子就一定要坐牢么,小伟从小被受过苦,你让他坐牢不是要他的命吗,你没见他吞刀片么,咱儿子脾气硬啊。”说着杨夫人的眼泪就下来了。
  杨部长叹一口气,他又想到了那个因为耽误儿子前程而被自己栽赃下狱的褚向东来,大好前程的年轻人无端惹来牢狱之灾,白白坐了三年牢,这何尝不是一种报应呢。

  小雪的情绪恢复的不错,大家都小看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个女孩子其实是外柔内刚的典型,她的成长经历和别的孩子截然不同,从小就经受了无数的磨难和挫折,这次经历,也只是成长历程中的一次考验吧。
  这次事件也带给她永久的纪念,在派出所的时候手指被筷子夹伤,指头中间留下一下不起眼的伤痕。
  一直以来困扰着小雪的最大难题已经解决,父亲的医疗费用有了着落,刘叔叔拿出四十万元来帮助他们家,所有费用都足够开销的,此外还请了护工照料老温,把小雪也解放出来了。
  刘子光狠狠地骂了小雪一顿,有事不找叔叔商量,偏偏去做什么家教,上了人家的套都不知道,小雪被骂的眼泪直掉,但是心里却是幸福万分。
  “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先找我,我要是不在的话,就找卓二叔、小贝哥他们,记住了没有。”刘子光训了半截,看到女孩子梨花带雨的模样便不忍心再继续了。
  “喔,记住了。”小雪乖乖的说。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就在陈老师家里住着吧。”刘子光起身告辞,陈老师赶紧留他:“刘师傅,留下吃了饭再走吧。”
  “是啊,刘叔叔吃了饭再走吧,我妈做的红烧狮子头可好吃了。”夏夜也跟着嚷嚷道,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也跟着小雪喊刘子光叔叔,这丫头分明是故意的。
  “约了人了,下次吧。”刘子光客气的推辞,出门走了,陈老师出去送客,小雪刚想跟出去,却被夏夜一把拉住,拿起画板给她看:“像不像?”
  “哇,好传神啊。”小雪瞪大了眼睛赞叹道,白纸上是一幅铅笔速写,画上的刘子光呼之欲出,而且比本人更加英挺俊朗。

  “像吧,对了,刘叔叔多大岁数了?”夏夜问道。
  “三十多吧,我也不清楚。”小雪眨眨眼睛,纳闷道:“夜姐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嘻嘻,我是大叔控你不知道么?”
  两个女孩子笑着滚到一起。
  送完刘子光的陈老师站在门口,无奈的摇摇头,眼中尽是慈祥之色,小雪没有留下心理阴影真是万幸啊。
  虎爷和梅姐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但是刘子光不担心,因为梅姐的女儿小草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据说梅姐是个疼孩子的女人,迟早有一天她会出现。
  至于虎爷,已经被黑道两道盯上,他的所有经济来源都被切断,卡里有钱不能取,家也不敢回,就是那辆丢弃在某地下停车场的卡宴,也被刘子光派人拖到玄子的厂里,改头换面卖到了外地。
  虎爷是本地流氓,不是那种过江猛龙,所以他不敢去外地,肯定还在江北市某个旮旯里蹲着呢,迟早有一天他会撑不住而自己钻出来。
  那时候,他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昂贵的代价。
  刘子光约的人是老王校长,他儿子王琛已经回英国去了,老头子又是孤身一人了,在家摆了酒席说要请刘子光喝一盅。
  赶过去之后,才发现还有一个陪客,正是王校长的邻居,晨光厂前保卫科长老卓,也就是65式马刀的真正主人,卓力的老爸,两个老头子正坐在小方桌前吃着花生米聊天呢。
  看见刘子光来,老王校长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盒子说:“这是我从省城带来的好酒,大家尝尝,还有这烟,你们拆了吸。”
  刘子光一看,吃惊道:“五粮液,苏烟,老校长你档次很高啊。”

  王校长呵呵笑道:“都是别人送的,我哪舍得买这么贵的东西。”
  小方桌上摆着花生米、臭豆腐、盐水蚕豆,还有老卓拿来的,自家灌的香肠,都是极好的下酒菜,刘子光笑道:“三人不成席,要不然再喊一个人过来吧。”
  王校长说:“凑不齐了,楼上的老吴脑溢血不能喝酒,楼下的老韩去他闺女家过年了,这楼里就我们老兄弟俩了。”
  刘子光说:“老兄弟没有,可以叫小辈过来,我这就把卓力喊过来。”
  一个电话过去,卓力吓得屁滚尿流,吞吞吐吐说有事,卓老爷子抢过电话说:“给你五分钟时间,必须赶到。”
  不出五分钟,卓力就屁颠屁颠的来了,哪还有半点江湖上闻风丧胆的卓二哥的威风,整个就是一店小二,倒酒点烟的活儿他都包了。
  几杯酒下肚,老王校长开始吞云吐雾,很自豪的说道:“这次我去省城收获不小,拿了一箱子书回来,另外还办了一件大事,我通过特殊渠道向省里反映了我们高土坡拆迁的事情,省里领导很重视,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这个事了,咱们学校也安全了,所以我今天才请你们来喝一杯。”
  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大家立刻激动起来,纷纷向老王校长敬酒,王校长端起酒杯,啧的喝了一口,又说道:“其实功劳还在大家,如果当初没有团结起来抵制,这会儿高土坡怕是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了。”
  大开发集团,员工们一如往常般忙碌着,大开发很重视企业文化这一块,公司到处都挂满了老总聂万龙的照片和语录,让员工们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老总的关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